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恩怨

    腾房就腾房,欠债还钱,这早早没任何想法,可李诗涵这样说母亲她就不能再听着了!

    她故意狠拧了两下油门,摩托车轰隆隆地在门口嘶吼了两声,轰地一下猛向石榴树下冲去。【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李诗涵吓得哇哇大叫,跳起来就往屋里跑,跑到门厅蹿上好几级台阶才敢回头看。

    早早已经把车堪堪停在石榴树下的茶桌边,车轱辘离她刚才坐的椅子只有一厘米,正抱着胳膊冷冰冰地盯着她。

    李诗涵气急败坏,脸上腾地涨成猪肝红!

    这孩子从小到大就是这幅冷冰冰的死样子!六亲不认!四六不懂!被惯得无法无天!

    每次让她这么死气沉沉地盯住,李诗涵就觉得头皮发麻!从早早十岁开始她就能不跟她说话就不说,直到现在跟早早有关的一切她都是让周志远去交涉。

    她是真的不想跟这个孩子有一点接触!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她说什么早早都不会听。别看她只有十九岁,就是十岁的时候这孩子也能一句话把她这个大姨说得哑口无言甚至灰头土脸。

    果然,早早一张口就把李诗涵气个倒仰:“你老盯着我妈的财产干嘛?他们离婚怎么判我爸都没意见有你什么事儿?民国早就亡了,你们这些小妾还惦记着拿原配财产挥霍呢?可惜,你想当陆小曼我妈可不愿意当张幼仪!”

    李诗涵气得浑身哆嗦,手指对早早点了好半天才勉强喘上来一口气:“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呢!啊?你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

    她现在除了拿长辈的身份说早早几句,别的真的不敢提。什么小妾原配,早早说得再难听她也得当没听到,否则以往的经验告诉她,早早能有更气人更不留情面的话说出来。

    早早依然骑在摩托车上抱着胳膊冷冷地看着她:“长辈?以前你是破坏我们家庭的第三者,现在你是小三儿登堂入室,你算哪门子长辈?你见过谁家长辈拼死拼活要给外甥女当继母的?”

    忽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早早难得露出一点讽刺的笑意,却更加冷得让李诗涵头皮发麻:“我妈教育我自尊自爱自立自强,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女儿吧!学校里出名的公交车、方便面,还女承母业去破坏人家家庭,明年你就能升级当外婆了!不过也别高兴得太早,这辈子能不能当上丈母娘就不好说了!”

    这还真不是早早胡说,前世今年六月末还没考完期末试,周静怡就让学校劝退了,因为插足一位讲师的家庭还怀了孕,让人家妻子闹到学校来了,影响非常恶劣。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周静怡在那所三流学校认识了不少所谓的边缘网红,整容傍富二代,还兴兴头头地准备进娱乐圈。可惜空有一张不错的脸蛋儿没长脑子,据说跟讲师的事就是让人给黑了才事发的。

    早早说完也不看周围围上来看热闹的房客们,更不看气得浑身哆嗦的李诗涵,只冲周志远的方向点了点头:“银行要收房子就让他们来找我,我按程序腾房。”自始至终一眼都没看父亲,摆明了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

    早早在小院子里灵活地转了个车身,摩托车又轰隆隆地冲出了大门。

    李诗涵一口恶气硬生生憋在心口,跑回房间狠狠甩上房门。

    不仅是生气,更是担心。早早说让银行来跟她走程序腾房,可她能做假账弄假抵押合同,哪里去找银行跟早早走收房程序?

    这事还得周志远出面,早早跟谁都犯浑,就跟周志远,虽然一直不理不睬冷冰冰的,可从不会说一句不敬的话。

    李诗涵操心着房子,根本就没在乎早早说得女儿在学校的事,早早自小就欺负静怡,明明静怡大了她三岁,却总让她给欺负哭,现在这孩子又添了个睁眼说瞎话的毛病!这事儿肯定得跟他们外婆好好说说!

    再不好好管教说不定得做出什么混蛋事来呢!

    不过早早这混脾气一大半是外公外婆给惯出来的,要让母亲教训她还得想好理由。

    李诗涵还没想好怎么跟母亲告早早一状,门口忽然传来周荣泽变了声儿的呼救声。

    李诗涵赶紧跑了出去,大门口围了一圈人,刚才看热闹的房客没走,又涌出来一波。

    早早的摩托车轰轰地加着油门,把周荣泽逼到门口的墙角,眼看前车轱辘就要飞到他脸上了!

    周荣泽躲到一颗小榆树后面吓得脸色煞白,周志远站在早早的车屁股后面吸着尾气根本阻止不了她,不但近不了身,连声音都被摩托车的轰鸣给彻底盖过去了。

    李诗涵也不敢过去,早早从小就手黑,又跟外公练了十多年拳脚功夫,看着长得白白净净又不爱说话,可是跟忠义坊那些社会小流氓一起混大的,她敢过去肯定是要吃亏的。

    别看荣泽是男孩子又只比早早小了一岁,可一直都怕早早,就是现在已经比早早高出一个头了,看见早早也是只有逃跑的份儿。

    不过早早平时并不会去找周荣泽的麻烦,唯一一次对他下手就是三年前在医院把他打得脑震荡,今天也不知道是抽了哪门子疯!

    早早今天对周荣泽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妈妈在世的时候让他周末回来一趟难比登天,多少次妈妈专程空出来一天做了好吃的眼巴巴等他回来,他前一天勉强答应,第二天招呼都不打就失约。

    妈妈白白盼了他一天还不让别人怪他。

    连妈妈去学校看他他都不爱搭理!

    现在妈妈不在了,他跟着别人倒是愿意回来了!

    这几年早早打工送外卖,周末是最忙的一天,第一次周末回忠义坊,这才知道,周荣泽不是不能回来,只是不愿意回来见妈妈而已!

    早早轰隆隆地加着油门,手指攥得发白,真想直接碾死这只白眼儿狼!

    不过想想他后来被沈澈打断双腿成了残废,不管怎么说也是受了她连累,早早攥紧油门的手才慢慢松了下来。

    前世孽前世消,他们这辈子恩怨相抵了吧!

    早早的摩托车轰鸣着后退几米,戴上安全帽就想离开,人群里忽然跑过来一个黄毛。

    黄毛又黑又瘦,头发黄中带绿,还有几撮红,小眼睛不仔细看怎么都像没睡醒,却对早早两眼放光,一把拽住她的车把,细瘦的小胳膊一指周荣泽,“早早,这小子怎么惹你了?哥帮你揍他!你放心,以后哥见一次打他一次!让他这辈子不敢回咱忠义坊!”

    早早看见黄毛眼睛里终于有了温度,温温润润亮了起来:“我回来看看外婆,待会儿就走了。”余光看到耗子一样灰溜溜蹿进门的周荣泽,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不用你揍他。”

    她真想揍就自己动手。

    黄毛也没把周荣泽放在眼里,拉着早早要走:“走,咱们先去我店里!难得周末见到你,咱们组队大杀四方去!”说完才想起来问,“你周末怎么有空回来?没啥事儿吧?”

    让早早周末回忠义坊的原因此时正端坐在车里举着祖宗牌位一样举着手机,盯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等来早早回信息:“小方,你给我发个短信,看我手机是不是坏了!”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