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耍赖

    沈澈一边的眉尾轻轻挑了一下,很快就落了下来,不再跟早早提什么章韵容,他好容易见早早一面,哪里有时间浪费在一个无关键要的人身上。【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早早,你做得三明治真是又漂亮又好吃,”沈澈不肯老老实实坐下,凑到早早面前半蹲着跟她说话,“我看到第一眼就想,这个人跟我家早早有点像!说不定你能感兴趣,还打算让你认识一下呢!”

    早早总是酷酷的不爱搭理人的样子,他看见她可能感兴趣的东西就会想找来哄她高兴,当然,人也没什么难的,早早真喜欢就挖回来在家里当厨师。

    早早不肯接他的话,对他那句“我家早早”也不较真儿,指指旁边的沙发:“沈澈,我们谈谈。”她也听出了章韵容这件事的不对劲,可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

    沈澈一听马上紧张,头发根都竖起来了,眼睛瞪得溜圆,一副小哈被抢了骨头的样子:“不谈!我今天就是来看你一眼,没打算跟你说话!”

    早早这样一本正经地跟他说话肯定没好事儿!上次要跟他谈谈是让他从她面前消失,上上次就更严重了,要分手!

    早早皱眉:“那你好好坐下说话。”

    沈澈得令,高兴地一屁股坐到早早身边,大长腿离早早最多一厘米,冲她露出一嘴小白牙,笑得灿烂极了。

    早早瞬间被他身上清爽干净的味道包围,好像他的体温总是比她的高很多,每次靠近都会觉得暖融融的,脸上控制不住地就有些发热。

    她皮肤太白太剔透,脸上还没怎么样,眼角和眼圈就先染上一抹淡淡的粉红,水润润的映衬着黑亮的眼睛,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平时总是冷着脸酷酷的小姑娘,露出这样的样子就显得异常可爱起来,又有些莫名的可怜,让人想抱在怀里轻声细语地好好哄着,又忍不住想去亲吻她漂亮的眼角,一定跟看起来一样柔嫩芬芳,比亲吻一片桃花还要珍惜温柔。

    沈澈已经三年没见过这样的早早,一下就看得愣住了。

    这三年来,他做梦都不敢梦到这样的场景,身体马上做出最真实直接的反应,瞬间热了起来。他清楚地记得眼前的女孩儿柔顺地伏在他的胸口是怎样的心潮澎湃,记得她面若桃花地叫他的名字时是怎样的热血沸腾。

    早早也发现了气氛不对,脸色一白,站起来就要走,沈澈抢到门边挡住门,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很无辜很无害:“早早,你别走!我只想跟你坐一会儿,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一会儿,你再待一会儿行吗?”

    说着垂下眼帘,有点落寞有点可怜:“我从急救室出来你不在小哈可想你了我俩一直在医院等着不敢走,就怕你去看我们找不着”

    他当然没病到要住院好几天,第二天就可以走了,是真的在等早早去看他。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万一她去了呢

    早早紧紧抿着嘴唇没说话,沈澈曾经满眼满心都是她,对她的反应最清楚不过,知道她是有些心软了,满眼渴望地看着她,一米八八的高个子,在一米六八的早早面前却看起来可怜极了。

    “早早,你要是不喜欢,我就进里面去,我看你几眼就行我装那面单向镜本来就是打算不打扰你的”

    早早不去看他,摇了摇头,说出的话没有一点余地:“沈澈,如果你再这样,我们永远不要见面了。”

    沈澈被打击得脸色也白了:“我不打扰你”

    早早摇头:“你现在就是打扰。我们说好了两个月见一次。”

    沈澈抿紧嘴不说话了,这几天他在医院已经想明白了,让他说出以后不来找早早,他绝对说不出口,更做不到。

    只能这样硬撑着,俊朗的五官一片倔强,又隐隐透出浓浓的落寞,明明是他不守信用不讲道理地胡搅蛮缠,却让人看了莫名地觉得被欺负的那个人是他。

    早早不肯再看他,硬起心肠来:“你不要再打扰我工作了,否则我会从那家店辞职。”快刀斩乱麻,这对他们俩都好。

    沈澈绝处逢生,赶紧跟早早提要求:“那你每周见我一次。”

    量是早早已经习惯了他的胡搅蛮缠,还是被他气得深吸一口气:“沈澈,你要讲道理,是你先不守信用”

    沈澈转过脸去不敢看早早,来了个厚脸皮的耍赖到底:“你不答应我就一直追着你,你换到哪里我追到哪里。”

    这事儿他也不是没干过,只是前世他们从没这么心平气和地交流过,他也没这样含蓄地帮过她,每次都是去捣乱。

    早早有一次换到一家蛋糕店工作,他一口气在店里定了二十个三层大蛋糕,累得整个店里的蛋糕师通宵加班,他拿了蛋糕就让人在店门口分给路人,一连几天,看见早早就抿着嘴盯着她不说话,早早至今都不知道他那时候到底要干什么。

    早早早就想明白了,这次决不能跟他硬碰硬,否则肯定是跟前世一样,两个人都被他折腾死!

    “两次。”早早跟他讲条件,“演唱会之前你来找我两次,而且不许再不守信用,否则我真的不会再见你了。”

    沈澈马上露出一嘴小白牙,高兴得怎么都掩饰不住:“十次!要不我天天跟着你,我帮你送外卖去!”

    早早强忍着才没抬腿踢他:“两次。不许打扰我工作。”

    沈澈声音都带着雀跃,“八次!我还想吃你做得三明治。”

    俩人讨价还价好一会儿,沈澈越来越兴奋,几乎要手舞足蹈了,早早被她缠得简直要崩溃,最后达成协议,演唱会之前见四次面,沈澈可以送早早回家一次,但是决不许进门。

    至于他想吃的三明治还是没如愿。

    但是沈澈已经很满足了,“我今天晚上接你下班好不好?我们去”

    早早抬手打断他:“这周别来找我。”说着打开门就走,把门板重重拍在要跟出去的沈澈脸上,真是被他缠得火气上涌,这周再见他肯定会如前世一样忍不住揍他!

    沈澈摸摸鼻子笑了,开门温柔地看着早早的背影:“早早,再见!我下周一去找你!”说着赶紧拿出手机拍两张早早的背影,下次见面一定要想办法弄到他们俩的合影!

    早早走了,沈澈兴奋地在屋里跑了一圈,忽然原地做了两个空心翻:“呦吼!呦吼!呦呦吼!”

    好容易控制住情绪,他摸摸下巴,给沈氏负责慈善工作的一位经理打电话。

    “咱们慈善基金会是不是有几家野生动物救助站?我推荐个人选过去,做饲养员特别合适!对了,让她喂个蛇了蜥蜴了这些冷血动物,要是暂时没有就去野外救助。没事,她是咱们总公司派去做勘察调研的,不专业你们多教教,让她多学习体验一下!”

    反正章韵容当初上学就是沈氏资助的培训生,毕业后十年都要在沈氏服务,她想挑拣工作也不可能,辞职还要付很高的赔偿金。

    别的培训生肯定是会被公司大力栽培,可这个早早不喜欢还敢硬往上贴的,扔到深山老林算是便宜她了!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