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笑意

    对沈澈这样的态度,韩君平好像完全习惯了,笑着点头:“你忙你的,妈妈和妹妹就是过来看看你,坐一下就走。【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顺顺眼睛转了转,悄悄把手里的一杯果仁双皮奶背到身后,站在沈澈后边不动了。

    啊呀!豪门好可怕,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对母子之间有点不对劲儿,她还是不要往前凑了!

    程宇其实也不想夹在这对母子之间,可职责所在,他还是得带着韩君平和沈清去会客室。

    韩君平带着笑意看了沈澈一眼,像所有慈母看自己任性的孩子一样,包容又慈爱。沈澈对母亲点了点头,准备礼数周全地目送她离开。

    这边两个人母慈子孝,沈清那边就有些不那么和谐了,不是她的态度问题,而是状态问题。

    沈清从进门就无精打采呵欠连连,甚至回答沈澈的话都明显反应慢了半拍,沈澈笑眯眯地问了一句:“沈清是累了?先去休息一下吧。”

    在场的哪个不是人精,沈清脸上的黑眼圈那么厚的粉都遮不住,看人的目光甚至有些散,怎么看都不是简单的疲倦而已,可沈澈只当她累了来看,别人又怎么会去多嘴?

    关键是韩君平也很认同沈澈的判断,笑着拉住沈清,好像也没发现她的不对劲:“小清听说你回来了,非要赶最早那班飞机回国。小清,怎么见到二哥反而不说话了?”

    沈清好像还真有事儿要跟沈澈说,可她明显是有些怕沈澈的,勉强打起精神叫了声“二哥”,下意识地往韩君平身侧蹭了一小步,声音低了好几度:“我可以到处看看吗?”

    沈澈点点头:“小方,陪沈清转转。”一点都没有要陪同的意思。

    韩君平和沈清被带走了,沈澈马上又跑回去抢前台小妹的饭碗,眼巴巴地坐在门口等外卖,整个工作室的人出入都要被他给吓一跳。

    顺顺不知道从哪搬来个粉红色的沙发小软墩凑到沈澈椅子边坐下,一边挖冰淇淋一边诱惑他:“澈哥,这个是纯手工做的,还可以根据个人口味定制,我给你定个奥利奥熊猫的好不好?”

    沈澈把手里的一只签字笔转成风火轮,还是那句话:“不用,我留着肚子吃早早送的!”

    顺顺好发愁,老板一天不吃饭,她却把自己撑着了,这个秘书做得是不是有点失职啊?

    程宇把韩君平送去休息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透明小药盒,花花绿绿一大把各种维生素、深海鱼油,还有半杯能量补充剂,这是沈澈推迟到下午的午饭。

    沈澈这回没拒绝,慢条斯理地把药丸、药片各种胶囊吃进去,又斯斯文文地喝了能量补充剂,只看仪态还以为他坐在高级会所里看着风景喝下午茶。

    顺顺瞪大眼睛看完,一脸不甘心:“澈哥,虽然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真帅啊!”

    沈澈等不来早早心情也不是很好,斜眼看她:“嗯,我不如楼下大刘,至少不如他牙白。”大刘部队士官转业,据说以前在海军舰艇部队服役,一身被海风和阳光亲吻过的健康皮肤,显得牙齿别提多白了!

    顺顺嘴巴鼓了鼓,还是没忍住:“不带这样儿的!我都没拿早早打击你!”

    沈澈手上的笔越转越快,一脸骄傲:“那是因为早早样样都好,你根本找不着她的缺点!”

    顺顺大大吃一口冰淇淋把涌到嘴边的话咽下去,早早样样都好,可惜人家不喜欢你呀!

    不过他俩同病相怜,大刘见到她也不笑

    外卖都被工作室派人挡在楼下了,不是早早不让上来,要不他们这儿就不是艺人工作室,成大厦食堂了!

    好半天没人上来,顺顺忍不住好奇心:“澈哥,你问问早早嘛,咱们总不能在这儿一直傻等啊,说不定她今天没上班呢。”

    沈澈手里的笔终于不转了,拿起手机又放下,忽然笑了,一提起早早他总是这幅幸福甜蜜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已经跟人家热恋了呢:“早早要是不想回,我发一百条她也能不搭理我。”然后很幸福地得出结论,“早早一直都这么有个性!她跟别的女孩儿可不一样!”

    顺顺目瞪口呆,闭嘴吃东西。她算真的见识了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了!

    韩君平在会客室待了半个多小时,跟程宇详细了解了沈澈最近的身体和工作情况就准备离开了。

    沈澈还像刚才一样,礼貌地站在门口送他们,小方带着沈清过来,他随口问:“都看了什么?”

    小方一如既往地认真,回答得却很有重点:“沈小姐进了录音棚,听了澈哥的新歌,还录了音。”

    沈澈点点头,冲沈清笑了一下:“沈清,把手机给小方。”

    沈清紧张地站在韩君平身后,攥紧手机:“我就是随便录一下,不会传出去的。”

    沈澈把手插在兜里,半靠在桌子上,两条长腿放松地交叠在一起,冲小方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小方毫不犹豫地走到沈清身边,板着脸冲她伸出手:“沈小姐,请您把手机交给我。”

    韩君平看看沈澈,从他的表情中什么都看不出来,毫不犹豫地去说服沈清:“清清,不要任性,把手机里的录音删掉。这是商业机密,不能随便录音的。就是你再喜欢二哥也不能这么任性!”

    沈清还想再挣扎一下,瞄了一眼沈澈,他就那么放松地看着,眼里甚至还是带着笑意的,很单纯的笑,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想仔细研究一下,然后考虑怎么才能让事情变得更有趣一样。

    沈清忽然打了个寒颤,她最怕的就是沈澈这种笑容。

    这种笑她从小看了不知道多少次,她知道,他虽然是笑的,可那种不是对人的笑,像是小孩子在看蚂蚁搬家看小鸟吃昆虫,下一秒可能一脚上去碾死它们,对他来说那只是个无关紧要的游戏,别人在他手里粉身碎骨了他还是这样漫不经心地笑笑的。

    沈澈就是个疯子,是不能用正常人思维来判断的。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发作,这一点沈清已经无数次亲身领教过了。

    她没把手机给小方,而是勉强解释一句:“我不知道不能录音,我马上删掉。”

    小方没反驳他,虽然他当时已经明确提醒过她了。

    沈澈听她这样说,忽然很感兴趣地对她又笑了一下:“行了,别删了。”慢腾腾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小方:“小方,给沈清换部新手机。问清楚谁对我的新歌这么感兴趣。”

    “小澈!”韩君平赶紧叫住他,“你妹妹”

    沈澈头也不回地摆摆手,“大家提前下班,沈清这么喜欢我这儿,就多留几天吧。”

    工作室里的工作人员早就习惯了老板的怪脾气,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看马上走人。

    好几次演唱会正准备到关键阶段,舞台搭到一半沈澈忽然让大家停工,他自己爬到高高的脚手架上发呆一整晚,大家也只能沉默地站在下面等着。

    韩君平还没来得及再叫沈澈,小方已经抢过沈清的手机,干脆利落地一脚踩碎。

    沈清失声尖叫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韩君平看着小方拎小鸡一样把沈清拎起来往里走,知道这个邪性的小方只听沈澈和沈源的,赶紧追出来叫沈澈。

    沈澈充耳不闻,手插在口袋里走进电梯,看着韩君平追过来,脸上还带着刚才那样的笑,可有沈清的尖叫做背景,再没人觉得他轻松随意了。

    眼看着韩君平追过来,眼看着电梯门先她一步关上,沈澈在电梯缓缓关门的瞬间冲韩君平轻轻挥了一下手,把一脸焦急的母亲抛在了电梯外面。

    “咱们先去接小哈放学,然后去接早早下班!”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