第二十六章 矿长的愤怒

    梅远征在一天内连续得到了上级的两项决定,一是对自己在瞒报事件当中的玩忽懈怠进行了记过处分,二是煤矿即日起通过安全验收、可以恢复生产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这一忧一喜的内容让梅远征看着文件放佛要冒出火啦,他按捺不住,直接离开办公室,以最快的步行速度来到了总调度室,将里面的人都支走,只留下了邹齐一个人。

    梅远征愤怒地将门从里面砸着关上,然后励声问道,“邹主任,这文件上面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邹齐拿过去一看,就知道瞒报的事情败露了,也理解为何梅远征会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邹齐并不傻,事到如今,他不能再一直替其他人背这个黑锅,于是主动交代说,“梅矿长,您别激动,这事我也是没办法,薛副矿长让我统计名单少记录一个,我又不敢违背他的命令。”

    “所以你就可以擅做主张,将曹洪伟的名字隐瞒下来了?”梅远征看见文件的第一时间就想到,这件事肯定是薛魁干的,但他也知道跑到这里来,先找邹齐算账。

    “梅矿长,我知道这是我的错,您要怎么惩罚我都行,我认了!”邹齐无奈地听天由命。

    邹齐的这个态度,倒是让梅远征一时之间找不到骂他的话了,本来他来这里,就是想确认的确是瞒报了,另外也想发泄一下心里的怒气。这么大的事情,他一个堂堂矿长居然都不知道,是薛魁直接上报的,名单上面也肯定盖了公章,梅远征对于自己所处的境地愈发的不满,而且不是自己做的事情,居然要自己承担责任,那个薛魁,竟然什么事都没有,他怎么能够平静下来?

    梅远征冷静了不少,找了张椅子坐了下去,也示意邹齐坐下,他现在有很多话想说,“邹主任啊,你和薛魁是一起进到咱们煤矿的,按理说你们的关系应该要近一些。你客观的说说,自从你们来以后,我对你还有薛魁到底怎么样?对你们是不是很信任,把工作都交给你们做了?”

    邹齐自然是承认的,“这是当然了,您对我还有薛副矿长,从开始就是很信任的,也给了我们许多的权利,提高了大家的福利待遇,我邹齐绝对对您没有异心。”

    “信任?没有异心?哈哈……”梅远征觉得好笑,“所以,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瓦斯爆炸,这么大的事故,调查不出原因,还敢背着我瞒报名单,你们到底想怎样?想让上面把我撤了好让他薛魁上位是吧?”

    梅远征越说越气,这些年来遇到的不顺心的事情渐渐浮现在了心头,而邹齐只能在一旁低着头,默默地发愣。

    邹齐和清楚这些年来梅远征和薛魁之间发生的事情,其实也不复杂,就是由于薛魁的背景很硬,梅远征开始是看好他的,让其和各个部门多接触,也相应的放权给了薛魁。可没想到,正是因为薛魁的关系复杂,很快就喧宾夺主,几乎控制了煤矿的主要运转,当梅远征发现自己几乎被架空的时候,想要再收回当初的管理权,已经太迟了。这煤矿名义上是梅远征为矿上,实际负责人是薛魁,但这件事薛魁又不让梅远征到处张扬,否则就想办法不让其继续干了。

    对于梅远征来说,这个煤矿是他多年来的心血,肯定是不愿意放弃,为了能继续在矿上,他只好忍气吞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这次的事件,还是让他坐不住。

    “哎,邹主任啊,我知道你和薛魁不同,今天我就跟你掏心说了吧,连续的出问题,我是不能不管了,哪怕要跟他薛魁对着来,我都不怕。”梅远征真的被气坏了,违法乱纪的事情,他真的不能再退让了,何况最后出事,竟然还是自己来承担责任,他绝对不能容忍了这一回。

    邹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都是自己的领导,他也有自己的困难。

    稍微在调度室坐了会,梅远征趁机查看了最近的监控记录,发现安全措施做的还是很不错的,由此,他觉得邹齐至少在安全生产方面,始终坚持和自己一条心,还算是可以信赖的。

    于是,他问道,“邹主任,现在王麻子和曹洪伟都不在了,你们肯定缺组长,你那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推荐的?”

    实际上选组长这件事,本不需要矿长亲自过问,以前都是邹齐选了让高可华或者薛魁批准就行,一般也都是会认可的。但梅远征有意试探,他想从中层干部当中,发展可以信赖的对象,也希望能找到和曹洪伟类似的有能力的组长,毕竟曹洪伟当年就是自己一手提拔的。

    邹齐其实也在考虑这件事,既然马上要复工,的确是该决定的时候了,他推荐了一个新来的人,“梅矿长,我这儿有个叫李大亭的人不错,身手好体力足,还有领导力,在井下肯卖力气。”

    “李大亭?我好像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梅远征说道。

    “您肯定是不熟悉的,因为他是今年春节后新来的矿工,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弟弟和弟媳妇,一共三个人,说是从南方过来打工的。”

    这里邹齐所说的,就是李一亭三人,他们在煤矿上面用的是化名,李一亭改名叫李大亭,而万永坤和沈明月假扮的夫妻,名字则直接省为了万坤和沈月,这样也是怕矿上有人听说过北亭侦探社的事迹从而怀疑他们。

    梅远征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没见过真人,他也不好确定是否可行,“到时候再看吧,先下发通知,明天复工,愿意下井的都来。对了,让全体员工下午到矿区集合,我想跟他们聊聊,顺便把新的组长人选定了。”

    这是这几年梅远征罕见的参与基层管理的事情,被夹在中间的邹齐很快就犯起了难,因为薛魁要求自己这些事情要直接向其汇报的,现在可如何是好?如果不汇报,回头就没法跟薛魁交代,如果汇报了,薛魁不同意的话,那岂不是又要左右为难了。权衡之下,邹齐决定给第二副矿长高可华打去了电话,将梅远征的决定告诉了他。

    但高可华并没有给出任何意见,他让邹齐自行处理,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眼看中午都过了,实在无法下决心的邹齐只好还是拨通了薛魁的电话,而电话那头则是传来了正在通话中的提示,邹齐随即将电话挂断。

    “真是老天助我,这样就是最好的了!”邹齐自言自语说着,这样到时候薛魁想责怪自己,就有好的理由了,电话打不通。

    他马上联系了所有的矿工,并让其相互转告,特别还提醒了是梅远征矿长要亲自训话。李一亭接到通知后,马上叫来了万永坤准时前往矿区,继续卧底,至于沈明月,依然和陶妹在一起进退就可以了。到了下午,矿工们果然都来了,大致看去,老员工一个都不少,邹齐不禁感慨,矿长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梅远征早就准备好了主持这次他一手操办的“复工大会”,并发表了一次振聋发聩的演讲,弄得底下人都群情激昂的,也都打算继续在煤矿上干下去。

    他演讲的主要内容分为三个部分,其一,是对于初八瓦斯爆炸事故的发生,代表矿区对于矿工们道歉,也对于死去的六名工友表达哀悼。梅远征强调,矿上在出事后第一时间,就处置好了去世矿工的善后事宜,并且也对于受伤的矿工进行了及时的救治,但这并不能掩盖发生事故给遇难者和家属带来的痛苦,他同时介意,全体员工为死去的六位工友默哀三分钟。其二,对于瞒报的情况,他主动跟在场的人做了说明,梅远征给出的解释是,如果报了六个人,上面就要让煤矿停产,那样的话工人们也就会暂时失业,所以就自做主张报了五个人,但抚恤金一点不少,由矿上单独安排发放。对于此事,梅远征主动承担了责任,即便他自己事先并不知情,但也没有去提及薛魁或者邹齐的名字,他希望矿工们能够谅解自己的一番苦心。其三,他提出了更加丰厚的奖励福利措施,比如提高加班工作和改善伙食标准,并且承诺会进一步加强井下安全的防范措施和专业培训,保障矿工们的人身安全,对于不愿意再继续在这里干下去的人,也能够理解,补发三个月工资作为辛苦费,如果愿意继续干下去,则给予更丰厚的薪金回报。

    梅远征把这次演讲当作了一次救赎,十多年前,他接手煤矿后,就是要一心一意把工作做好,让所有人都能吃饱饭,过得更好,在他艰苦卓越的努力下,才将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给救了回来。如今,事故连续发生,质疑声此起彼伏,在这个时候,又到了再次下决心的时候了,梅远征决定要全力收回对煤矿的管理权,不能再让薛魁祸害自己的心血和矿工们的饭碗了。

推荐阅读:
  • 独宠娇女
  • 梦幻西游之宠物精灵
  • 利刃尖兵
  • 玉琮瑢
  • 风水鬼谈
  • 慕少的心尖萌妻
  • 混在异界当作家
  • [综英美]论一个医生的自我修养
  • 成仙缘
  • 娇妻在下:总裁不要弄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