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弟弟

    就是沈家内部,看似繁华锦绣温馨和乐,实则简单的几口人之间关系也复杂难言。【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沈源并不是韩君平所生,而是沈文瀚和前妻的孩子。

    沈源的母亲柯怡君一位才华横溢的画家,跟沈文瀚是同学,两人郎才女貌志趣相投,在结婚的前十年里生活非常幸福美满。

    直到韩君平插足进来。

    韩君平当年是美院的毕业生,在校时还上过柯怡君的课,毕业后也经常来柯怡君的画室请教她问题,就此认识了沈文瀚。

    事先没有一点征兆,直到柯怡君把沈文瀚和韩君平捉奸在床。

    柯怡君艺术家心性,并没有别的豪门儿媳的隐忍和谋算,当场张扬出来,把事情闹得非常大,根本就没留一点转圜的余地。

    沈家二老也站在儿媳这边,勒令沈文瀚马上跟韩君平断绝关系。

    沈文瀚这些年来一直专心搞艺术,并没有参与家族生意,沈老爷子也早就放弃让他继承家业的打算,把全部希望都放在了沈源身上。而这时沈源已经十一岁,俊美优秀,是二老寄予厚望的孙子。

    别说韩君平出身能力平平,又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算计钻营,就是她跟柯怡君有同样的条件,不谈十多年家人相处的感情,只说对沈家未来的影响,沈家二老也绝不会接受她。

    沈文瀚当时已经显露出一些浪子本性,在柯怡君不知道的地方跟不少艺术圈的女人暧昧不清,对韩君平也并没有那么上心,没用沈家二老没怎么施压就跟她断了关系。

    十多年的感情,沈文瀚迷途知返,又有沈源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不能割舍,再加上沈家二老的真心爱护,柯怡君最终还是跟沈文瀚和好了。

    可这场风波并没有完全过去,安静了一段时间以后,柯怡君一次又一次发现沈文瀚还是跟韩君平藕断丝连,从此陷入了三个人无休无止的争吵猜忌、龌龊算计。

    柯怡君艺术家心性,最是受不了这些龌龊,精神受到很大损耗。一年多以后又被人陷害作品抄袭、找人代笔,闹得沸沸扬扬影响非常恶劣。

    重重打击下来,柯怡君精神恍惚,烧了工作室,差点自己也葬身火海。

    从那以后柯怡君的精神问题就更加严重,沈家二老怕她在国内再受到刺激,把她送到国外散心,又让沈文瀚陪同,好修复一下感情。

    可事与愿违,半年多以后二老才知道,他们以为在国外风景秀丽的偏远小镇陪儿媳的儿子,早就跑回来无数次会情人了!

    而在儿子口中一直安安静静修养画画暂时不想跟外界接触的儿媳,已经精神崩溃,被儿子请了私人看护扔在异国他乡的偏僻角落很久了。

    柯怡君娘家没有近亲,等沈家人赶过去的时候她已经把自己烧死了。

    而柯怡君刚刚下葬,韩君平就抱着孩子要登堂入室,甚至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沈文瀚已经跟她领了结婚证。

    沈家二老坚决不肯承认这个儿媳,在确认孩子是沈文瀚的亲骨肉之后希望把孩子抱养过来,却被韩君平激烈拒绝了。

    当时沈源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小少年,为了不刺激孙子,神家二老只能暂时让韩君平带着孩子。

    韩君平自己不能进沈家的门,一开始也打着让孩子跟老人联络感情的主意,可是两位老人不缺孙子,对她的印象又差,多次冷淡拒绝之后她又怀孕了,就不再带孩子回沈家。

    两年以后,沈老夫人在演艺界的朋友无意间在特殊渠道发现了一个视频,视频里的孩子跟沈源年幼时非常像,他注意追查了一下,才惊讶地发现那是沈家流落在外的小孙子。

    那是一些变态暗网上流传的东西,视频上的孩子被关在狗笼子里,还不足两岁的幼儿,让他活生生地撕扯掉小动物的四肢扭断脖子,浑身血污,天真又残忍地用还没长全的乳牙去啃咬那些还带着温度的尸体,甚至饿几顿之后让他吸食那些小动物的血液。

    从最开始活生生咬死刚孵出来的小鸡到后来扯断幼蛇直接喝血,甚至还有跟小狗抢食情急之下一把撕掉一条小狗腿啃食的视频。

    这个孩子的视频拍摄得很多,时间跨度大流传得也很广,因为他长得异常漂亮,又不像别的孩子会害怕会哭,他做这些的时候是笑着的,孩子带着最单纯漂亮的笑容去做这样残忍的事,很能满足一些人的变态心理。

    沈家二老马上去接回孩子,这时候才知道,韩君平怀孕之后已经很久不管孩子了,而沈文瀚在柯怡君死后放浪形骸,根本不把新婚妻子当回事,早就跟不知道第几任新欢打得火热了。

    夫妻二人只把年幼的孩子留给保姆照顾,而保姆的姘头就是做这种没人性的勾当的,繁城沈家的小孙子,就这样被人长期虐待,训练成了一个茹毛饮血凶狠野蛮的小兽。

    孩子被接回来,两岁了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小野兽一样只知道带着残忍单纯的笑去撕咬,无论对谁,抓住就得见血,见血就去啃咬,甚至保姆不慎让他抱住头,一口咬在脖子上,差点吃掉保姆一块肉。

    沈老也很快知道了韩君平这样对待这个孩子的原因。

    原来孩子几个月的时候去检查身体,行为和反应有些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她偷偷抱着孩子去做了检查,因为怕孩子有问题被沈家知道,要避人耳目,去了一家并不太正规的医院,检查结果是智力低下发育迟缓,以后长大也会是个傻子。

    而恰巧此时韩君平又一次怀孕了,而沈文瀚也开始不再顾忌她,公开跟外面的女人打得火热。所以她瞒下了孩子的病情,把他扔给了保姆,自己专心养胎,期待能生出一个健康聪明能受沈家重视的孩子。

    而实际上,因为医院不太正规,韩君平又心虚慌张,拿错了诊断书。后来又为了掩盖行踪彻底消失,资料都填得全是假的,所以根本没给医院纠错的机会。

    孩子真正的诊断是身体发育正常、智力明显高于正常幼儿。

    阴差阳错天意人为之下,这个本应该是天之骄子的孩子就这样被虐待摧残了一年多,到现在连个名字都没有。

    孩子被抱回来之后谁都不认,只有躲到笼子里关好笼门才能睡觉,吃东西要用狗盆,谁都不许在旁边看着,敢碰他的食物他能把你的手指咬断。

    直到沈源开始细心照顾他,带在身边一点一滴地教他,甚至把床上罩上栅栏,兄弟俩一人一个笼子生活在一个房间里。

    小野兽开始慢慢亲近信任哥哥,能爬到哥哥的大笼子里挨着他的床脚睡觉了,肯把嘴边的食物分给哥哥一点了,不再时刻准备着要去咬掉哥哥一块肉去吸他的血了。

    甚至开口叫的第一个人也是“哥哥”。

    沈源摸着小野兽黑亮的头发,看着只依赖信任他的孩子,给他取了名字:“澄澈清朗,通达明快,以后你叫沈澈,是我弟弟。”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