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诡异

    沈澈每天六点半起床,先健身一小时,然后上声乐或者表演课,不拍戏的时候上午一般都是在锻炼和学习中度过,这是他两年多来最日常的安排。【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可今天五点不到就醒了,先去仔细洗了个澡,洗完手欠想喷点香水,一激动喷多了,小哈一边打喷嚏一边躲他老远,沈澈被打击得只能再去洗一遍。

    把自己收拾帅了满意了还是坐不住,打开冰箱猛灌了一大杯冰水,楼上楼下来来回回蹿,把柜子门开开关关一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实在没什么可折腾了就抓住小哈狠狠揉搓,一个锁臂加扼颈把小哈摔倒压住,掰爪子揪尾巴整个人就是闲不住,小哈四条腿并用狼狈出逃,第一次有人把它闹腾得受不了。

    好容易等太阳金灿灿升起来了,一人一狗守在楼下起居室,小哈大半个身子贴在落地窗上向外看,大黑鼻头和半张狗脸被压得严重扭曲变形,瞪着眼睛直勾勾看大门,沈澈压在它身上,一边下意识地揉它的狗头一边比它还专注地看着外面。

    小方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一人一狗,专业保镖的警觉让他一下紧张起来,迅速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不动声色地往前走了几步,看清沈澈和小哈没被远程控制也没有任何危险,放在腰间的手才不动声色地放下来。

    看到他进来,沈澈终于放过小哈了:“小方,已经七点了!”

    小方一向实事求是惜字如金:“澈哥,七点零六分。”

    沈澈急死了都,小心地用手指梳梳自己好容易做出来的发型:“那早早怎么还没到?”

    昨天小方很轻易就把早早的日常安排调查出来了,早上五点半开始送牛奶,九点开始送外卖,早班到下午五点,六点到九点半去咖啡店上晚班。

    小方很淡定:“周小姐要来?”

    沈澈急了:“我不是让你定牛奶了?”

    小方马上明白他的目的了,刚才那样子原来是眼巴巴在盼周小姐过来:“澈哥,周小姐负责送牛奶的片区在她家附近,咱们定了也不是她送来。而且咱们这儿没有奶站,没人送牛奶。”

    繁城风景最好地价最贵的别墅区,谁会喝三块钱一瓶的国产平价牛奶?

    沈澈气急败坏:“这是什么破地方啊!连牛奶都送不到!”

    用手把头发扒乱,有点委屈地坐到落地窗外的木质露台上:“我都好久好久没见着早早了。”还以为今天一早起来就能见到她呢!

    小方越过他进屋:“十九个小时。”从昨天中午跟周小姐分开,到现在才十九个小时,哪来的好久好久?

    沈澈根本听不进去别人说什么,颓废地揪旁边的花叶子,揪完往小哈嘴里塞,很固执地认定:“我就说好久了嘛!你看!都这么久了!”

    小哈被按住脑袋跑不了,四只爪子拼命挣扎,沈澈自己不舒服也不让别人舒服,紧紧扣住小哈的大嘴巴不许它吐出来:“喂!你拖鞋棋子唱片都吃,还吃过奶奶的红宝石戒指!怎么草就不吃了?不许挑食!”

    一人一狗又展开一场搏斗,最后小哈完败,被塞了一嘴绿叶子,生无可恋地瞪着眼睛躺在那装死。

    沈澈拍拍手站起来,对一直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的章韵容点点头:“章小姐。”一个礼貌的点头而已,长身玉立气度从容,瞬间跟刚才那个逗逼欢脱的大男孩判若两人,世家子弟的教养风度马上流露出来。

    章韵容是是沈澈父母这边保姆的女儿,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对他们的情况并不太了解,只是偶尔被母亲拉回家吃饭会看到章小姐在帮厨,以前章小姐也给他送过几次吃的,但他昨天又在景程看到过她,所以对她跟父母那边的关系并不是特别清楚。

    她到底是家里的佣人还是景程的员工?母亲曾经说他们母女“只是下人而已”,沈澈对跟母亲说话从来是能少一句是一句的,既然是母亲那边的佣人,他就不再注意。

    章韵容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多层保温盒,高跟鞋踩着鹅卵石小路有点困难地往院子里走:“二少爷,我给您送早餐过来。”

    沈澈手插在裤兜里,并没有去帮忙的意思,而是对屋里打了个响指,小方马上出现在正门门口,不用沈澈吩咐,他就对章韵容招呼:“章小姐,请走正门,那边的路不太好走。”

    露台边的鹅卵石小路洁白漂亮,可真不适合穿着高跟鞋走,而且那边露台的落地窗沈澈可以带着小哈当门走,他们这些下人还是要走真正的门才合规矩的。

    章韵容马上听出小方的意思,尴尬地站在小路上,有些可怜地向沈澈求助。

    沈澈对她点头笑了一下,揉揉小哈的大头,拖着它一条腿往屋里拽。这货装死的时候自己一步路都不肯走的,他每天都要把它拖来拽去的,练出不少肌肉。

    至于尴尬的章韵容,他真没放在心上。

    不是他没风度不会照顾女性,他从小仆从环绕,最基本的意识是尊重别人的劳动和位置,如果一个仆人的工作要让主人帮忙才能做好,那她就是不胜任,有点自觉的人肯定要主动辞职的。

    所以除非紧急或者特殊情况,他们家里的人都是不会去轻易插手佣人的工作的。

    章韵容看着沈澈拖着狗的背影消失在起居室,拎着保温盒的手紧了紧,小方已经走过来了:“章小姐,夫人还有什么交代?老赵和章妈没过来吗?”

    老赵是夫人那边的司机,章妈是章韵容的母亲,在沈文翰那边做了二十多年的保姆了。按理说给二少爷送饭这种事应该是家里的司机和保姆的工作,不应该让已经在景程工作了的章韵容来。

    章韵容摇摇头,并没有接他的话:“我听说二少爷食欲不好,做了一些咱们繁城的小吃拿过来给他尝尝。”接着赶紧补充,“是在家里厨房做得,一点都没用外面的东西。”

    沈澈很少吃外面的东西,三年前在外面吃饭还得过一次非常严重的胃肠炎。从那以后据说拍戏都是家里的厨师带着食材进组照顾,甚至水都是自备。

    小方没说什么,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他一向这样,脸上很少能看到严肃之外的表情,所以看人的时候就有点冷,为人也没什么人情味儿的样子,很少如程宇那般热情好说话。

    程宇还没到,所以他对章韵容这个新同事的的到来并没有别的表示,只接过她的保温盒自顾自地往正门走。

    章韵容又回头看了看落地窗内,沈澈已经拖着小哈走了,一人一狗都对她专程送来的早饭没有任何反应。

    沈澈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章韵容已经把早餐摆好了,一桌子精致的细点和几样粥品,味道和卖相都非常不错。

    沈澈扫了一眼桌子,坐到位子上,小方把装着药和营养剂的托盘放到他左手边。

    右手边是几碗温热的粥,面前是品种繁复颜色鲜艳荤素搭配合理可以入镜的一桌子早餐。

    沈澈拿过装着一大把药丸的小盒子,一口吞掉,又把半杯营养剂喝掉,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放下餐巾就往外走:“咱们赶紧叫外卖去!”

    他终于弄明白了,送外卖和送牛奶一样,是分片区的,不在早早工作的片区里叫一百遍也等不来早早!

    小哈还在耍脾气,一步不肯走,躺在地板上装死。

    沈澈扯着它一条后腿就往出拽,根本不管它愿不愿意。反正他俩这样彼此都习惯了,出门散步小哈累了就耍赖,多少次沈澈只能把它扛回来。如果哪天小哈不想出门了,他也粗暴地给拖走。

    看着沈澈和小哈往外走,章韵容终于忍不住了,叫住小方:“二少爷一口饭不吃就出门吗?这样对身体不好。”

    小方点点头跟着沈澈出门,并没有多说什么。

    二少爷这三年很少吃东西,一天能吃一顿正餐就非常不错了,全靠各种药丸和营养剂维持身体需要。不过这是主人的事,章韵容够不够资格知道还不知道,他是不会乱说的。

    章韵容站在空荡荡的餐厅,看着一桌子一筷子未动的早餐,忽然诡异地笑了一下。

    接着拨通办公室的电话:“小马,联系昨天救人的快递员,我们以公司的名义感谢她,给她奖励金。一万。对,我知道,我个人出资,只是以公司的名义。好,你去办吧,我今天就要见到她。”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