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涛哥

    早早对外婆的财产没任何想法,那是外公和母亲的东西,理应是外婆的,以后她愿意给谁就给谁,谁都没理由说什么。【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说到拆迁财产,她忽然想起另一件事,赶紧问胖子:“涛哥爷爷还在医院”说到一半想起来,涛哥爷爷已经去世一个多月了。

    她没办法帮涛哥保住家里的老院子了。

    胖子永远笑眯眯的脸涌上一抹悲哀,任何场合他都有话说,可这一刻却忽然失声了一般。

    黄毛狠狠抹了一把眼睛,又塞给早早几颗草莓:“早早,太累了就歇歇!宁家康又不是没家属!”把个聪明孩子都给累傻了!一个月前的事儿都记不清了!

    早早却眼睛发亮,涛哥的爷爷去世了,老院子也给涛哥爸爸还赌债了,可涛哥还在!这次她绝不能让涛哥孤零零地远走异乡,丧家之犬一样被赶走了!

    涛哥到现在已经入狱第六个年头了。

    涛哥刚入狱就传来消息,说他在监狱里参加集体斗殴,被人乱刀桶死了。

    涛哥自小带着他们这些忠义坊的孩子在繁城的街巷里长大,是公认的反面教材,他长大以后混社会、进监狱在所有人看来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就是最后死在监狱里,大家也丝毫不觉得奇怪。

    他不是这个结局才不正常呢。

    涛哥的出生就注定了他的命运。他爷爷是远近闻名的老赖,坑蒙拐骗吃喝嫖赌样样占全,监狱更是几进几出,家里就靠涛哥奶奶做工那点收入维持。到他爸爸那里更甚,他爸爸只专注一样,那就是赌,一辈子烂赌,就从没干过一天正经工作。

    涛哥的妈妈据说是-站-街-女,不过很少人见过她,据说当初是挺着大肚子来找涛哥的爸爸,住了一周生了孩子没出三天就走了。

    这样人家的孩子能有什么出息?

    涛哥从小被他爸爸往死里打,爷爷奶奶一不高兴就大骂他是野种,所以他没上过学,会走了就在忠义坊的街上找吃的,小野狗一样长大,光李胜男就不知道给过他多少顿吃的。

    稍微大一点李胜男曾经让他在自己店里做过帮工,可他爷爷和父亲总是找上来,要么捣乱要么要预支他的工钱,他不想连累李胜男就自己走了,从此开始真正做起了小混混。

    十七岁的时候他就在繁城混得很有一番名气了,早早记得那时候他已经开始帮人看繁城当时最大的娱乐城的场子了,黄毛、胖子这些跟着他的兄弟也能在忠义坊挺直腰板走路了。

    那时候早早最喜欢偶尔他们放假,涛哥几个回来带她去骑摩托车或者打拳,疯玩儿一趟还记得带她去吃冰淇淋,再给她买一个软乎乎毛茸茸的玩具带回来让外婆以为他们只是去商场抓娃娃了。

    涛哥入狱非常突然,真的是没有任何征兆,而且也不是因为场子上的事。

    前世这个时候早早只知道他是杀了五个人,因为案发的时候还差五天满十六周岁,又因为情况特殊,被判了无期。

    后来沈澈把她关起来,有一天涛哥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把她偷偷救了出去,她才知道涛哥在那次斗殴中并没有死,那些他死了的消息是误传。

    因为一些早早没来得及问清楚的原因,他被提前释放了,出狱之后他怕连累早早他们,一直没找他们。等他终于忍不住回忠义坊想偷偷看看他们时,马上就发现了早早的不对劲。

    为了不让外婆和黄毛他们担心,早早谎称自己去外地培训了,每周都在沈澈的监视下给他们打电话报平安,可是涛哥不知道怎么发现异样的,竟然很快就找到了她被关押的别墅,而且还躲过保安、破坏了别墅内的高科技锁把她救了出去!

    那时候涛哥的出现对早早来说真的如一道神迹一般!她已经放弃了所有的求助和希望,他就那么忽然出现在她面前,还是如小时候一样,稳稳地对她说:“早早,别怕,涛哥带你回家。”

    从小到大,涛哥是早早觉得最能依赖信任的男人了,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过了外公。

    只要有涛哥在,她什么都不怕!

    他们从沈澈的别墅跑了出去,涛哥很快用长途货车把早早送到一座沿海小镇,甚至已经联系好了要让她偷偷出境。

    可是沈澈还是找过来了,不但找到他们,还重创了涛哥刚刚组建起来的长途运输车队。

    涛哥不屈服,也不让早早屈服,他宁可什么都不要了,跟早早一起出镜,到外面重新开始。

    可是他们想得还是太简单了,他们以为出了境就能躲过沈澈,可实际上他们还没出去,海峡那边的通缉令就已经发布了。

    而且是只有涛哥一个人的,并没有早早。

    同时黄毛、胖子、管子,这些他们曾经的好朋友也开始因为陈年旧案被调查。

    早早知道,沈澈是让她明白,她敢跑,她身边所有在乎的人都要因为她毁掉一生。他有这个能力,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地跟她死磕。

    那时候沈澈已经疯了,早早知道他是真的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早早跟沈澈回去了,要求只有一个,录一段她揍沈澈的视频,让涛哥放心。

    沈澈就真的老老实实让她狠揍了一顿,揍完昏迷之前把他们俩的手死死拷在一起,进急诊室她都得寸步不离!

    也就是那次,沈澈醒来就把涛哥入狱的资料给早早看了。

    早早这才知道涛哥为什么入狱。

    他并不是简单杀死了五个人,而是把那五个人肢解得零零碎碎,有些人的内脏都被搅碎,甚至据说还从两名死者的胃里发现了其他人的内脏。

    沈澈很高兴,因为有人比他还疯:“他才是个疯子!你敢跟他走?你知道他在监狱里干了什么事吗?他能这么快出来你就没问问他?早早,我是疯了,可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是个正常人,他呢?他就是个杀人魔!”

    早早不信,涛哥是打架手狠,可他不争地盘不打架他就活不下去,忠义坊就是这个民风,谁不打架?谁打架不下狠手?她外公从部队转业之后就在体校教学生,那是专业打架的头头,在早早眼里打架太正常了。

    涛哥虽然打架,可平时却并不好勇斗狠,相反他还非常讲道理,为人行事也很低调,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当然,他一旦动手了后果也会很严重。

    那个把她背在背上睡觉,教她骑摩托车打拳,带她去吃冰淇淋买难看的蠢娃娃的涛哥,在她生命中承担着父亲和哥哥一样角色的涛哥,怎么会是个杀人魔?

    早早绝不相信。

    就是到现在,早早也不相信涛哥会是沈澈说得那种人。

    如果真是那样,他怎么会那么快就被放出来?提前释放的犯人都是表现好立了大功的,人家政府都相信涛哥的人品让他出来重新做人了,沈澈这个故事编得太离谱了!

    后来涛哥被沈澈排挤出繁城,带着他的运输队去别的地方了,走前又一次偷偷来救过早早一次。

    这次早早没跟他走,只留下了他的电话。

    早早自杀前曾经请韵容姐帮忙打过去,可惜打不通,她最后也没跟涛哥说上话。

    也许,如果那时候她能跟涛哥说几句话,或者跟他求救,也不会绝望自杀了。

    涛哥入狱以后他家里的情况更糟,去年他父亲又一次把家里的房子抵押输掉了,可惜这次没有李胜男仗义相救,而且估计也救不了他了。

    毕竟忠义坊要拆迁,涛哥家的老院子可不像前几年那样几万块就能赎回来。

    涛哥的爷爷奶奶也知道这座院子值钱,死也不肯让出来,跟逼债的人发生冲突,涛哥的父亲被失手打死,奶奶站在房顶上把自己点着了

    这件事轰动一时,也就是因为这件事,现在忠义坊的房子被政府完全冻结,拆迁之前不允许任何原因的买卖转让。

    也让外婆彻底没了卖房供早早上学的希望。

    因为这件事,涛哥家的老院子暂时保住了,因为家里只剩涛哥爷爷一个人了,按照法律程序,要么等拆迁款下来还人家的高利贷,要么爷爷早死拿房子抵债。

    涛哥的爷爷还是没等到房子拆迁那一天,今年就走了,现在房子也转给了债主。

    早早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要赶紧去找涛哥!涛哥没死,不管他能不能继承家产,她一定要在涛哥出狱的时候就见到他!

    这次她不会被人关起来,涛哥也不用为她冒险!

    她跟涛哥都要好好活着!

    离神经病沈澈远远地好好活着!

    沈澈不知道早早心里恨不得跟他隔几个太阳系,他正在健身房举铁,不过今天特别不专心,每做一两个动作就去看小方一眼。

    小方面前摆了四部手机,一部沈澈私人号码,两部他工作号码,还有一部小方的,四部手机一字排开,他不时按一下,不错眼睛地盯着,就怕错过早早的信息。

    看沈澈第一百次地看过来,小方也第一百次地严肃摇头,几乎要承受不住沈澈眼里的期待和失望了,只能低头死命去按手机。

    沈澈扛着一个大杠铃忽然停下,把在旁边做保护的教练差点没吓一个跟头,他自己却不觉得这个分分钟能闪腰的动作有多危险,保持着一个诡异的姿势定格住了,急切地求证:“你们这里是不是手机信号不好?!”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