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秦妍的目的

    傅小少爷五个月的时候开始长牙了,还是沈清澜最先发现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这一段时间,安安小朋友的情绪似乎总是不太好,时常皱着小眉头,有时候自己玩着玩着就会哭泣,沈清澜一直不明白这是怎么了,问楚云蓉,楚云蓉也找不到原因。

    一直到有一天。

    这日清早,沈清澜照例给儿子喂奶,傅衡逸则是去给老婆准备早餐,他是昨天回来的,连续忙了一个多月,总算是将上级交代的任务给完成了,傅衡逸终于可以在家里陪老婆几天了。

    “哎哟。”傅衡逸刚走到房间门口,就听见了沈清澜的叫声,他加快了脚步,“怎么了?”

    沈清澜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怀里的小家伙,皱着眉头。

    “怎么了?”傅衡逸再一次问道。

    “安安好像长牙了。”她说的不确定,不过刚刚安安确实咬她了。

    傅衡逸闻言,将儿子抱起来,安安吃奶被人打断,有些不高兴了,傅衡逸伸手轻轻掰开儿子的嘴巴,果然下颌长出了牙齿,白白的,小小的,要是不仔细看还不容易发现。

    “是长牙了。”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揉揉自己的胸,“难怪我总觉得这几天他吃奶总是不专心,什么东西就想往嘴里放。”

    “刚才他咬你了?”

    “嗯,还好,不是很疼。给我吧,他还没吃饱呢。”

    傅衡逸看着儿子,忽然说道,“清澜,安安已经五个月了,可以给他吃辅食了,今天我给他蒸点鸡蛋羹吧。”

    “他吃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傅衡逸将儿子递给沈清澜,自己则是去了厨房,沈清澜看着傅衡逸轻快的脚步,总觉得他似乎很高兴,就因为安安长牙了?

    这自然不是,傅衡逸心中想的是儿子终于可以吃辅食了,也就是说可以断奶了,等安安断了奶,老婆又是他一个人的了。

    一想到这个,傅衡逸就说不出的轻松。

    因为要给安安吃辅食,沈清澜就没有继续给儿子喂奶,抱着儿子在房间里给他讲故事。

    半个小时后,沈清澜抱着儿子出去,傅衡逸正在给鸡蛋羹降温呢。

    “我来喂吧。”傅衡逸说道,将儿子抱过来,安安坐在爸爸的怀里,好奇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碗,伸手就想要抓,傅衡逸连忙将碗移开一些,用小勺子舀了一勺鸡蛋羹,放在安安的嘴边。

    安安一开始并不打算吃,只是看着勺子半天都不动,沈清澜见状,又拿了一个勺子,当着安安的面吃了一口鸡蛋羹。

    安安终于张开了嘴巴,傅衡逸连忙将鸡蛋羹喂进去。安安动动嘴,似乎对刚才吃到食物很是好奇。等到安安咽下去了,傅衡逸才继续喂下一口。

    安安似乎对这种新的食物很喜欢,竟然吃掉了小半碗,在他还想要继续吃的时候,沈清澜将碗拿走了,“他今天第一次吃,少吃一点,免得不消化。”

    傅衡逸没有继续喂,见儿子还眼巴巴地看着剩下的鸡蛋羹,抱着儿子出去散步,“你先吃饭,我带他出去转悠转悠。”

    而自从这天以后,傅衡逸就特别热衷给儿子给做辅食,沈清澜原本的意思是想慢慢来,给安安一个递进的过程,但是每次,傅衡逸都将安安给喂得很饱,安安吃饱了就不愿意吃奶。

    “傅衡逸,你是故意的吧。”沈清澜有些气闷,别以为她看不出傅衡逸在想什么。

    傅衡逸一脸的无辜,“我问过妈了,妈说现在吃辅食完全没问题。”

    她说的是这件事吗?沈清澜可不给傅衡逸装傻的机会,“安安现在断奶太早了,你以后喂食的时候给他少吃点。”

    “早点断奶不好吗?这样你也可以轻松一些。”傅衡逸很为老婆考虑。

    沈清澜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傅衡逸,连自己儿子的醋都是,你也真是第一人了。”

    被老婆看穿了,傅衡逸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他是男孩子,男孩子要早点独立的。”

    沈清澜呵呵笑,懒得跟傅衡逸继续废话,“今天安安不吃辅食了。别让我发现你在偷偷喂他吃,不然今晚你就睡书房吧。”

    傅衡逸摸摸鼻子,看着兀自在床上玩的高兴的儿子,眼神遗憾。

    **

    楚云蓉今天跟朋友约好了一起去听演奏会,听完演奏会,两人约好了一起去吃饭,刚刚走到餐厅门口,就偶遇了一个人。

    楚云蓉看着眼前的女人,一时间只觉得眼熟,并没有认出是谁。

    “沈太太,你好,我们之前见过的,我是秦妍。”秦妍微微一笑,见楚云蓉依旧没想起来,提醒道,“之前我们两次在商场遇见,你和沈小姐在一起。”

    这么一说,楚云蓉终于有了一点印象,也不怪她没有认秦妍,实在是现在的秦妍跟当初差别太大了,初见时的她是个风姿绰约的岁月美人,而眼前的这个呢,尽管妆容依旧精致,可是厚重的妆容却难掩她神情的憔悴,加上整个人暴瘦,浑身上下一点肉都没有,看着就像是一副移动的人形骷髅。

    “原来是你啊,好巧,竟然在这里遇到你。”

    秦妍见她认出她了,似乎很是高兴,“是啊,我和沈太太是真的挺有缘的,我难得来京城几次都遇上了你,今天既然遇上了,我就想请沈太太一起吃个饭,不知道沈太太是否愿意给我这个面子?”

    秦妍说的很客气,楚云蓉抱歉地笑笑,“十分抱歉,我今天是和朋友一起出来的,可能不太方便。”

    “没关系,那改天再约也是一样的,要不明天吧,你意下如何?”

    楚云蓉眼神微闪,刚才自己那话已经是很明显的拒绝了,换做一般人,也就是客气一句然后就不会再提,可是这位似乎有些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在里面。

    “好,明天中午还在这里可以吗?”

    秦妍顿时就笑了,“当然可以,明天中午十一点半,二楼半夏西餐厅,我在那里恭候沈太太。”

    楚云蓉和秦妍告别,和朋友吃完饭回到家里,一路上都在想秦妍的事情,这个女人真的很奇怪好,前几次和沈清澜一起遇见的时候她就觉得她怪怪的,今天这样的感觉更加强烈,可是她的心底却有个声音,让她不由自主地答应了秦妍的邀约。

    回到家里,楚云蓉看见趴在地摊上咿咿呀呀,自言自语的安安时,顿时将关于秦妍的事情给忘地一干二净,沈清澜在一边陪沈老爷子下棋,一边时不时看一眼儿子。

    安安的手里拿着一个小皮球,这是昨天昊昊送给弟弟的,安安很喜欢,今天抱着小皮球自娱自乐大半天了还没玩腻。

    楚云蓉没有想起来跟沈清澜说自己遇见秦妍的事情,只是跟沈清澜说些闲话家常,沈清澜吃完晚饭就带着安安回去了。

    一直到临睡前,楚云蓉才想起来这件事,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担心沈清澜已经睡了,楚云蓉就没有打电话给她,反正也只是跟秦妍吃顿饭,还是在公众场合,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第二日,楚云蓉到餐厅的时候,秦妍已经在了,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街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察觉到有人靠近,秦妍回神,“沈太太,你来了,请坐。”

    楚云蓉在她的对面坐下,“抱歉久等了。”

    “没有,沈太太很准时,是我自己早到了,我在京城也没事,出门就早了一些。”秦妍笑着说道,将菜单递给楚云蓉,“这家餐厅是我随便选的,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要是味道不好,希望沈太太不要介意。”

    楚云蓉笑了笑,“这家餐厅我以前跟朋友一起来过,味道还可以。”她接过菜单,点了一份自己想想吃的。

    “我跟这位太太点的一样。”秦妍跟服务员说道。

    等到服务员离开了,楚云蓉才看向秦妍,“秦女士这次过来京城是游玩吗?”她依稀记得眼前的女人是姓秦的。

    “不是,我暂时住在京城。”秦妍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是眼底却带着一丝悲苦,“我也不怕你笑话,我跟我丈夫离婚了,现在我是一个人。”

    闻言,楚云蓉的神情微怔,“抱歉,没想到会触及你的伤心事。”

    秦妍苦笑摇头,“已经离婚好久了,我也已经差不多缓过来了,想想也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她的神情却很悲伤。

    “你的孩子呢?”

    秦妍一怔,“我没有孩子,唯一的孩子也在小时候被人贩子拐走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

    楚云蓉闻言,顿时就愣住了,这个经历,和自己是多么的相似,自己的女儿也是从小就被人贩子拐走,虽然说后来找回来了,可是中间缺失的十一年却是如论如何也无法弥补了。

    “没想到你也是个苦命的人。”楚云蓉感叹一句。

    秦妍轻轻抹了抹眼泪,“让你见笑了。”

    楚云蓉递给她一张餐巾纸,“你的心情我很能理解,毕竟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你们一直在找孩子吗?”或许是因为相同的经历一下子拉进了二人之间的距离,楚云蓉说话也随意了很多。

    秦妍摇头,“不是我们,是我,孩子丢了不久以后,我的第一任丈夫就跟我离婚了,很快就与其他的女人结了婚,我一个人的力量很有限,找了三年也没有找到那个孩子,然后我就遇上了我的第二任丈夫,他也是一个失去孩子的父亲,我们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认识的,我们互相鼓励,互相支撑,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可是这几年,他却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动不动就拳打脚踢。”说到这里,秦妍又开始抹眼泪。

    楚云蓉被她说的鼻子泛酸,都是当妈的人,她能够理解秦妍的心情,仔细算起来,她比起秦妍可是幸福多了,起码沈谦从来没有责怪过她,甚至在她生病的时候还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

    “然后呢?你难道没想过反抗吗?”楚云蓉问道。

    秦妍生声音暗哑,“我心中感激他对我的帮助,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选择反抗,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三年,后来我和第二任丈夫回到了南城,没想到竟然遇上了我的前夫,也就是我的第一任丈夫。他当时已经跟他的妻子因为感情不和而离婚了,他知道了我的处境,就劝我离婚,而我的第二任丈夫则是以为我出轨了,将我关在家里毒打,要不是我前夫,我恐怕就被打死了。”

    秦妍抹着眼泪,楚云蓉也听得心酸不已,红了眼眶,“真是苦了你了。”

    秦妍摇头,“这些我都已经习惯了。也是那一顿毒打,将我对我第二任丈夫的感情彻底耗尽了,我就跟他离婚了,原本我是想自己一个人过完这一生的,可是我的前夫对我很关心,又跟我解释了当年选择跟我离婚是因为接受不了孩子丢失的事实,看到我就想起这段伤心事,这才逼不得已跟我离婚,我能理解他的这份心情,毕竟这么多年了我也没有从孩子丢失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跟我的前夫登记结婚了,原本我以为我们会这样走到底,可是谁知一切都是我想多了,结婚不久,我就发现他竟然也有家庭暴力倾向,只要一喝醉就打我,我忍了好久,终究是没忍住,就离婚了。现在看到我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

    楚云蓉眸光怜悯,秦妍笑笑,“其实你想的也没错,我确实挺可怜的,但是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当初我要是看好了我的孩子,不让她被带走,那么我的家庭依旧是幸福的,或许她现在也已经像你的女儿一样结婚生子。”..

    “好了,不要想这些伤心事了,你现在离开了那些男人也好,对你也是一件好事,起码以后没人欺负你了。”楚云蓉握着秦妍的手,关心道。

    她的视线位移,忽然停在了秦妍的脖子上,眸光顿了顿,秦妍被她看的有些莫名。

    楚云蓉指了指她脖子的位置,“你的脖子”

    秦妍神情有些不自在,将衣服拉了拉,“这些都是我前夫留下的,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楚云蓉震惊,刚刚她要是没有看错,那可都是鞭痕,她的前夫到底是什么人啊,打人竟然用的是鞭子。

    “你的身上很多这样的伤痕?”

    秦妍扯了扯嘴角,大概是想笑的,结果却笑不出来,“已经快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事情了,真是抱歉啊,我原本只是想找你喝喝茶聊聊天的,毕竟我在京城也没有什么朋友,有些话也不知道对谁说,今天跟你说说,我心里也好受多了。”

    “你在京城的那个朋友呢?”楚云蓉问,她记得秦妍曾经说过,她在京城是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的。

    秦妍笑笑,“其实我跟她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好,生活幸福的时候我们是朋友,现在我混成这个样子,人家哪里还愿意见我,其实我昨天邀请你的时候也是做好了被你拒绝的准备的,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来了,真的很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

    楚云蓉现在哪里还记得防备秦妍,这就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女人,一生中除了物质生活优渥,似乎从来就没有体会过幸福的滋味。

    “别这样说,我们能够再三遇见也是一种缘分,以后你要是没有倾诉的对象,心中又苦闷的话,你就来找我,我自认还是一个不错的倾听对象。”

    秦妍眼睛微亮,随后又很是忐忑地看着楚云蓉,“你会不会嫌我烦啊。”

    楚云蓉摆手,“怎么会,我现在已经退休了,平日里在家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有你陪我吃饭逛街,我还多了一个伴呢。”

    “那就太好了,昨天太冒昧,我也不敢问你的电话,我们互相留个联系方式吧。”

    楚云蓉自然没意见,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两个人一边交谈一边吃饭,倒是也算得上相处愉快。

    “小妍,以后你打算怎么办?”经过了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楚云蓉算是彻底对秦妍放下了戒备,俨然一副认识好多年的老友的模样。

    秦妍闻言,放下了刀叉,苦笑,“就这样过呗,现在我对感情也看淡了,至于我那可怜的孩子,我找了她那么久都没有音讯,也不知道她生活地好不好,虽然现在找不到,但是我不会放弃的了,我会继续寻找,一直到找到她为止或者我死的那一天。”

    “你的孩子长得什么模样,你有照片吗?我可以帮忙的。”楚云蓉说道。

    秦妍摇头,“没有,当时离婚的时候,孩子的照片都在她爸爸那里,后来他再婚,他的新妻子就将照片都给毁了,而且已经过了这么多年,那个孩子肯定已经长大,或许她站在我的面前我都未必认得出来。”

    一句话,又引起了楚云蓉的心理共鸣,她想起了当初见到沈清澜时的场景,她也认不出那个小姑娘是自己的女儿。

    “别这样悲观,或许她会遇上一个好人家,现在的日子也过得很好呢。”楚云蓉安慰她。

    秦妍低着头,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声音低落,“我每天都在这样期盼着,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不称职,没有照顾好她。”

    楚云蓉拍拍她的手,“想开点,也许有一天你会跟你的孩子相遇的,就像我当初一样,我女儿也丢失过,离开了我整整十一年,现在也回来了,而且她现在生活的很好。”

    秦妍笑了笑,“我认识沈小姐,不过她似乎对我有误解,一直不太喜欢我。所以我还想拜托你一件事,你回去的时候不要跟她提起我,不然我怕她会不让我们见面,那么我在京城就真的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了。”

    楚云蓉一怔,下意识地说道,“不会的,你别看清澜表面上挺清冷的,但实际上是个心地很好的孩子,你们之间要是有什么误会,我可以帮你们解释的。”

    “算了,这件事已经解释不清楚了,我不想给一个小辈添堵,云蓉,你今天能出来陪我吃顿饭我就已经很高兴了。还是希望你不要跟沈小姐提起这件事,免得你们母女之间闹不愉快。”

    “你也别这么客气,这件事就是一件小事,你要是心情不要,你给我打电话。”

    “嗯,谢谢你。”秦妍低着头,轻声道谢,“对了,我记得你之前是有个养女的吧,她后来怎么样了?”秦妍状似无意地问道。

    楚云蓉一愣,她已经太久没有想起李希潼了,今天要不是秦妍提起,她都忘记了她曾经收养过一个女儿,名字叫做希潼。

    “我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秦妍试探性地说道,“对不起啊,我对外界的事情不太关心,只是依稀记得你是有个女儿的,还是个钢琴家,所以就问问,你要是不想说就当我没问。”

    楚云蓉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确实有个养女叫希潼,钢琴弹得很好,但是我没有教好她,让她走上了歪路,已经离开了沈家,现在去了哪里我也不清楚。”

    楚云蓉没有说李希潼吸毒被抓的事情,虽然心中觉得李希潼不争气,但还是下意识地给她保留了几分脸面。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曾经在国外的一场演出上远远地见过你那个女儿,长得很漂亮,温婉大方,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秦妍状似遗憾地说道。

    提起李希潼,楚云蓉的情绪顿时就不高了,秦妍是个懂得看人脸色的人,很快就提出了告辞。

    两人分道扬镳,楚云蓉回到家里依旧有些闷闷不乐,沈君煜见状,有些奇怪,“妈,你不是跟朋友吃饭去了吗,怎么这么一副表情,是吃饭吃得不高兴了?”

    楚云蓉摆手,“没事,就是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一个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看的有些气闷。你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怎么回事,开车就跟赶着去投胎一样,这要是出点事情真是后悔都来不及。”

    沈君煜闻言,微微挑眉,“妈,不过是个陌生人,你至于跟他生气吗?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可怎么办?”

    “行了行了,也是我多管闲事,我现在没事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对了,我早上出门前给清澜泡了一些燕窝,你等下让宋嫂炖好了给她送过去,我看她最近的脸色不是很好。”

    “行,我等下就给他送,妈,我看你的脸色也不好,你要不要也喝点?”

    “我就不吃了,我先上去休息休息。”楚云蓉说道。

    回到房间里,楚云蓉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箱子,这里面都是李希潼的东西,当初她被赶出沈家以后,大部分都被扔了,剩下这些是后来楚云蓉整理房间的时候发现遗落在家里的,想了想没扔,就放在了箱子里,扔在了床底下,今天要不是听秦妍提起李希潼,她都要忘记这件事了。

    楚云蓉将箱子打开,里面是一些李希潼的以往比赛时候的获奖证书和奖杯,最上面则是一本相册,相册里的照片寥寥无几,就剩了四五张,都是她和李希潼的合影。

    无一例外的,每张照片上的两人姿态亲密,就像是一对真正的母女,而李希潼看向她的依赖、濡慕的眼神也不是假的。

    楚云蓉看着箱子里的奖状和奖杯,无声地叹息一声,自从李希潼来到这个家以后,不管是因为被催眠还是出于寄情,她都是将李希潼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养的,她在李希潼倾注的心血是沈清澜的很多倍,李希潼曾经是她最骄傲的女儿。

    可是就是这样被她当做亲生女儿养大的人,最后竟然觉得是她的亲生女儿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她竟然恨整个沈家,也恨她这个母亲。

    有时候楚云蓉也在想,自己对李希潼的教育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所以才让她走上了歪路?

    叹口气,楚云蓉起身,冲着楼下的沈君煜喊了一声,“君煜,你上来一下。”

    沈君煜上楼,看着眼前的箱子,眼底的笑意渐淡,“妈,你怎么还留着这些东西?”

    “之前放在床底下忘记了,你拿去扔了吧。”楚云蓉说道。

    “全部扔了?”沈君煜问道。

    “问,全部扔了,拿走吧。”

    沈君煜搬起箱子,正要走,楚云蓉再次叫住他,“等等君煜。”

    沈君煜脚步微顿,只听身后的楚云蓉轻声开口,“君煜,你有去看过她吗?”

    这个她指的自然是李希潼。

    “没有。”沈君煜回答,他转身,直直地看着楚云蓉,“妈,你想去看她?”

    楚云蓉摇头,“没有,只是想起这件事就随口问一句。”

    沈君煜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见她真的没有其他事情了,抱着箱子走了出去。

    **

    另一边,秦妍和楚云蓉分开之后就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住的地方,刚刚进门,她就单膝跪在了地上,“快,将药给我拿来。”她嘶吼,手抱着胳膊,咬着牙,神情痛苦。

    男人快步上前,将一支试剂注射进秦妍的身体,很快秦妍就安静了下来,等到身上的力气恢复了她在重新站起来,在沙发上坐下。

    “夫人,你没事吧?”男人关心道。

    秦妍闭着眼睛,摇头,“没事,新的药出来了吗?”

    “还没有,他们正在人体上实验,确定没有问题了就会送来,这次的药是之前的改良版,副作用会更低,持续的时间也更长,相信夫人的身体会有所改善。”

    “成瘾性呢?”秦妍冷冷地问道。

    男人垂眸,“成瘾性也更大,不过我已经让那帮医生在研究了,相信总有一天会研究出解药的,或者是一种没有成瘾性的缓解药剂。”

    “那我要的东西呢,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钉子已经联系上了,只是他也不艾伦到底将东西藏到哪里去了,就只知道他来过京城两次,都是来找沈清澜的,会不会东西已经在沈清澜的手上了?毕竟之前她已经拿它威胁过夫人。”最重要的是,按照艾伦对沈清澜的在乎,要是沈清澜想要,他肯定会给。

    秦妍冷哼一声,“一帮废物,都这么久了,东西找不到,解药研究不出来,我要你们有什么用!艾伦是绝对不会将东西交给沈清澜的。”就是因为艾伦在乎沈清澜,所以他才更加在乎沈清澜的安危,将东西交给了沈清澜,就相当于让沈清澜当诱饵,这样将沈清澜至于危险的境地的事情艾伦是绝对不会做的。

    至于上次,也是自己犯蠢,竟然没想通关键,傻乎乎地送上门,才让艾伦有了可乘之机。想起身上将自己折磨地死去活来的病毒,秦妍就恨得咬牙切齿,她当初就不该救艾伦这匹白眼儿狼。

    “东西一定在艾伦手里,传信给钉子,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一个月,最多一个月的时间,他必须带着卡尔的骨灰来见我,不然就准备将他的命还给我。”

    “是,夫人。”男人应声,过了几秒,犹豫开口,“夫人,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既然注定要跟沈家势不两立,又为什么要刻意接近沈家的那个女人?您要是想让她知道当年的真相,直接将事情的经过告诉她不就好了。”

    秦妍冷冷地看了一眼男人,“说你蠢你还真的是蠢。”猫捉老鼠的游戏,捉到了老鼠之后一下子就吃掉了有什么意思,沈清澜和艾伦联手送给了她这么大的一份礼,她要是不礼尚往来,怎么对得起他们的这份用心。

    “出去吧。”秦妍冷声开口。

    男人没有得到答案,也没敢继续问,转身出去了。

    秦妍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才拿起手机给楚云蓉打电话,“云蓉,是我,是这样的,我刚刚得到了两张后天的音乐会的票,我一个人也不想去了,就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去,对时间是晚上六点半好,那我们就说定了,到时候见。”

    秦妍挂了电话,随手将手机丢在一边,嘴角挂起一抹冷笑,不得不说,沈家人将楚云蓉保护得太好,都这个年纪了竟然还依旧这么单纯,自己随便说几句她就信了。不过她简单点也好,自己才不用那么费劲。

    而楚云蓉也确实没有跟沈清澜提起自己见到了秦妍的事情,就连沈谦她都没说。

    无论是艾伦还是沈清澜,又或者是傅衡逸都在找秦妍,可是秦妍就是有这个本事,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潜入到京城,甚至明目张胆地跟楚云蓉在一起,可以说秦妍的本事也是逆天了。

    沈清澜最近只知道自己的妈妈经常出去跟友人逛街或是聚会,却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问了两次,楚云蓉只说是以前乐团里的同事,沈清澜也就不再问了。

    这两天,沈清澜关注的是另一件事。

    自从上次沈清澜陪沈君泽去参加了卢进才的饭局之后,卢进才就开始频频有小动作,先是在海外注册了一家皮包公司,然后将沈氏的部分利润可观的项目给了这家公司,随后又在暗地里破坏沈氏的生意,将合作对象介绍到那家公司去。

    这一系列的举动都是为了将沈氏的资产做一个转移,想来他也是担心沈清澜会在股权代理协议上签字,自己这么久的努力会给他人做嫁衣。

    “卢进才已经开始行动了,你后续打算怎么办?”沈清澜问沈君泽。

    沈君泽沉默,随后开口,“姐,我这几天已经去找过以前跟我爸关系好的股东,将卢进才伪造了一份假的股权代理协议的事情告诉了他们,想让他们支持我,将卢进才赶出公司,但是没有人相信我。”

    沈清澜眼眸轻闪,“你已经找过那帮股东了?”

    “嗯,这家公司可以说是他们和我爸一起创立的,走到今天他们也付出了不少的心血,我原本以为他们起码会帮我一把,结果却连一个相信的人都没有,姐,你说我做人是不是特别失败?”

    “不是他们不相信,而是他们对于他们来说,利益才是最重要的,谁能给他们带去更多的利益,他们就支持谁,至于真相是什么,重要吗?”沈清澜神情淡淡,对于这样的结果是一点也不意外。

    “这也是他们的心血,难道他们就忍心眼睁睁看着公司被毁了吗?”沈君泽有些难以置信,起码换做是他,他是做不到的。

    沈清澜扫了他一眼,终究还是历练不够,“卢进才要是私下里已经许了他们好处呢?一个是放在眼前看得见的利益,一个是遥不可及,是否能实现都还是两说的馅饼,换做是你,你选哪样?”

    沈君泽一怔,“姐,也就是说现在即便我拿出真的文件,他们也不会相信了,是吗?”

    沈清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了一句,“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沈君泽立刻就明白了,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明明沈清澜可以站出来拿出那份文件来揭穿卢进才的阴谋却没有选择这样做的原因。

推荐阅读:
  • 一宠成欢,总裁的天价贵妻
  • 萌妃可口:兽黑王爷,来亲亲
  • 我的老婆是阴阳人
  • 英雄联盟之末世战歌
  • 月下杜鹃三临
  • 虐渣有门:毒女迷人
  • 盛宠财迷小娇妻
  • 瑾梦沉沉
  • [综]审脸成谜
  • 安然许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