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明了

    等小方终于看到高速临时停车处开过去,小哈已经两条前腿着地瞪着眼睛在地上往前蹿了老半天了!而沈澈半个身子挂在车窗外只来得及抱住它两条后腿!

    程宇从前座挤过半个身子死命帮他拽住小哈的大尾巴!

    三个人都又急又气又忙活,出了一身汗,这狗不是傻缺,它是吃了生化药丸的超能狗!

    小方停下还没来得及下车,小哈终于不用被车带着跑了,趁机猛地向前蹿了出去,沈澈和程宇一人拽了两手狗毛,眼睁睁地看着它在几辆车之间横冲直撞瞬间就剩一个黑点儿了!

    “快快快!追!追追追!”沈澈也赶紧跟着冲了出去!

    这要是让这二货跑了可真找不回来了!就它那破坏力,分分钟让人打死!

    高速公路临时停车处附近上演了一场人狗大追击,其丢人程度沈澈已经放弃去想了!

    他现在累得呼哧呼哧跟小哈一样趴在车座上猛喘,就差吐舌头了!

    小哈直勾勾瞪着眼睛耸着大黑鼻头看沈澈,左看右看忽然又扑上来拿大脑袋一顿猛蹭,人家运动完渴了!饿了!

    沈澈生无可恋地任它蹭,他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么个二货养啊!

    现在丢掉还来得及吗?

    三人一狗彻底累瘫,开回市区早就灯火通明了,沈澈看看自己衣服破烂满头狗毛,彻底歇了去找早早的心思。【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他在早早面前就长得好这一样能拿得出手,他可得时刻保持好自己的形象!

    既然早早不肯让他去看她,那就那就等他收拾帅了再去!

    他又不是真傻,怎么会看不出来早早不喜欢他呢。

    只是,他要不脸皮厚一些,哪有一点机会接近她?

    沈澈回家给自己和小哈都彻底洗得白白香香,吹好发型梳好毛,拿手机咔嚓咔嚓了一百多张自拍,坐那选了半个多小时才选出一张勉强满意的来。

    又发给他的私人摄影师调了一下光,力求让他和小哈看起来都又暖又萌,才给早早发了过去:早早,它软乎乎的可好摸了,送给你玩儿几天吧?不要担心,我给它洗澡遛弯儿铲屎,你只要跟它玩儿就好了。

    晚上九点半,早早应该下班了。

    沈澈揉揉小哈搭在他腿上的大脑袋,血槽耗空,这二货总算是有一点宠物样子了!顺手拍一张它傻缺二呆的蠢样子再给早早发过去。

    早早可能不愿意看见他,但她肯定抗拒不了猫猫狗狗,他借小哈的光偶尔出镜刷一下存在感就好了,发多了早早会烦的。

    早早确实下班了,已经回到小区,却并没有回家,而是绕到小花园绿化带后面去喂猫。

    把晚饭剩下的馒头掰成小块放到纸盒子里,想想又撕了外婆给她的一只卤鸡腿拌进去,然后坐在草地上耐心等。

    小区里绿化很好,到处可见挂着小青果子的果树,银杏、法国梧桐、枫树、合欢错落有致,任何季节都有风景可看。

    这边安静又隐蔽,绿荫浓密,周围有蟋蟀和不知名的虫子在放肆地唱歌,早早闻着白天刚修剪过的草木的清香,慢慢把头放在膝盖上。

    忙碌辛苦的一天过去,每天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稍作喘息。

    周围慢慢有流浪猫聚集来,开始分食盒子里的东西,它们都习惯了这个时候过来吃东西,一年多来这个时间总会有一顿并不丰盛却从不会缺席的加餐。

    早早坐得离它们稍微远一点,并不去抚摸那些小东西,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吃。

    一只虎斑小橘猫吃饱了慢慢凑过来绕着早早转悠,小脑袋试探地蹭蹭她的腿。小猫可能只有几个月,还带着肥嘟嘟的婴儿肥,大眼睛小鼻子,小脸儿圆圆的,喵喵叫得娇嫩又可爱。

    早早的手动了动,却没有伸过去抚摸它。

    她马上就要腾房子了,以后自己都居无定所,没有能力给它一个家。

    既然不能养,一开始就不要给它希望,也不配拥有它这样柔软温暖的温情。

    小猫这么可爱,她不养很快就会被小区里的爱猫人士收养,会给它一个温暖稳定的家。

    虎斑小猫在早早身上蹭了几下,见她没有表示出亲近却没有一点退缩,靠着她的腿趴下自顾自地添起了爪子。

    早早专注地看着小猫洗爪子洗脸,等它把自己打理干净了,她也站起身走了。

    小猫追了她两步,对她喵喵拉长声叫。

    早早没有停下,也没有回头,快步穿过草地,利落地跳过矮树墙,很快消失在小区一片浓阴花影里。

    早早家在五栋八楼,一梯两户,就是放在现在的繁城,这也是非常不错的好房子。

    打开防盗门,门灯亮着,给空旷的家里添了一丝温暖,早早先对屋里说了一声:“我回来啦!”才换鞋进门。

    屋子里当然一个人没有,送走了母亲,她每天都是独自一个人打开家门面对空荡荡冷冰冰的空气。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她习惯了还像以前一样,进门先打招呼。

    只是现在已经没有人带着暖暖的笑意迎出来了。

    早早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慢慢走过空荡荡的客厅,以前家里低调却名贵的红木家具早就卖了,母亲买的名牌家用电器也让李诗涵找人全搬走抵了借款利息。

    一百多平米的房子,三室一厅几乎没有家具,只有早早房间里摆着的一张行军床,客厅里摆着一张简单的折叠桌一把椅子,是隔壁装修时送给早早的旧物。

    其实隔壁阿姨可怜早早,要把全套沙发桌椅家电都送给她的,可她没要,只要了生活最需要的桌椅、热水器和一个小电饭锅。

    她随时都会搬走,要了也是累赘。况且她每天早晚打两份工,在家的时间实在少,能洗澡做饭,有个地方坐一下喘口气就可以了。

    以前没有一样家具,她直接在客厅地上铺一张凉席睡,两年也过来了。

    早早把外婆塞给她的卤鸡腿放到厨房窗口通风,五月的天气还不是很热,繁城的溽暑还没来,放到明天早上应该不会坏。

    这样就能省下一顿早饭了。虽然她的早饭都是小电饭锅里煮出来的一碗米粥加外婆自己做的咸菜而已。

    早早从厨房出来就脱衣服洗澡,舍不得开大灯,昏黄柔和的壁灯下少女的衣服一件件褪去,慢慢露出莹白细腻的肌肤。

    早早从小就长得白,皮肤剔透干净,细腻嫩滑,身上比脸上还白,而且怎么晒都晒不黑,送了三年外卖,风吹日晒,竟然一点都没看出一点粗糙来。

    当然,这与她常年都穿着长衣长裤戴着头盔也有关系。

    衣服在走动间全部褪去,露出早早修长的四肢和身上紧致的肌肉,胳膊、腰腿没有一丝赘肉,肚子上两条形状分明的马甲线随着她的动作舒展开来。

    热水冲刷过疲劳的身体,早早拿起洗发水洗了头发,听到手机传来一声接一声的短信提醒铃,她揉泡沫的手顿了顿,把水开大,用力揉搓起头发。

    几秒钟之后,早早忽然停下所有动作,雕像一样站在哗哗的喷头下屏住呼吸,任急促的水流漫过口鼻,一脸漠然地忍受着窒息和击打。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