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绝情

    周志远一向脾气软,不管自己怎么想,只要对方说得多态度坚决,他肯定会妥协。【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李诗涵太了解他了,发完脾气就等着他来认错。

    果然,周志远马上忘了刚才的话题,对她一直忌讳他跟李胜男有任何形式的关系却盯着李胜男房子的事只字不提:“宝珠,你先坐下,咱们有话好好说。”

    却还是不肯明确答应去让早早腾房的事。

    这些年他什么都听李诗涵的,就这一件事,无论她怎么说,他当面态度很好,却一次都没真的去逼过早早,甚至提都没正式在早早面前提过一句。

    李诗涵在周志远面前一直是隐忍懂事的柔弱女人,如果不是迫在眉睫实在需要钱,她有信心慢慢磨,总会把他说服的。

    可现在他们的情况实在是等不起了!

    女儿周静怡在大学里的生活费越来越高,已经从一个月一千二涨到两千多还总是不够花,下一学年又要开始实习,到时候花钱的地方更多;大儿子周荣泽今年高考,孩子根本就没心思参加,早就打算好了拿到高中毕业证就去美国读书,那是一笔他们家砸锅卖铁也凑不齐的天价费用。

    她必须得送荣泽去,否则不止荣泽,就是婆家人也会觉得她不如李胜男。

    最紧迫的还是小儿子周子恒,她是高龄产妇,孩子生下来就身体弱,这些年大病小病不断,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要进医院,而现在他们手里一点应急的钱都没有!

    她从小就拔尖儿,长得好学习好,后来又是大学生,工作单位是国家机关,嫁人也嫁得是干部家庭,谁能想到四十多岁了会过成现在这个样子!

    先是公公和前夫贪污事发,她带着女儿仓皇离婚,十多年的婚姻最后什么都没剩下还丢了铁饭碗。

    毕业就在机关单位养尊处优,业务早就忘了七七八八,又十多年没有知识更新,出来找工作连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都不如,现在只能在一个小公司里做最普通的会计,这还是找了父亲的熟人给她安排进去的。

    一个月战战兢兢地拿着不到五千块的工资,一家人挤在又破又旧的一居室里,女儿一来电话听着铃声心里都直哆嗦,就怕是她生活费又不够花了。

    而眼前这个男人,离婚的时候他是她的救命稻草,现在才发现他真的只是一根稻草,抓住了也没任何作用!

    跟他结了婚她的困境也没有解决,反而添了更多闹心事!

    想到家里家外这一摊烂事,李诗涵的情绪就有些控制不住,平时忍了又忍知道不能说的话还是说了出来:“你是不是还觉得对不起李胜男呢?你别忘了,当初可是人家提出的离婚!是人家不要你的!连财产都转移得一干二净,说甩了你就甩了你!她那么好怎么一分钱都没给你留?让你离婚就去挤狗窝!”

    人人都以为当年周志远是因为要跟李诗涵复合才与李胜男离婚的,可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当年是李胜男主动提出跟周志远离婚的。

    虽然以当时的情况,李诗涵一定会想办法让周志远离婚娶自己,可还是没想到李胜男会先提出来。

    她当时还窃喜了一段时间,觉得李胜男非常有自知之明,可等到他们真的离婚,她才发现事情并没有她想得那么美好。

    李胜男让周志远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给他。

    等周家人和李诗涵知道的时候他们离婚手续已经办完了,财产分割也结束,再想争取一切都晚了。

    谁都没想到李胜男会做得这么绝情,以她一向对周志远的态度,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如以前一样继续为他安排好以后的生活,就是她不愿意,法院也会判给周志远一半的家产。

    可实际情况却是周志远只带着随身的行李和几大箱子的书从忠义坊搬到了大学简陋的宿舍,而李胜男却很快在市区最好的小区买了大房子,很快带着女儿住了进去。

    李胜男从此就真的完全不管跟周家有关的一切事了,停发了保姆和护工的工资,完全断了给昔日小姑子小叔子的救济,甚至连常去的洗衣店都没忘了打招呼。

    李诗涵真正意识到李胜男的绝情就是从那家洗衣店开始的,她还如往常一样去送洗全家人的衣服,却被告知他们已经不是店里的vip客户,需要按次结账,还要把上个月的洗衣保养费用结清。

    结清就结清!谁还稀罕这几块洗衣服的钱!

    可看到账单李诗涵的骨头就硬不起来了,谁能想到他们全家的洗衣保养费比她一个月的工资还多!

    店员不知道是不是听说了这场原配整治小三渣男的传言,在大厅就给她一笔一笔算出来,丝毫不避讳来来往往的客户。

    周家人以前所有的衣服都是送洗的,还办了上门取货送货业务,周志远那些高档衣服、鞋子一次的保养费比他们买一件普通衣服还贵!对了,你们已经不是vip客户了,不享有优惠折扣价,也没有资格免费享用水吧的顶级蓝山咖啡,这一杯也需要付账!

    甚至还有小店员笑眯眯又礼貌周到地提醒李诗涵,如果你做不了主就让主人过来结账,我们也是给人打工的,理解你们做保姆的难处,放心,不会为难你的。

    被当成保姆的李诗涵气得打翻了人家的顶级蓝山,最后不止赔了咖啡杯钱还毁了周志远两条真丝领带一件大牌衬衫。

    从此他们就跟李胜男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他们一家人挤在破烂老楼里一分一毛地抠着每个月那点工资,还要照顾瘫痪的公公生病的婆婆,没钱请护工保姆就得自己动手,跟小姑子小叔子几家人排班,为了谁家多照顾了几个小时吵得面红耳赤,再没了当初一致算计讨伐李胜男时的团结和气。

    就连李诗涵高龄产妇得了一系列孕期病也不敢辞职回家养胎。

    而李胜男的饭店越开越红火,车换了更大更高档的,每年都要带着早早出国玩几次,甚至人都越活越年轻。

    没如他们设想得那样离开周志远就活不下去,没有来找过周志远一次,甚至周家老太太借着住院想见见她要缓和一下关系她都没回来,继续带着早早在国外参加什么厨师大赛。

    周家人都骂李胜男黑心肝,没良心,离婚隐瞒财产坑了周志远,这么多年的感情一点旧情不念,可也只能骂骂她了,他们连李胜男的人都很难见到。

    一开始周志远的弟弟妹妹还去店里闹过,李胜男人没出面也不许店里的厨师服务生们拎着大勺出去,任他们打砸闹腾,然后才报了警。

    派出所的人火速赶到,直接拘留了他们三天,赔了李胜男一大笔损失费才把人放出来。

    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再没人敢找李胜男的麻烦了,周家人也彻底明白,这个女人绝情起来是真的六亲不认。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