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轻视

    早早走出医院,对身后的一片混乱听而不闻。【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医院大厅里一片尖叫嘈杂,小哈的椅子在横扫过无数的垃圾桶、推车和保安的大腿之后,终于被牢牢卡在了一扇门里。

    嗷呜!嗷嗷嗷呜!小哈对着早早的背影叫得委屈极了,像个被母亲抛下的小可怜。可早早还是没有回头,毫不犹豫地走过转角消失在它的视线里。

    她不能回头,也不应该回头。

    其实她连医院都不应该来!

    看见韩君平以后,早早几乎想扇自己一巴掌!早就知道应该远离沈澈,怎么他一胡搅蛮缠就不知不觉又跟他搅和到一起了呢!

    三年前她跟韩君平第一次见面也是在医院,跟今天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她带沈澈去吃了一顿大排档,他马上就得了急性胃肠炎进了医院,她坐在急诊室门外焦急又自责等待着,韩君平带着一众助理和保姆急急赶来。

    她是沈家唯一的儿媳,豪门贵妇,身份高贵教养一流,又是长辈,当然不会对早早一个小姑娘恶言相向,甚至责备的话都没说她一句。

    早早这样草根家庭的孩子,连凑到他们面前的资格都没有,沈太太看都不会看她一眼的。

    韩君平如今天一样,听医院的工作人员详细汇报了沈澈的病情,又亲力亲为地去布置好沈澈的病房,安排好照顾的人又让保姆回家去给沈澈煲汤熬粥,自始至终都对自责又局促地站在一边的早早视而不见。

    他们这样的人,想给人难堪不用说一句话,甚至连眼角都不用抬一下,可连呼吸都带着不屑一顾的高傲。

    别说早早只是一个刚闯了祸的十六岁小女孩,就是一个世故成熟的成年人,她也可以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手足无措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况且她那天带的人还跟今天不一样,今天是沈源和沈老爷子的人,那天是她自己的助理和保姆。

    所以她不用看早早一眼,就有人不时地让早早让一让或者不轻不重地碰她一下,把她逼到角落里还让她觉得自己笨手笨脚格格不入。

    直到韩君平安排好一切,早早才强忍着周围人轻视的目光走到韩君平面前跟她道歉:“对不起,韩阿姨,我不知道沈澈不能吃这些东西。”

    韩君平第一次正眼看早早,甚至脸上还带着笑意的:“你是小澈的朋友?小澈跟你们这些孩子不一样,他从小吃的用的都有专属的产地和品牌,你不知道也是正常。以前没见过你,你是哪家的孩子?”

    马上有助理过来给她解释:“她就是周早早,李胜男的女儿。”

    韩君平马上了然,脸上的笑变得复杂而有内容:“哦,原来是李胜男的女儿,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不用她说,这样的笑容,这样的话,早早看了十六年,听了十六年,奶奶家所有人看着母亲都是这幅样子。

    李胜男是攀高枝不要脸的-贱-货-,李胜男自不量力抢了个自己根本配不上的男人,李胜男就该被唾弃被看不起被戳脊梁骨!

    李胜男做什么都是错的,李胜男在他们心里永远低人一等!

    小时候早早总为母亲气愤不平,后来明白了,这些都是母亲自找的!她为了爱一个男人自愿让他的家人把她踩在脚下,爱得那么卑微,根本就没了自我。

    自己都不要自己的自尊了,又能指望谁来尊重你?你为他们做得越多越让人看不起!

    后来母亲离婚,也曾经跟早早谈过,她跟周志远这十多年的婚姻,最大的教训就是为了爱情把自己变得太过卑微。

    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的女人,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尊重,哪里还配得到爱情呢。

    早早长大以后,慢慢明白了很多事,对爷爷奶奶家的那些人也看清楚了,他们花着母亲的钱自卑心虚,所以更加变本加厉地要把母亲踩在脚下。而父亲,他并不是真的对母亲全无感情,可现实是他对这一切也无能为力,他改变不了现状,甚至他也需要把母亲踩低而抬高自己,所以他也放任家里人对母亲的侮辱。

    母亲看明白了,毅然决然地把自己十几年的深情和心血抛下去过自己全新的人生,也给早早上了最深刻的一堂人生课。

    如果说周家人是自私又自卑,那么韩君平对早早的轻视就是真真正正的底气十足了。

    周家人毕竟有求于李胜男,而早早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不折不扣攀高枝的。

    早早连找个理由反驳都不能,她跟沈澈确实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是忠义坊的野孩子,母亲推着小推车在街头卖鱼丸粉起家,她跟着一群街头小混混长大,连她常吃的大排档沈澈吃一顿都要送医院急救。

    此后无数个夜晚,早早都会无比羞耻地回想起那天跟韩君平见面的一切,直到她能冷漠地分析当时所有的细节,冷酷地告诉自己,她之所以被人看不起,被人轻蔑地踩在脚底下,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想讨好韩君平,她希望韩君平能喜欢自己。

    是的,那时候的早早是韩君平儿子的女朋友,第一次见面就把沈澈折腾进了医院,她心虚也忐忑,她不想留给沈澈的妈妈这样一个坏印象。

    那是她喜欢的人的妈妈啊

    沈澈在她睡觉的时候偷偷在她手心写字:早早,等你到十八岁,我们就结婚。她装作不知道,可还是会偷偷笑出来。她怎么会不希望跟沈澈妈妈相处好呢

    可沈澈的妈妈在侮辱她的妈妈,早早绝对不会忍!

    韩君平那句“原来是李胜男的女儿”已经清清楚楚地说明了一切,早早所有的担忧和忐忑瞬间无影无踪。

    她是李胜男的女儿,即使不是为了自己,为了母亲她也不能低人一等!

    母亲终于走出周家的泥沼,不能再因为她被人看不起!

    那天早早没有等沈澈出来,冷冷回敬了韩君平一句:“沈澈是你的儿子?可真不像!否则我肯定不会跟他有任何关系!”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