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毁灭

    “别作死!别作死!”

    周早早穿着某度外卖亮眼的荧光红制服,一手拎着一只硕大的外卖保温箱,一手抱着摩托车头盔,两眼发直地站在繁城cbd中心景程大厦设计感十足的大厅里碎碎念。【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可惜,对面被她盯着的那个保安小哥听不到她下意识的嘀嘀咕咕。

    小哥一看就是新来的,工作热情极高,直直冲门口一位托着两杯咖啡的女白领迎过去。

    “别手欠!别手欠!”

    周早早继续碎碎念,保安小哥却已经殷勤地去帮女白领推旋转门了。

    周早早表情纠结地闭上一只眼睛,眯着另一只瞄门口:“嘶!”

    话音刚落,保安小哥没控制好力度,女白领被忽然加速的旋转门啪地一下拍在了地上,鞋跟卡在门缝里,白色西装套裙蘸着咖啡在大理石地上画出一段圆润的弧度

    周早早直勾勾地看着乱成一团的门口,脑子里比这乱无数倍。

    她能知道会发生什么,不是她有了超前预知能力,而是她重生了!

    一年前她就是站在这里,同样提着外卖箱看着那个新来的小保安闯祸被开除,也因此认识了韵容姐,所以她把一切记得特别清楚。

    手忙脚乱地把外卖箱和摩托车头盔放到地上,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

    嘶!疼死了!

    这是真的!

    迷糊了一早上,她终于相信了,这是真的!

    早上醒来她完全不敢相信,她躺在她和妈妈的房子里!这房子早在半年前就抵债出去被人收走了!

    而时间也回到了一年以前!

    早早盯着大厅里挂着的世界各大城市的时钟,北京时间:2017年5月3号上午9点28分。

    她真的回到了一年多以前!

    她绝对不会记错,她重生以前最后一次见到沈澈是2018年6月12号,他的23岁生日。

    那时候她已经被沈澈关了半年多,他们的关系也糟糕到了极点,沈澈从一开始每天寸步不离地看着她到后来几天回来一次,两人说不了几句话就会吵得天翻地覆。

    她对他恶言相向,几次试图用自杀逃离他的囚禁和控制,他对她喜怒无常,上一秒还温柔无比地祈求她跟他重归于好,下一秒就可能忽然发疯,砸碎所有的家具甚至自残

    即使心里对沈澈有万般恐惧愤恨,早早也知道,被关起来的是她一个人,两个人却都已经濒临崩溃。

    沈澈生日那天回来,水都没烧过的大少爷忽然要下厨做菜,最后竟然还真的像模像样地端出两道她爱吃的菜。

    那天他好像又恢复成以前那个风度教养一流的沈家二少,对她也如相恋时一样极尽温柔耐心,没有因为她的冷淡失控发疯,也没有再提他们之间的矛盾

    可早早却并不领情,他每次回来一开始都会如此,脾气好得让人心惊,好像完全忘了他把她囚禁起来,也只字不提他只要一离开就会让人把家里所有的食物都收拾走,他几天不来她就要饿几天的事。

    那天他的好脾气维持了很久,甚至两人还破天荒地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饭后沈澈完全无视周早早的冷漠,拿出厚厚一叠文件让她签字:“早早,我所有的财产都给你,我们不要闹了,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

    周早早没动那叠文件,对上面那一长串让人触目惊心的财产数字也无动于衷。

    钱,这是他们之间永远都不能碰的话题。

    在沈澈心里,她是为了钱可以舍弃出卖一切的拜金女,包括他们的感情。

    当年她为了二十万卖了他们的爱情,今天,他要用他全部的财产再把她买回来。

    人人都知道沈澈是当红巨星,外界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地产大王和重工巨头沈家的孙子,沈家二少的全部财产,就是在国际华人界也是能在富豪榜上占有重要位置的庞大财富,拿来买她这个拜金女的感情,真的是太高看她了。

    他却不知道,她永远都不会再碰跟沈澈有关的一分钱。

    那是她这辈子最深重的侮辱和噩梦!

    突如其来的刺激太大,让早早前所未有地对沈澈激烈反抗,甚至动手打伤了他。沈澈也彻底失控,情绪激动之下要抱着周早早同归于尽。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闯进来一队人。

    早早震惊地看着他们训练有素地给沈澈注射了安定,沉默而迅速地强行将他带走。

    她永远都忘不了沈澈被拖走时赤红的眼睛,那已经完全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温润俊朗时刻保持着世家公子风度教养的沈澈了。

    他眼里的疯狂和不甘能将他们两人彻底毁灭

    事实上,他确实已经将她的世界毁了。

    沈澈被带走了,即使是那样被带走,他也没忘了让人过来把家里所有的食物都带走。

    可这次他没有如往常一样三两天就回来,而是足足饿了她七天。

    奄奄一息之际,被关起来之后一直偷偷照顾早早的章韵容过来告诉她,她宁可放弃学业也要筹钱治疗的师兄宁家康已经被沈澈赶出医院,现在生死不明。

    她的弟弟被人打断两条腿成了终身残疾,她的父亲爆出赌博欠下巨债的丑闻被大学开除,而她继母生的小弟也忽然病逝。

    她的继姐忽然爆出不雅视频,已经谈婚论嫁的好婚事告吹。甚至她家几十年的老邻居都没能幸免,刚刚开起来的店成了一片废墟,儿子女儿的工作丢了人也受伤住院。

    这一切都都发生在她彻底拒绝沈澈之后,是谁造成的不言而喻。

    而这些沈澈还嫌不够,章韵容还告诉了早早一个让她彻底崩溃的消息,跟她相依为命的外婆突然昏迷住院,沈澈已经将她带走,谁都不知道他要对外婆做什么,也没人知道外婆现在是生是死。

    早早想着沈澈这几天的疯狂报复和他离开时赤红的眼睛,心底一片绝望。

    沈澈怎么会放弃外婆这个彻底打击她的机会?外婆是最疼爱她的人,母亲和外公意外去世之后,她跟外婆相依为命,如果外婆因为她受到伤害,她这辈子将永远生活在噩梦里。

    绝望之下,早早割断了自己的手腕。

    她死了,沈澈就再没有了报复的理由,她的亲人也就安全了。

    她也早就厌倦了这样被无休无止囚禁折磨的生活,死是她最好的解脱了。

    而且,她已经被饿了七天,不自己了断也活不了多久了,她只是给自己一个痛快而已。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死后她还能重生回来!

    上一秒她还看着手腕上的伤口鲜血如注,整个世界都侵染上一片血色,下一秒她就回到了一年前!

    还没跟沈澈重逢的一年以前!

    早早呆愣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又哭又笑,这是她被欺负得太惨,老天都看不过去了,要给她一个机会重新开始吧!

    这一次,她一定有多远躲多远,永远不再跟沈澈扯上一点关系!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