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距离

    第八章

    沈澈被早早一句话说得没了脾气,又想笑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没办法,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他们在一起那半年,他几乎每天都会有好几次被早早不紧不慢的一句话给怼到哑口无言。

    最有意思的是她还不是故意的,她就是很认真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可能真的是天赋异禀,她总是能找到最刁钻的角度一语中的,让人无话可说又不得不服。

    当然,被怼的人是甘之如饴还是憋到内伤就因人而异了,至少沈澈每次都会觉得早早真是个聪明又特别有个性的女孩儿。

    她对他越肆无忌惮他越觉得她珍惜可贵,在他的生活里还真没有一个人能这么真性情地对他呢。

    所以即使是在现在这种心里五味陈杂的情况下,沈澈也不得不承认,早早真的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女孩子。

    他转头看了一圈小菜园,觉得应该找点安全的话题:“那些都是什么菜?现在能吃吗?你都吃过吗?”

    不是他有意卖蠢,沈家二少平时自己倒水的机会都不多,青菜只知道在盘子里长什么样,从来没见过他们还没上桌的样子。

    早早太了解他了,很认真地骗他:“都是一些小菜苗,还不能吃。”

    沈澈有点小遗憾,马上找到一样能吃的:“那个草莓好吃吗?”

    早早继续睁眼说瞎话:“不好吃,没怎么熟。”

    真正想问的话问不出口,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不能说不能问的话了,沈澈想跟早早多说几句就只能盯着吃努力找话题了:“你买了什么糖水?那个是糖炒栗子吗?”

    说完脸腾地红了,这不是暴露他一直跟踪早早了吗!

    好在早早并没有察觉,继续平静地跟他聊天:“甘草茶和原味炒栗子,都是给外婆的。”

    沈澈的脸还是有些发热,他这几年受过专业的表演训练,现在已经能很自如地进行表情管理了,可在早早面前那些表演技巧好像完全失灵了,现在他连呼吸的频率都控制不住。

    所以有些话也就毫无技术含量地脱口而出了,“你换电话号码了?”不止电话号码,微信、qq、微博应该都不用了。

    他从景程追出来就给她打电话,三年前的电话号码停机了,微信、qq加不上,微博更新时间显示的也是三年前。

    虽然分手以后他把她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除了,可那几串数字跟刻在脑子里一样,即使这三年里他屏蔽一切跟她有关的消息,甚至连繁城都不肯踏进一步,但实际上那些跟她有关的记忆一点都没模糊,只要他愿意想起来,就马上异常清晰地出现。

    问完沈澈就后悔了,这简直是最直白的跟人要电话的方式了,太low太丢人了!

    但更多的还是紧张,不知道早早会不会再把电话给他。

    他想要知道她的电话当然很容易,可能让她自己告诉他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沈澈现在已经顾不上去想自己这么做的目的了,早早就在他面前,他哪里有余裕去想别的?

    他只想让自己尽快跟她建立一点联系,像在沙漠里干渴了三年的树忽然被移栽到水土丰美肥沃的绿洲,只能全力感受眼前的美好喜悦,根本分不出一点精力去想以前经历的痛苦磨难。

    说话间,沈澈已经在心里做出好几种方案,如果早早委婉推脱他要这样,如果早早直接拒接他要那样,如果早早拿她那些奇奇怪怪又特别有意思的话怼他那就让她多说几句!她说的话总是很有意思。

    以前他就经常想一些办法让她开口说话,她多说几个字他就会觉得很有成就感,能高兴好半天。

    可能是职业病的关系,明显沈澈的内心戏太多了,早早根本没推脱,直接报了一串数字:“我的新电话号码。”

    沈澈马上去掏手机,输入进去马上拨过来,早早口袋里也跟着响起叮叮咚咚的电话铃声。

    沈澈满意了,赶紧存上,在心里默念一遍记下来,这样手机丢了云存储崩溃了也不会找不到了。

    收好手机,沈澈心情非常好,本就精致俊美的一张脸更是神采奕奕眉眼生辉:“你要给菜园拔草吗?我帮你吧!”又跟她开玩笑:“以后菜苗长大了你可以送我一把菜当报酬,我还没吃过自己种的菜呢!”

    早早往菜园外走:“没有草,不用拔,我就是过来看看,外婆不在,我也要回去了,下午还要上晚班。”

    给他一把菜?他敢吃她还真不敢给。

    这位大少爷吃的东西都是沈家在特定的有机农场专门培育的,外面的东西他根本就吃不了。甚至他喝的水都是瑞典某个高端品牌的私人定制。

    普通人一说起高端水就会想到依云这些品牌,可在见识了沈澈喝的水之后,早早才知道,那些真正富豪人家的吃穿根本就不是她这样的人能想象的,人家喝的水都不在市场上随便销售,没达到vip顾客标准你想买都不卖给你。

    这样巨大的差距真不是努力就能消除的,两个世界的人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可能会互相吸引,但绝不可能细水长流地生活在一起。

    以前早早不懂这个道理,兴致勃勃地带着沈澈去吃过一次夜市大排档,结果沈澈胃肠炎在医院足足住了一周。

    也就是那次以后,他们迈向彼此世界的脚步刚刚抬起腿就不得不收回去了。

    早早不是没见识过上层社会的人怎么生活,她也是从小读私立幼儿园和贵族学校一路长大的,有钱人家的小孩见识了不少,真的没有沈澈这样夸张的。

    他们大多数都跟同学们一样一起吃学校食堂的饭菜,喝市面上普通的矿泉水,去快餐店聚餐,学校组织郊游的时候毫不顾忌地跟同学交换食物吃。

    可沈澈不行,早早认识他的时候他十九岁,已经在繁城大学跟着导师做毕业设计了。

    他长到那么大几乎没有吃过外面的东西,即使跟家人朋友聚会也是去吃特定的几家私人会所,在学校不回家吃饭就由司机专程送来家里保姆精心准备的饭菜。

    在认识沈澈之前早早根本想象不到有人会这样生活,在面对沈澈母亲隐晦的责备和他家保姆严厉的训斥时,她完全不知道要怎样应对。

    所以当沈澈的妹妹沈清对她表示出轻视鄙夷时,她就再不想出现在他们面前了,更再未曾动过要让沈澈跟她一起尝试新东西的想法。

    她对他们的目光太熟悉了,母亲就是被爷爷家所有人用这种目光看了十多年,甚至她已经跟周志远离婚了,姑姑还是会用那种让人心里发凉的眼神看他们。

    早早从小就明白那些目光的含义,那是一个人无论如何努力都摆脱不了的轻视和敌意,在沈澈家人的眼里,她跟母亲一样,是比尘埃还低的存在。

    所以沈澈这句玩笑话让早早忽然就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只想尽快摆脱他。

    沈澈却并没发现早早情绪的变化,他兴致勃勃地踩着她的脚印走出菜园,这么容易就要到早早的电话给他增加了很多信心,听到早早说上班,他想都没想就问了出来:“你怎么在送外卖?不读书了吗?”

    正常来说她今年应该读大二的。

    早早早就预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脚步如常地迈过栅栏,抿了一下嘴才让声音听起来平静又满不在乎:“不读了。我们忠义坊的人都这样,读那么多书也没用,现在大学毕业生的工资还没有我送外卖多,反正都是赚钱,谁还能去分有文化的钱和没文化的钱?”

    果然,一提到钱,沈澈就沉默了。

    这是他们之间不能碰的雷区,三年前沈澈让早早在二十万和他之间选择,他输得彻底又狼狈,这是他这些年一直不能愈合的一道伤口,异常敏感危险,不碰都流血剧痛,何况让始作俑者再去捅一刀。

    沈澈的脸一下阴沉下来,目光闪动之间带着让人头皮发麻的锐利,忽然停下脚步恶狠狠地看向早早。

    一直关注沈澈情绪变化的程宇这次丝毫没有犹豫,赶紧拨通郑老师的电话:“郑老师,澈哥发病了!”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