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九章 三号的传奇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水露沉香   书名:开天战祖_开天战祖无弹窗_开天战祖最新章节

    何凡圣此刻也非常上火,宁宇这边突然开出四十万亿的天价赌资,他们要凑足这笔钱可不是件易事。【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这并不是说何凡圣没那个实力,但他必须抵押名下的部分资产,因为没有那么多现金。

    但这样一来宁宇那边就可以借着资产评估的名义将赌局往后压上十天半个月,这就不符合他们速战速决的战略了。

    “这赖一锋吃了豹子胆了吗?难道你没跟他透露这背后还有方淼和张一仙?”吴白异常恼怒,这赌局要继续,他肯定得出十万亿。

    “赖一锋只是个传话人,背后如果没有酆都知府那死老头,他敢吗?”何凡圣狠狠道。

    “该死!”吴白气得直冒青烟,问道:“那你什么意见?”

    “我跟方淼和张一仙透了气,我们四家每家出十万亿,赢了之后宁宇资产按照之前的方案分,钱咱四家平分。”何凡圣道。

    吴白眉头深锁,他在权衡利弊,但很快他便有了决心,道:“什么时候要?”

    “我手头没那么多现金,东都那边还得办理银行抵押贷款,最快也要三天后这笔钱才能到位。”何凡圣道。

    “那行,三天后我把这笔钱凑齐。这次咱一块把那个知府给整垮,以后咱们在酆都就好办事了。”吴白没有过多犹豫,因为他只要能够困住宁宇几天,那十万亿就算白捡了。

    而且酆都知府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肯定挪用了官方的钱,一旦他不能把这窟窿填回去这事捅咕到帝都,他也就完了。

    这还不止,融通银行借出去那么大一笔钱要是收不回来,那绝对能够让酆都引发大地震,酆都知府要想继续坐稳他的位置,显然不可能了。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这酆都知府处处维护宁宇,他不下课我们即使打下了酆都也如同麦芒在背,如鲠在喉,难受!”何凡圣也知道他们要是拿下宁宇的产业,下一步就得怎么研究酆都知府了。

    “嗯。”吴白点头,但他又突然问道:“那我问个事,我说万一,我是说万一宁宇我没摁住,他在赌局开始前回到了酆都你有几成把握打败他?”

    “你什么意思?”何凡圣蹙眉,眸内寒光爆闪。

    “宁宇我有十足的信心困住他,但我们不能全往好的方面去想,得做最坏的打算,你觉得是不是这个理?”经历了蔡青的事还有宁宇那晚突围的事,吴白已经谨慎了很多。

    一件事当你觉得万无一失的时候危机往往就会降临,这是吴白最近领悟的道理。

    何凡圣沉默,他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的实力透露给吴白,但最后他还是放弃,道:“你鬼八福财大气粗,十万亿对于你来讲远没有对我重要,我都肯舍命陪君子你还有什么可以顾虑的?如果你不放心那咱可以放弃这次的行动,不过那时你要杀进酆都可就得自己掏这四十万亿了。”

    “好吧,是我多虑了。”吴白冷冷应了一句便挂了魂话。

    晚上,无名海域。

    这里离陆地很遥远,通信信号没有覆盖,因此魂器根本没法通信。

    海上因为没有月光,到处黑漆漆一片。

    那三艘货轮维持一定速度向前行驶,而在他们后面10海里处,秦泰等人紧紧的跟着。

    “哥,这里已经是无信号海域,宇哥也给咱们下了死命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咱为啥还不怼上去?”萧寒心痒痒的,这都跟了大半天了,加上这海上除了海啥都没有,人很容易就视觉疲劳,然后整个人就会昏昏沉沉。

    “船长说很快就会来一场大暴雨,天子那边可能会有行动,咱再等等。”秦泰何尝不想立马杀上去,但他得保证任务完成的同时尽可能的把这帮兄弟活着带回去。

    如果强攻的话双方人数差不多,死伤绝对巨大,那样的话代价就很大了。

    “妈的,何凡圣那个老棒槌,竟敢趁我们离开的时候来找茬,等干完这一票咱要不直接去东都,三十万亿砸过去,直接把他的老巢砸沉了。”墨尘这时狠狠的道。

    孙能等人一听全都眼前一亮,萧寒兴奋道:“你这个主意可以,明天我们就用鬼星魂话跟宇哥说这个事,这回咱就让何凡圣彻底栽了。”

    “哥,你觉得呢?”墨尘看向秦泰。

    “这事可以考虑,不过我们现在最紧要的是把这批货给截下,其他的后面再说。”秦泰心中也极为意动,何凡圣敢惹他们,那就得付出代价。

    “这雨啥时候下啊?”萧寒他们一听就开始发愁。

    他话音刚落,乌黑的天空一道闪电横贯天宇,照亮了星空。紧接着啪的一声,一声雷鸣隆隆而至,震得人耳膜生痛。

    “草,来了,各就各位!”秦泰激动大吼。

    前方,那三艘货轮一字排开,缓缓的前进。而这时天空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随后一场暴风雨骤然而至。

    “草,这雨也太他妈大了,大伙别在外面着了,都回舱里面去喝酒吧,今晚应该没啥事了。”大雄在甲板上瞭望了下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便冲着甲板上值夜岗的那些个马仔喊了一声。

    “好勒!”那些马仔如蒙大赦,纷纷跑进船舱。

    这海上的暴风雨可不是开玩笑的,雨水就像倾盆而下,海风刮起的海浪能够淹没一般的船只,人在甲板上一不小心就会被海风吹倒,甚至被海浪打到海里面去。

    所以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人都不愿意在外面岗。

    “妈呀,这雨太及时了。如果所料不差泰哥应该会选这个时候强攻。”躲在集装箱之间的夏天在腰间插了两把弩*枪两把火枪,随后背着一个背包便从躲藏的位置爬出,朝船舱底部奔去。

    船舱内,因为下雨,闲得蛋疼,大雄他们所有人都聚在货轮的饭堂内痛饮聊天。

    “雄哥,走完这一趟咱估计每人都能够拿上千万,这钱你打算怎么花啊?”一个马仔一边灌酒一边吆喝道。

    “还能怎么花?男人赚钱不就是为了裤裆里的那杆枪舒服吗?当然是玩女人了。”大雄很恶俗的道。

    “哈哈!”众马仔大笑。

    “来吧,为了我们发财,咱走一个呗。”一个马仔端起一碗酒,大声道。

    “走一个!”大雄他们都来了兴趣,纷纷端起酒大喝起来。

    夏天下来之后趁没人的时候直接钻进厕所,因为他知道等下肯定会有人进来。

    果然过了一会便有一个船员走了进来,躲在门后边的夏天直接把门悄悄锁上。

    “你谁?”那个船员猛然回头,一脸惊愕。

    “杀手,三号!”夏天一记手刀闪电般击打在那个船员的后脑勺上,将之击昏。随后脱下他的衣服换上,再把他锁进一个坑位里头。

    做完这些他便走了出去,径直来到饭堂一个阴暗角落里藏好。

    饭堂中央大雄他们大喝特喝,有些马仔喝多了就直接坐到边上用魂器播放一部成人电影一边看一边撸了起来。

    “草,谁的菊花上去给他们爆一下!”大雄他们哄然大笑,但却不以为意,毕竟这上面太枯燥了,这种事谁都可以理解。

    “爆菊屁股疼,上次我弄一次整天想拉稀,遭罪!厨房里有大鱼,对着鱼嘴更爽!”一个马仔灌下一碗酒咋呼道。

    “哈哈!”大雄他们又是爆笑。

    躲在暗处的夏天观察了一会,便镇定自若的起来朝一个房间走去。

    大雄他们一个个喝得正欢,根本没人去注意夏天。

    夏天上船之前做了一份非常充分的攻略,更是专门去造船厂重金买下这种型号货轮的内部结构图,所以他对里面的布置非常熟悉。

    所以说一个顶尖的杀手不是你会开枪就能做好的,你还得懂很多专业知识。

    他之所以去那个房间,是因为他知道这船上的酒一般都是装在酒缸里面的,喝的时候再从酒缸里面勺出来,他所去的那个房间便是摆放酒缸的房间。

    很快,夏天便进入那个房间,里面果然摆满了酒缸,香气弥漫。最靠外的那一个酒缸已经喝了大半,他二话不说直接掏出一包粉末撒了进去,并用手摇匀,然后闪到一个酒缸后面躲了起来。

    “草,没酒了,谁去盛一桶过来?”不一会,饭堂那里大雄便吆喝道。

    “我去!”一个马仔起来,提着一个木桶就走进夏天所在的那个房间,然后在靠外的那一个酒缸勺了一桶就出去了。

    很快,饭堂里面除了四五个正在自*撸的马仔之外其余的人全都重重的睡了过去。

    夏天若无其事的走出来,然后直奔驾驶舱。

    一般这种海运开船的与押运的职责是不一样的。开船的只负责船只安全,押运的则负责货物安全,而且押运的是有武装力量的,在船上具有话语权。

    驾驶舱内,船长正在打盹,其他船员不是在看成人电影就是看成人杂志,夏天进来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是大雄的人,看都不看一下。

    砰!

    夏天一下子就把驾驶舱的大门重重关上,并锁死。

    里面的人全都大吃一惊,船长更是直接从椅子上滚下来,样子极为狼狈。

    “草,你是谁?”船长抬起头,看到对方穿着船员的衣服,但这个人他并不认识。

    “眯着!”夏天抽出两杆火枪,一枪顶在船长的脑袋上,一枪不断遥指其他船员。

    “兄弟,哪条线上的?”船长目露惊惧,这船上突然杀出一个外人,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其他船员同样如此,怔怔的看着三号。

    亢!

    夏天眸内杀气纵横,一枪就朝一个船员的大腿崩过去。因为那个船员不老实,想把手伸进座位底下把枪抽出来。

    “都起来,贴墙好,谁再不老实,我他妈就崩谁的头!”夏天冷酷的道。

    “兄弟,还有得谈吗?”那船长脸如死灰,这批货要是没了,他们绝对要全家福贵。

    “吴昌已经被吴白打残了,外面的那些马仔已经被我下毒,没一天醒不过来。只要你们肯合作,我会放了你们,还会给你们一笔丰厚的跑路钱,这笔钱你们跑一辈子的船估计都赚不到。”夏天道。

推荐阅读:
  • 龙剑神帝
  • 一眸一世:韩先生浓情病爱
  • 科学与神道:当科学家遇上神女
  • 幽灵射手
  • 刘九的爱情花期
  • 豪门密丑,总裁的代嫁新娘
  • 忠犬老公,宠上瘾!
  • 废柴侦探与萝莉
  • 鬼眼萌后
  • 圣辉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