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辜负

    那时候他们刚刚分手三个月,三个月前她对沈澈说:“我喜欢你就是觉得你长得挺好看的,真在一起了也就那么回事,挺没意思的,我们分手吧。【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十九岁的沈澈还没有后来的阴晴不定心狠手辣,被她气跑了一转身又红着眼圈回来,像一只被欺负狠了也不知道亮出利爪和獠牙的小兽:“周早早!你找不到比我更好看的了!”

    少年初恋,是真的可以放弃骄傲和尊严不顾一切地去挽回的。

    沈澈是长得极其出色,可在他人生的前十九年,没人会把他的长相排到他的才华、智商、家世前面,他这样生来就注定是天之骄子的人,长相是最不重要的一环。

    他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他需要用外貌来留住爱人。

    可即使是这样的极力挽回,早早还是执意跟他分手了。

    相恋半年,沈澈是最温柔体贴的恋人,即使是早早以那样一个混蛋的理由跟他分手,他也没舍得对她说过一句重话。

    所以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候,在父亲都不能依靠的时候,早早唯一想到可以求助的人就是沈澈。

    沈澈确实没让她失望,他连夜从国外赶回来,不但没对她的求助有一句微词,甚至还欣喜若狂,小心翼翼万分忐忑地问她可不可以复合。

    可她却让他失望了。

    早早拿到钱之后又一次跟他分手了,异常绝情,不留一丝余地。

    而且还让他在所有亲友面前丢尽颜面。

    让谁去评判,早早在这段恋情里都是不折不扣的渣女。

    他们相恋的开始是她看沈澈长得实在太帅去倒追的,追上了沈澈对她掏心掏肺的好,她却一句看腻了就把人家甩掉。现在缺钱了出事了又去求助,拿到钱又一次把人家甩掉。

    至少站在沈澈的角度事实就是这样。

    沈澈的一腔少年情谊被她伤得彻彻底底,以后的三年远走国外,一次都没再回来过。

    即使他出道走红,演唱会开遍世界各地,也从未踏足他的家乡繁城一步,直到三年后回来再次与早早相遇。

    所以沈澈后来恨她报复她真的一点都不冤枉,就是他后来发疯囚禁她,其实也有她自身的原因。

    现在想来,如果她能在一开始重逢的时候适当示弱低头,在发现他精神状态反常的时候不激烈反抗,也不至于走到最后那样的境地。

    重生回来,她只想躲开沈澈,避免对所有人的伤害。

    放他们两个人一条生路,也不再波及亲人。

    虽然她现在认定的亲人只有外婆一个人了。

    父亲和母亲不只生了早早一个孩子,还生了一个弟弟周荣泽,比早早小一岁,跟她却一直都不亲近。

    周荣泽是周家长孙,一生下来就被爷爷奶奶抱走,长大一点上双语幼儿园,去繁城最好的私立学校住校,放假就被爷爷奶奶接走或是去父亲的宿舍,连母亲跟他相处的时间都不多,就更别说早早这个被周家人完全忽视的姐姐了。

    后来父母离婚,周荣泽跟着父亲,虽然母亲还是供他读最好的私立学校,他却极少回来看望母亲和外公外婆。

    可周荣泽跟大姨和大姨家的表姐王青青感情却非常好,父母还没离婚的时候早早就见过他跟大姨母女一起逛街,三个人说说笑笑,一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

    这样的情形在他们亲生的母子三人之间是从未出现过的。

    如果只是不亲近,早早并不会对弟弟如此失望。她还跟父亲不亲近呢,也许在别人眼里——至少在爷爷奶奶家那些人眼里——她也是个没心没肺的白眼儿狼。

    真正让早早对弟弟伤心的是母亲和外公住院那几天发生的事。

    母亲去世以后,知道早早要变卖饭店抵押房子,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就是周荣泽:“都卖了我以后怎么办?我拿什么交学费,以后出国留学的钱从哪里来?我不同意!我是儿子,家产应该由我继承,你们谁都别想抢!李胜男死了她的钱都是我的!你们谁都别想拿走一分!”

    丝毫没考虑正急需救治的外公,也一句都没问母亲的身后事和车祸的后续处理情况。

    好在法律程序上的事并不需要周荣泽同意,母亲在开店和买房子的时候就把财产都写在了早早名下。

    因为这个,早早跟爷爷奶奶那边的所有亲戚彻底闹僵,母亲也成了他们嘴里狡诈黑心的人。

    父亲对此一直沉默,周荣泽也早就忘了,当年生他的时候国家还没放开二胎政策,为了给他上户口,母亲交了大额罚款,又送了厚礼给父亲调工作,才保住了他的公职。

    可母亲自己却因为挪用启动资金错过了事业上再上一层的发展机会。

    后来母亲一路送周荣泽进私立幼儿园,私立小学、中学,每年的学费、生活费、课外拓展费加起来几十万,全部由她一个人承担。

    周家一直以家里出了一名大学老师而骄傲,也一直诟病母亲初中没毕业没有文化配不上父亲。爷爷奶奶姑姑叔叔们也时刻以周荣泽在上全繁城最好的私立学校为荣,却谁都不提这一切都是在由谁供养。

    他们甚至还一直在阻拦母亲送早早上跟周荣泽一样的好学校:“荣泽以后能有大出息,得多给他攒点钱!”

    好在母亲和外公外婆从未有过一点偏心,对早早和周荣泽一直一视同仁,这也成了周家人对母亲最大的不满。

    后来父亲和母亲离婚,法律上一人抚养一个孩子,母亲还是如以前一样供周荣泽上最好的学校,穿最新款的衣服,生活质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这些归根结底是大人的事,早早并未真的怨过弟弟。

    而最终压断姐弟之间所有亲情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早早去跟父亲求助时父亲给她的那两千块钱。

    第二天周荣泽就来到医院,指着早早的鼻子破口大骂:“你凭什么去跟我爸要钱?他们都离婚了,你跟着你妈我跟着我爸,咱们再没一点关系!你们娘儿俩傻逼作死别什么倒霉事儿都找我们!遗产一分都不给我,还想从我爸这拿钱?你跟你妈一样不要脸!”

    早早当场把周荣泽打到脑震荡住院,那两千块钱也全给他交了医药费。

    从此她就真的只有外婆一个亲人了。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