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牵手

    沈澈顾不得胃疼,扑过来抓住早早,瞬间欣喜若狂:“早早,你是怕我吃坏肚子!”不是讨厌他,而是担心他!

    他痛成这样,早早也不敢再躲,眼里掠过一抹暗光,接着就释然了,大方点头承认:“剩的,你不能吃。【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沈澈紧紧握住她的手慢慢温柔下来,额头都是冷汗,人却精神抖擞:“好,我听你的,我不吃。”

    不想让早早觉得他是个没出息的病号,沈澈赶紧挑她喜欢的话题说:“你喂了几只猫?喂了很久吗?”

    早早却并不想跟他说猫,看了看周围,慢慢开口:“沈澈,小方不会过来,对不对?”

    这边离车道有一段距离,跟他们上山的路口也是反方向,沈澈要等小方绝不会绕到这边来。以她对他的了解,很容易就得出结论,他是下山的时候胃疼,不想让她看见才躲到这边来的。

    沈澈被拆穿了也不觉得丢人,早早一向聪明,只要肯放一点心思在他身上,什么都瞒不过她的!他反而因为这个很高兴,笑嘻嘻地开始胡搅蛮缠:“早早,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你在这儿帮我看一会儿小哈吧,要不它准得跑丢了!”

    小哈凑过来张着大嘴伸出一节舌头抬着脸无辜地看早早,用一张傻傻的狗脸做证明:嗯嗯!早早你要看着我,要不我肯定会跑丢的!

    早早看看这一人一狗,深吸一口气,冲沈澈伸手:“手机。”指望他主动打电话找人来是不可能了。

    沈澈赶紧把手机交给早早,却不肯去解指纹锁。

    早早念在他是病人,不好跟他太计较,耐心问他:“密码是多少?”

    沈澈就等着她问呢,可真被问了又有点不好意思,想笑又要极力控制,可是哪里控制得住,只好侧过头不去看早早的眼睛,声音有点低:“你的生日。”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像又有点委屈,带了一点鼻音:“一直都是你生日啊”

    早早抿紧嘴不说话,按了home键,没有出现密码键盘,手机直接解锁了。

    她吃惊地抬头,沈澈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眼里都是跳跃的笑意,看着早早露出一嘴白牙不说话。

    早早这才发现,这部手机还是三年前那部,这人趁着她睡觉把她的指纹添加进去的。

    这部手机里不止是开机锁,里面所有需要密码的软件都添加了她的指纹。

    那时候他偷偷买了跟她一样的机型,有一次故意拿错手机,用她的微信给他自己发信息:阿澈我好爱你啊后面是两只亲亲得满屏冒爱心泡泡的小猪表情包。

    然后做成动态壁纸,整天拿着那个傻得冒泡的手机壁纸傻乐。

    现在他的手机壁纸还是那个傻得冒泡的动图画面。

    两只小猪粉嫩软萌,爱心泡泡源源不绝地冒出来,他们之间却早就物是人非了。

    早早看了一眼壁纸,什么都没说,低头想去打电话,可她一只手被沈澈拉住,怎么挣都挣不开,瞪他他就亮着一嘴白牙冲她狡黠地乐。

    早早知道他要干什么,沉默了一下还是把手机递到他面前。

    以前他经常这么耍赖,见面就拉住早早不肯放开,早早需要两只手做的事他就贡献出一只手来帮忙,两人配合默契,两个人两只手做一件事,并不比一个人两只手差。

    甚至还创过两个人一起打游戏完爆对方十次的记录。

    那个对方就是倒霉的蒋元久。

    沈澈看着手机装傻:“早早,打给谁?”早早以前就不爱说话,可逗她她还是能说不少的,现在是能对他说一个字绝对不用两个字,他像个饿了几辈子的人,就想听她多说几个字充饥呢!

    早早懒得瞪他了,缺心眼儿这种病药石无医,他是绝对不会在意自己是个病人的,就是疼得脸色煞白,你肯跟他扯淡他也能兴致勃勃地扯几个小时。

    早早忽然不搭理她了,冲着手机说话:“siri。”

    手机屏幕一变,siri很热心地回应:“晚上好,有什么可以帮您?”

    早早简单命令:“打给小方。”

    siri马上回应:“正在呼叫小方。”

    沈澈对着手机瞪眼睛,痛心疾首:“叛徒!”

    小方已经秒接了电话:“澈哥,你说什么?我可以去接你了吗?”

    沈澈瞪着手机生气,不肯说话,手上却攥着早早一丝都不肯松开。

    早早不管他:“小方,麻烦你过来接沈澈,他胃疼得厉害。”然后挂断,给小方分享了一个地理位置。

    小方知道沈澈病了,也知道他的位置了,肯定会一切都办好的。

    前世小方就是这样一个事事妥帖又一直对他忠心耿耿的助理,甚至后来沈澈囚禁她,小方都能面不改色地帮忙,丝毫不在乎他们是在犯法。

    想起那些事,早早的心情瞬间沉重压抑起来,被沈澈的病掩盖住的理智也瞬间回来,剧烈挣扎起来:“沈澈,放手。”

    沈澈最怕的就是早早说“放手”这两个字,脸色更加苍白,眼里是深深的执拗,死死攥住她不肯放开,手上的冷汗越来多,冰冷的手指却钢条一样箍紧,丝毫不肯放松一点:“早早。”

    他知道自己这样很不可理喻,可身体上的疼痛让他的意志也薄弱起来,他觉得自己要控制不住内心的渴望了,已经抓住早早的手,让他就这样放开,现在他绝对做不到!

    而且他知道,一旦放开,很长时间他都看不到早早了,更别说离她这么近,还能拉她的手。

    两人都执拗倔强,十只手指紧紧纠缠,又开始了一次刚刚在山上的纠缠拉扯。

    都不肯说话,要说的话在早早一次次的挣脱和沈澈一次又一次的纠缠中都已经讲得明明白白了。

    纠缠之中沈澈冷汗一大滴一大滴地砸下来,早早的力气也慢慢变小。这种时候,理智的人总是要输的。

    沈澈不管不顾,疼成这样还一副宁肯折断手指都不肯放弃的架势,早早只能妥协。

    前世她不肯妥协,也有过这种时候,真的是掰断过沈澈的手指,可还是没有挣脱他,他宁可让自己弹钢琴的手废掉也不肯放开分毫

    反抗到底的结果是他狼狈疯狂,她丢了性命,今生她必须接受教训了。

    早早不挣扎了,跟沈澈讲道理:“你放开我,我陪你等小方,要不我真的走了。”

    她真想走也不是走不了,一脚踢他肚子上让他胃出血,他再耍赖也没力气了。

    沈澈也不是真傻,赶紧给自己争取福利:“你陪我去医院,小哈”

    早早不想听他又拿小哈当借口,痛快答应:“好,你放开,我陪你去医院。”

    沈澈挣扎了一下,慢慢松开一点力道,可还是不放手:“早早,我轻轻握一下就好,就今天,好不好?”

    早早摇头,还没挣开远处已经有了灯光,是小方带着医护人员和担架过来了。

    沈澈被往救护车上抬的时候还紧紧握着早早的手,戴着口罩的医生一边查看他的瞳孔一边推早早跟着他一起上救护车:“快!病人随时可能休克!”

    随时可能昏迷的病人却精神十足,目光炯炯地看着早早,跟刚才抬他上担架时的表情一样,早早不让他牵着手他就不肯配合!

    早早让他牵了他还美滋滋地给两只手拍了张照片!

    早早帮着医护人员把他推上救护车,自己也跟着跳了上去。

    沈澈躺在急救床上还不老实,拿着手机比划,觑着早早的表情跃跃欲试。早早一看就知道,这货是想来张合影留念呢!忍不住问医生:“能给他一针让他睡过去吗?”否则她都要忍不住一巴掌拍晕他了!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