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你还好吗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水露沉香   书名:开天战祖_开天战祖无弹窗_开天战祖最新章节

    莫邪一离开,关云长与宁宇对望了一眼,都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激动。【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你去,利索一点!”关云长对着身边一个马仔低语一句,然后冲着沈燕道:“钱先入赌场的账,怎么处理你等我话!”

    说完他就走到宁宇身边,两人直接往赌场门外走。

    “关老板,宁宇他……”沈燕看着关云长的背影,喊了一句,眸内眼泪直打转。

    关云长还有宁宇全都转身,关云长瞥了宁宇一眼,暧昧一笑,道:“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就行了,其他的你不用管!”

    “是!”沈燕微微躬身,点头应是。

    关云长与宁宇坐上悍马灵车,前者笑道:“动情了!”

    “草,你能应点时宜吗?现在是谈情的时候吗?”宁宇烦操的骂道。

    他与沈燕不可能是那种关系,他也不想,因为他还有很多羁绊啊。

    “哈哈!”关云长爽朗大笑,道:“这一把太他妈刺激了,回头要是与莫冷对局,还我上,赢的钱算你的,怎样?”

    “随你吧,我对这个没兴趣!”宁宇摆摆手,然后道:“事能办明白吗?”

    “难说,莫邪能被称为上一代传奇,想杀他,太难!”关云长蹙眉道。

    “无妨,先去医院吧,我得看看武子心里才安心。”宁宇眼泛泪光,对他来讲情永远是一个扎心的痛。

    不管是兄弟情,还是爱情,莫不如此。

    ……………………………………

    莫邪与莫仇坐上加长版的林肯灵车便扬长而去。

    灵车上,莫仇额头青筋爆现,怒吼道:“叔,这里面一定有猫腻,咱不能就这么算了!”

    “现场应该有高人,会是谁呢?”莫邪眉头深锁,此时的他心里面空空的,这一把输得太扎心,特别是最后关云长逼迫他赌命的时候,他感觉他信心正在丧失。

    关云长在赌界名不见经传,他不是那种耐得住寂寞的人,要发光早发光了,所以今晚这一把肯定有高人在背后支招。

    “会是谁呢?”莫邪陷入了死循环。

    而这时莫仇突然惊呼道:“叔,快看,后面有车跟上来了!”

    莫邪一惊,往后一看,刚好看到五六台皮卡灵车呼呼的跟上来,速度极快。

    “快,驶入鬼王快线!”莫邪脸上阴晴不定,疯狂叫道。

    “曹尼玛,关云长还敢动手啊?”莫仇瞪着眼珠子吼道。

    “他能走到今天,你真当他是娘们走过来的啊?手不沾血他能稳坐年青一代头一把交椅?”莫仇满脸着急,道:“快叫人,不,来不及了,前面拐弯我们先下去!”

    “黑乎乎的,我们下去逃得了吗?”莫仇心惊,一脸不乐意。

    “你奔着人家命去,他能不奔着你命来?知道你与关云长的差距吗?这就是差距!”莫邪烦操的吼道,然后在拐弯的时候后面那几辆车出现盲点他直接打开车门滚了下去。

    莫仇一咬牙,吼道:“你们继续往前开,千万别停下!”

    随后他也滚了下去。

    莫邪与莫仇两人连滚带爬窜进了路边的密林里,然后朝一个制高点奔了过去。

    他们刚到达那里,就看到一公里外那辆加长版林肯灵车直接撞上停在路中央的一辆挖掘机,车头当场撞瘪。

    这还不止,那辆挖掘机直接碾上去,将那灵车连人带车碾成了一堆铁片。

    莫邪和莫仇脸色苍白,这一次要不是他们提早下车,后果可以想象。

    这就是关云长的回应,铁血,暴力。同时也是在告诫酆都的魑魅魍魉,敢动他关云长的心思,不管是谁,都不好使!

    ……………………………………

    博大四院,急诊室。

    风野等人围在手术室门外,个个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说他不想再进入这里,唯有那女护士有那能耐,医生你赶紧把那女护士叫回来镇镇场!”墨尘扯着一个赶过来的医生哭着喊道。

    “你脑袋能正常点不?你堵着医生干啥!”风野一巴掌就把墨尘拍飞,然后从兜里抽出一万块给那医生塞过去,道:“求你了,一定要救救他!”

    “你们消停点,该尽力的我们就不会藏着掖着!”那医生烦操的骂了一句,便打开手术室的门走了进去。

    “他应该不会有事的!”萧寒拍拍墨尘的肩膀,两人坐到一旁,无声的哭起来。

    宁宇这时与关云长走了过来,他还是中年人打扮,他看着四周没有外人,道:“武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他声音颤抖,眸内难掩悲伤之色。

    风野他们认出宁宇的声音,风野道:“很不乐观,洗了好几次胃了,抗生素也打了,但有部分毒素进了血液,能不能活过来还不知道。”

    宁宇一听脸色发白,一言不发的坐到一张椅子上。

    关云长看了一眼宁宇,对风野道:“参与救治的医生和护士你打点一些,咱不差钱,让他们把口封紧了。”

    “明白!”风野叹了口气。

    宁宇重情重义,如果那盅汤是他自己喝的,那倒无所谓,但孙武无端把劫难从他身上硬生生的接过来,人如果没事还好,如果有事,他根本没法原谅自己。

    第二天。

    抢救了一个晚上的手术室大门打开,宁宇等人全都围了上去,探询情况。

    “病人体内的毒素已经稀释完了,但人体组织受损很大,特别是大脑,所以你们心里要有准备。”主治医师道。

    宁宇一听心情直落低谷,孙武还是凶多吉少啊。

    “什么意思?你说清楚点!”墨尘没有什么文化,听不懂医师的意思。

    “意思就是人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大脑受损,可能会成为植物人,这么说能明白吗?”

    “你傻蛋啊?他五大三粗,能成为植物人?你说你医术低下你就直说,不行我就换人!”

    啪!

    宁宇一巴掌就把墨尘扇飞,吼道:“你还干不干了,不干你就给我滚回去!”

    “医师,他……”

    “算了算了,这是人之常情。但今天你们还不能进去探望,等稳定了再说!”主治医师烦操的摆摆手,就走了。

    “野子,你去送送医师。”宁宇对风野叮嘱道。

    风野很识趣的安排去了。

    ………………………………

    卜良昨晚驱车来到野外,将他妹妹安葬在一棵大树下面。

    那棵大树树叶繁密,不高,但稳重,风吹不倒。

    “哥以后就不能为你遮风挡雨了,但这棵树应该可以。”卜良泪流满面,坐在他妹妹坟前痛哭起来。

    “哥以后就不能常来了,你自己一个人要懂得好好照顾自己!”坐了一宿之后卜良站了起来,再看了一眼他妹妹的坟,便毅然转头,返回了酆都。

    莫家找他办事事先给了一部分钱,20万块。他回到酆都之后第一要做的就是把这笔钱取出来,然后进了一家理发店,将自己的头发好好修理一遍。

    他,要从头做起!

    理完头发,他给自己添了几套衣服,再去一家他妹妹平时一直想去但他又不舍得去的恶魔菜馆吃了一顿好的。

    以前他不舍得是因为他不想花那个钱。

    “钱再多又有什么用,我又不是为钱而活。如果有得回头,我就是把身上全部储蓄花光,也要带你进来吃一顿!”卜良痛哭,失去方懂得珍惜,有些东西就应该珍惜现在,而不是等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菜还是那样的菜,味也还是那样的味,但人已经不是那样的人了。”卜良结账,走出了餐馆,直奔太平街皇家赌场。

    此时的他如果不是最熟悉的人,根本认不出那个个子不高,身材瘦小,甚至脸上还有几分腼腆的那个服务小生。

    他现在已经变得非常的凌厉,眸内充满戾气,让人害怕。

    ………………………………

    风野安排妥那个医师之后刚想往回走,但这时他的魂器突然响起。

    风野低头一看,是个陌生魂话。他微微蹙眉,按下接听键接听起来。

    “你还好吧?”魂话那头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风野看了宁宇那边一眼,悄无声息的退回到楼梯口,杀气腾腾的道:“我很好!”

    “哈哈,失去兄弟的滋味不好受吧?毒是我操刀的,想报仇,来酆都莲花酒庄,五子向你问安!”朱四仰天大笑,恶狠狠的道。

    “你等着!”风野低吼一声,然后便挂了魂话。

    随后他从楼梯门的窗户再看了一眼宁宇,眸内充满了感情,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一个人下楼去了。

    宁宇眼皮直跳,但他认为这是孙武让他担心的,也没有多想。

    如果孙武真成了植物人,不管是他还是孙武,那都是比死还难受。

    孙武正打之年,就这么一辈子躺在床上,搁谁身上都是灾难,就不要说他这个心比天高的人了。

    而他每次面对孙武,那种愧疚可想而知,绝对比死还更受折磨。

    “还以为挺过了上次那一把,咱可以好好过了。曹尼玛的莫家,别等我站稳了,否则你们就等着消失吧!”宁宇双目赤红,恶狠狠的道。

    这时关云长走了过来,道:“秦泰那边联系好衙门的人了,但你这边事一出,我就推掉了今晚的饭局,但秦泰说要过来看看!”

    “一条船上的人,他现在心里肯定没底,你让他过来吧。否则一直瞒着他,难免出现裂痕,也显得咱不江湖。”宁宇道。

    “好吧,我也是这么想的。”关云长拍拍宁宇肩膀,便安排去了。

推荐阅读:
  • 龙剑神帝
  • 一眸一世:韩先生浓情病爱
  • 科学与神道:当科学家遇上神女
  • 幽灵射手
  • 刘九的爱情花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