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初恋

    沈澈第一次见到早早的时候刚过了十九岁生日,从3a建筑学院回国不久,正跟着他的导师格里兹曼教授做毕业论文。【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繁城建筑设计院是沈家资助建设的,跟早早就读的私立中学一墙之隔,都在繁城的黄金地段,环境清幽闹中取静,当然也是寸土寸金保安森严,外人轻易进不来。

    所以沈澈那天傍晚如往常一样在建筑设计院的花园里散步的时候,没想到会遇到一个忽然出现的女孩子。

    第一眼看到早早她正攀着墙边的大树往花园里跳,一片耀眼霞光中,沈澈只来得及看到一个穿着校服外套的纤细身影,毫不费力地握住高高的梧桐树枝丫,灵活地一荡,轻轻巧巧落在了草地上。

    如果不是梧桐树枝还在无风自动,沈澈甚至要怀疑她是从云端轻灵落下来的一只小鸟。

    早早也发现了站在旁边看呆了的沈澈,却没惊讶也没惊慌,看都没来得及看他一眼,落地就疾疾向前跑去。

    沈澈只看到一头黑亮的秀发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和女孩儿柔美的侧颜,就眼睁睁看着她从他身边风一样跑走了。

    空气中却留下了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恬淡悠远,缓缓地渗入他心中,甘甜而和煦。

    自此以后,只要靠近早早,他就能闻到第一次见面时的味道,能让他幸福欣喜的味道。

    即使后来早早更正过他很多次,那天她下了体育课刚洗完澡,用得是最普通的薄荷洗发水,没有味道。

    但沈澈就是认定,那天早早身上有一种他这辈子闻到的最好闻的味道,让他还没看清她的样子就被吸引过去。

    早早清风一样从沈澈鼻端刮过,沈澈的心怦怦狂跳起来,下意识就追了过去。

    追了几十米才发现她是进来追一只小奶猫,小猫刚会跑的样子,懵懵懂懂只知道淘气,钻过隔离带和围墙从隔壁学校跑过来探险。

    早早在草丛里抓住它,并不管追过来的沈澈,抱着小猫就往回走。

    沈澈比划了两下,还没出声脸先红了:“哎!你等一下!你,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沈澈,我”

    早早回头看他,傍晚柔和的光线下她站在茵茵绿草参天古木之下,明眸皓齿黑发如水,湛蓝天空把她雪白的脸颊映衬得莹润剔透如一块美玉。

    沈澈的心跳得几乎要逃出胸口,望着她忽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只能面红耳赤地呆愣住。

    早早看看四周,举起手指放到嘴边对他“嘘”了一声,抓起小奶猫肉呼呼的一只前爪对沈澈摇了摇。快速走到墙边,把小猫放到连帽衫的帽兜里,如来时一样,盈地跳上一棵大树,灵活地一荡,如一只轻灵的小鸟般消失在了墙头。

    直到早早已经消失了,沈澈才如被解除魔咒一般恢复了正常。

    他也跳起来就去翻墙,他对这个女孩儿一见钟情!再清楚明白不过,他喜欢她!

    有些人的感情需要迂回确认,可有些感情只需要一眼就无比清晰,被激荡得热血沸腾被震撼得脑子里嗡嗡作响,片刻等不得,就是她!

    沈澈翻过墙,一眼就看到蹲在花坛边的早早,身边围绕着好几只小奶猫,她把帽兜里的小淘气拿出来,猫妈妈赶紧过去舔舔它。

    沈澈欣喜地跑过去,努力平复自己砰砰砰擂鼓一样的心跳:“我叫沈澈,你叫什么名字?你喜欢那边的花园吗?有好多古木,我可以带你去看,它们也可以去玩儿”

    还没说完,一声哨子响了起来,保安大姐(对!没错!就是大姐,身高超过一米七体型健硕嗓门粗大拿着电棍的保安大姐!)气势汹汹跑过来:“你是哪个单位的?怎么进来的?!这是女校你知道吗?男士止步!赶紧跟我走!”别说男访客,圣玛利亚中学女校区连个男老师都没有!

    沈澈哪里顾得了保安大姐挥舞的电棍,只顾看女孩儿没什么表情的脸,大眼睛黑白分明清澈明亮,无辜极了,完全不认识他一样,把他们刚刚见过面的事撇得一干二净!

    沈澈忍不住笑得嘴巴咧得老大,哎呀她可真有意思,翻脸就不认人了,看人的样子可真可爱!

    保安大姐可不客气,招呼几位同样健硕的同事就要把沈澈叉出去。

    沈澈被几位大姐的电棍驾着往出走,一边走一边回头冲早早笑,她不肯认识他,他当然不能在保安大姐面前漏她的底,否则惹生气了更得装作不认识他了!

    可早早好像并没有体会沈澈的苦心,看都没看他两眼就低头去揉小猫的脑袋了。

    沈澈被早早清凌凌的眸光晃得心神荡漾,直到导师派人来领他回去他还有点舍不得走,他还没弄清楚女孩儿的名字读那个班呢!

    之后的一周,沈澈每天关心的只有两件事,一是跟隔壁学校的保安大姐斗智斗勇,一是在上学放学的时候堵在校门口等早早。

    笨办法用了一周,将近一百六的智商终于回笼,找到一个同样在圣玛利亚女校区读书的高管家的女孩子,给她看了早早的照片,总算知道了她叫周早早,读高二一班。

    不但知道了这些,还拿到了早早的一张放在学校橱窗里的校服照片,并且知道她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学习成绩全校前三名,很受同学们欢迎还喜欢附近一家蛋糕店里的甜橙派。

    本以为知道这些就有机会接近她了,可事实上就是知道早早每天上学的路,能跟着她到蛋糕店里看着她每天放学都要吃掉一块蛋糕,路上绕到固定的几个地点去喂了流浪猫再回家,沈澈还是没找到机会接近她。

    早早只要不肯让你接近,你就是站在她面前她也能完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且还有层出不穷的办法把你打发走。

    沈澈就经历了无数次还没走到早早面前就被蛋糕店的店员拦下来,有几次跟着她放学想路上来个偶遇,还没接近她就被不知道从哪出来的两个小混混给堵住了,要不是他从小受训功夫非常不错,两个小混混好像也不是真的要对他下狠手,否则肯定得有一方被揍得皮青脸肿!

    就是真的找到机会来到早早面前,她也能如对待陌生人一般完全不搭理。

    沈澈努力了好几周,听到的早早对他说得最长的一句话是:“我不会再去翻你们设计院的墙了,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沈澈几乎要为她的单纯笑出声来,早早怎么这么好玩儿呀!竟然没看出来他是喜欢她才接近她的!

    可真要直接跟她说,沈澈又怕会失败,以早早现在对他的感观,他就是一个奇怪的陌生人而已。

    况且那么表白多low多不浪漫啊!沈澈自己都会嫌弃!

    没有好办法,沈澈只能想方设法在早早身边出没,主动申请去学校给他们做演讲,说说怎么考入世界名校;在她喜欢的甜品店、花店周围频繁出现;跟她同一时间去喂流浪猫;甚至还给他们学校捐献了一所现代化图书馆,就为了能对着坐在几千人中间的早早笑一下。

    他名校毕业俊美不凡,又是世家子弟,很快引起学校里所有女孩子的注意,想方设法接近他给他写情书的不知凡几。

    终于,在一个晚风微醺的傍晚,他也收到了早早情书。

    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