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再见

    山下车河流转繁华喧嚣,山上晚风习习树叶沙沙,早早和沈澈之间却陷入一片死寂。【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三年时光,并未改变他们分毫,三年前的问题又一次硬生生砸在沈澈面前。

    暗淡光线下他的脸色瞬间惨白,猝不及防的打击让他的无措显得近乎无辜:“早早”沈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可以让早早收回这些对他来说残酷至极的话。

    “早早我知道”真的不用再说一遍,他都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三年早早那些话无数次在他心里反复,他回繁城,他来找早早,其实并没有抱太多的奢望。他只是太难过了,真的熬不住了,想回来看看她,想离她近一点。他什么都不求,只是在她身边喜欢她也不可以吗?

    早早的脸隐藏在一片阴影之中,一向清澈的声线带着干涩:“沈澈,对不起。”

    说完毫不犹豫地转身下山。

    早早!别走!别走!沈澈的心里在疯狂呐喊,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像重复过无数次早早离开的那个噩梦一样,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早早离自己越来越远。

    眼看着早早清瘦的背影马上要消失,“嗷呜!”小哈委屈地叫了一声,向早早的方向追了两步,回头不解地看了看沈澈,又向前追了两步。

    沈澈像被解除魔咒一般,忽然清醒过来,猛地追了过去!

    “早早!”沈澈扑到早早身边,紧紧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得手指发白,“早早!”他不知道怎么才能留住她,只能反复叫她的名字。

    无数个痛苦难捱的日日夜夜,他都这样反复叫她的名字,好像这样就能让心里不那么绝望。

    早早什么都不说,阴影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感觉到她冰冷的手一根一根掰开沈澈的手指,她掰开一只沈澈另一只手马上缠上去,黑暗中四只手混乱纠缠,都冰冷僵硬,如置身人生中最寒冷的冰原。

    “早早早早”沈澈的声音已经带上哽咽,什么都不用说,痛苦和祈求明明白白。

    早早的手指越来越缓慢僵硬,力道却分毫不减,无论沈澈叫多少句,她都一声不吭,好像呼吸都停滞了,只执拗地要挣脱他。

    两人在黑暗之中都不肯放弃,沈澈被一次又一次拒绝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抱住早早,轻松制住她的挣扎。

    三年的时光,他已经长成强壮有力的青年,胸膛宽阔,肩膀硬朗,可以轻易把这个瘦弱的女孩禁锢在怀里,心里的无力却比三年前更甚。

    “早早”能说的话三年前都已说尽,他已经不知道要怎样为自己争取,“早早,我改,你不喜欢什么我都改!我不会总打扰你,一周,不!一个月!我一个月找你一次,两个月也可以早早你不喜欢的我都可以改,早早!”

    早早的呼吸没有一丝温度,说出的话也带着冰碴:“我不喜欢沈澈,你怎么改?”

    沈澈什么都说不出来,却死死抱住她,不肯放松分毫。

    怀里的女孩儿瘦弱轻盈,他却拿她无能为力。

    还是三年前那句话,她不喜欢沈澈,他是沈澈,无论他怎么做,她都不喜欢他。

    可他喜欢早早,她是早早,他控制不住自己,他就是喜欢她!

    沈澈的手臂越收越紧,早早的骨头都被他箍得咯咯作响,他却没有发现一般,力道越来越重。

    早早已经开始呼吸困难,这种窒息和桎梏她经历过无数次,前世最后那几个月,沈澈每次回来都会这样抱着她,有一次用力太过甚至肌肉痉挛根本松不开,不得不惊动家庭医生。

    “沈澈,”早早不想让自己再做前世那个倔强的傻瓜了,宁可晕倒在他怀里也不肯示弱,最后只能两败俱伤。

    “沈澈,我难受。”早早没有挣扎,身上的力道越来越弱,“你放开一点,我要呼吸不过来了。”

    沈澈赶紧放松手臂,手忙脚乱地给早早拍后背:“对不起,对不起,早早,你哪不舒服?有没有好点?”

    早早缓了一下,恢复了一些力气,看沈澈已经不那么激动,才轻轻推他的手臂。还如刚才一样什么都没说,力道也不重,沈澈却忽然清醒一样,赶紧放开她。

    “对,对不起”黑暗中都能感觉到他的紧张和尴尬,早早本来就对他没有好印象,如果被她误会他是想占她便宜,那真的是太糟糕了!

    虽然是这么想,沈澈却舍不得后退一步。他已经很久很久没离早早这么近过了,他只想多靠近她一些,能跟她说话,能闻到她身上的气息,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幸福的事了。

    早早也没有再对他避如蛇蝎,甚至还主动跟他说话:“沈澈,两个月,按你自己说的,如果你想见我,就两个月来找我一次,但是我们不会有别的关系,只是普通朋友。”

    她不是不会迂回拒绝,只是以前从未跟沈澈动过这样的心思而已。

    只要不是完全拒绝就是还有一线希望!带着希望的两个月跟过去完全绝望的三年比起来已经好太多了!沈澈的心情一下好了起来,赶紧点头:“那我能来一天吗?你放心我不打扰你,你做什么带着我就行!”

    早早很痛快地点头:“可以,但是你不能跟我一起吃饭。”

    沈澈不知道早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习惯,他们分手前的一段时间她就不肯跟他一起吃饭了,明明以前还很正常。

    可现在不是追问这些的时候,他得先为自己争取一个来日方长。

    看沈澈痛快答应下来,早早低了一下头,才有些艰涩地开口:“沈澈,借你的二十万块钱我会还给你,大概还要等三个月左右,这三年的利息我也会算给你。”

    然后郑重向他道谢:“谢谢你当年不计前嫌肯借钱给我。”是真的感谢他,亲生父亲和弟弟都不肯帮她,被她伤得那么深的沈澈却能什么都不问地出手相助,即使二十万对他来说无足轻重,对她来说却是雪中送炭的大恩。

    沈澈的心狠狠一翻,忽然不知道要跟这样客气疏离的早早说什么。

    早早跟他吵架,不理他甚至要跟他断绝关系他都没有这么害怕过:“早早!”他急急向前跨了一步,想再次把她抱住。

    早早退一步他就进一步,他永远不会放弃!

    早早却早有准备一般,灵活地躲开他,抬手制止住他要追过来的脚步:“沈澈,再见。两个月后见。”

    人生能有多少个两个月?总有一天他会在漫长的时光中消磨尽今日所有的不甘,彻底忘掉他们的两个月之约。

    她不怕跟他慢慢耗,毕竟她现在求的也只是个平安活下去。

    沈澈看着早早在转角消失,愣了一下,忽然又跳起来追过去:“早早!我的演唱会!那个不算!你一定要去!”

    早早的声音已经离得远了:“好。”

    沈澈继续追:“我送你下山!咱们从明天开始算!”

    小哈先他一步抄近路追了过去,很快消失在灌木丛中。

    沈澈也灵活地奔跑起来。

    转过弯弯绕绕的小路,沈澈的身影很快消失,早早蹲在路边一丛灌木后面看着他消失的方向良久,慢慢放开小哈的嘴。

    小哈粗壮的大爪子搭在早早的膝盖上歪头看她,月光下早早的眼里有浅浅的水光。

    早早握住它的爪子摇晃了几下,要放开时又忍不住伸手,慢慢搂住它毛茸茸的大头,紧紧抱住它。

    小哈老老实实任早早抱住,大头在她冰冷的脸上蹭了蹭,难得安静乖巧,呜呜的叫声透着一丝委屈。

    早早在它的脑门儿上亲了一下,温柔地给它顺毛,很久才推开它:“再见,小哈。去找阿澈,好好陪他。”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