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误导

    沈澈的眼睛一落在那份三明治上,章韵容就马上反应过来,赶紧把饭盒拿了起来:“对不起,二少,是我疏忽,这是朋友给我做的,我马上收起来。【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沈澈笑眯眯地又看了一眼:“看起来不错的样子,你朋友做什么的?”

    章韵容拿着饭盒进退两难。

    她母亲给沈文瀚和韩君平做了几十年保姆,她读书是沈家资助,工作又是沈家提供,一直都算沈家半个下人,知道沈澈不能吃外面的食物,可也更知道他感兴趣的东西别说是她,就是沈家老爷子也得顺着他的意思,这份三明治要不要给他就成了一个难题。

    沈澈也不催,除了对早早他做事待人一向慢条斯理,轻轻抖开餐巾给自己铺好,非常有耐心地等着章韵容的回答。

    章韵容踌躇了一下,还是把饭盒放到了沈澈面前:“我朋友是一家咖啡馆的咖啡师,咖啡煮得好,做简餐也很拿手。这是这几天他们店里给我景程员工提供的下午茶点心。”

    沈澈对她的话没什么反应,全部注意力都已经放到面前的三明治上了。

    是看起来很新鲜很好吃的鸡肉牛油果三明治,但最吸引沈澈注意力的还是三明治的样子,面包片的外皮都切掉,是整整齐齐最规则的正方形,从侧面就可以看出用料特别仔细,鸡肉、牛油果、生菜、甜椒都整整齐齐层次分明地码着,形状统一匀称,一丝不乱。

    掀开上面一层面包片,果然,连沙拉酱都是画成规则的一个个小格子,是大小统一的正方形。

    这个风格跟早早太像了,她吃寿司都要把三文鱼片切整齐了才肯入口,去一次他的工作室就忍不住要把他所有的绘图工具按大小整整齐齐摆好,特别是绘图笔,连笔尖都得大小一致距离相等,被她整理一次他都舍不得再用了。

    沈澈小心地放好面包片,轻轻拿起三明治,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般,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看了个够,忽然咬了一口,慢条斯理地咀嚼,脸上慢慢露出一丝笑容。

    章韵容张了张嘴还是没敢阻止,为难地看向小方和程宇。

    程宇也去看小方,沈澈平时待他们很随和,从不摆架子,可他真要做的是也绝不容许别人质疑,也就小方偶尔有能力说服他。

    小方却没看到他们的求助一样,面无表情地在翻一本厚厚的书。

    老板吃什么哪是他们能管的事,就是他不习惯吃外面的东西,那又不是毒药,他想吃谁有权利去干涉?

    沈澈越吃脸上的笑容越深,吃了一半放下,仔仔细细装好,擦了嘴角又喝了一口水,才对章韵容笑了一下:“章小姐,请坐。跟我说说你的朋友。”

    章韵容有些莫名,却并没有多问,很痛快地开始说:“我跟她认识只有几天,却非常喜欢她,她不止做咖啡好喝,做饭好吃,人品还非常好。前几天在咱们景程还救下了一个孩子,我是去感谢她时跟她成为朋友的。她长得也很漂亮,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叫周早早二少”

    沈澈脸上一片狂喜,已经高兴傻了的样子,哪还有刚刚慢条斯理的矜贵斯文,捧着那个饭盒像捧着稀世珍宝:“这是早早做得?!”他就说嘛!这么漂亮整齐又这么好吃,当然只有早早能做出来!

    早早第二天下午带着做好的十多份三明治和咖啡去了繁城大学大礼堂的多功能厅,包括景程大厦在内的上百家单位在这里办招聘会,一进去就熙熙攘攘人挨着人视野都被挡住了,她赶紧护好手里的两个外卖箱,还没来得及找景程的标牌,章韵容就迎了上来。

    “早早,这里太吵,我们去办公室。”

    说着要接过一只箱子,却被早早躲了过去:“我来吧,不沉。”她穿得这么整齐,抱着一个硕大的外卖箱像什么话。

    虽然不能跟韵容姐再做朋友,早早还是会隐蔽地爱护她的。

    章韵容却执意接过去一个,整个大厅挤满了来参加招聘的大学生,下饺子一样根本不是说话的地方,她偏偏头示意早早跟她走。

    来到大礼堂后面的办公区,早早越跟她走越觉得不对劲。

    昨天也是她过来送的,直接送到招聘台那边,今天却要来办公室,而且咖啡冲泡时间长了会发酸发涩非常影响口感,她是非常在意顾客的感受的。

    章韵容没让早早为难,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早就等在那里的一名员工接了外卖箱带走了,章韵容请早早进去:“你先进去等一下,待会儿业务部的人要跟你谈谈,景程给员工增加福利,以后的下午茶咖啡和点心打算都在你们店里定。”

    早早深深看了一眼章韵容,推门走了进去。

    不是她疑神疑鬼,而是这个场景实在太过熟悉。

    前世她就曾经经历过一模一样的事,韵容姐的话都没怎么变,只是事后很久她才知道,那是沈澈授意景程后勤部这么做的,只是她和韵容姐都蒙在鼓里而已。

    章韵容让早早进去以后自己就先去忙了,早早大略打量了一下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很简单的桌椅和沙发,除了墙上的镜子没有一丝特别之处。

    她站在镜子前淡淡看了两眼,忽然开口:“沈澈。”

    啪地一声,镜子那边什么落地的声音。

    早早深吸一口气,转身坐到沙发上等着。

    墙上一道隐藏得非常好的门被推开,沈澈从里面走了出来。

    没有一点被抓包的局促尴尬,他反而一脸骄傲:“早早!你怎么发现我的?你怎么这么聪明!”

    早早深深看了他一眼,沈澈被她清冽澄澈的目光扫过,脸一下就红了,但还是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四天没见到早早了,就是被看得不好意思也舍不得移开眼睛。

    早早垂下眼睛不跟他对视,淡淡开口:“猜得。”

    有了前世种种经历,沈澈干出这种事来她一点都不奇怪。反正屋里也没人,叫一声试试呗。

    沈澈却觉得这是他跟早早心有灵犀,知道说出来早早会不高兴,也不说,只是兴奋得一直在笑:“早早,你说多巧,你跟章韵容是朋友,她还是景程员工!景程是我家的,准确点说是奶奶的,奶奶说以后景程和她的娱乐公司都给咱们”

    “沈澈,”早早打断他,抬起眼睛认真地看着沈澈:“我跟章韵容不是朋友,我不喜欢她,不想跟她做朋友。”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