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心软

    早早也在想章韵容的事,她为什么要跟沈澈说他们是朋友?早早很困惑,这不是她了解的韵容姐会做出来的事。【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可沈澈虽然有很多很多缺点,但他绝不会对她撒谎。

    他一贯的伎俩是遇到对他不利的情况就不说话,嘴巴闭紧瞪着眼睛装无辜,你说什么他都不接茬,你说完了他该干什么干什么。

    所以在外面遇到章韵容,早早果断开口:“以后不要来咖啡店了,我们不做你们生意。”

    章韵容马上明白沈澈是暴露了,早早聪明敏锐,根本遮掩不住,她赶紧上来解释:“早早,我是沈氏员工,我没办法不听二少的,他跟我保证不会见你”

    早早转身就走,心里有莫名的失望。

    说她没办法不听沈澈的这很实际,她确实没办法抗衡沈澈。可说沈澈跟她保证什么,这根本不可能。

    沈澈的脾气她太了解了,章韵容是沈氏员工,是沈家保姆的女儿,在他眼里就是必须无条件服从他的人,他哪里会跟她保证什么。

    他这种天生高人一等的少爷脾气曾经是早早非常反感的地方,让他改根本不可能。

    就像他的身体早就适应了来自异域高山最纯净的泉水,再喝普通的水就会排斥一样。

    那些已经融入骨血和生长环境中的东西他自己想改可能都改不了。

    “早早!”章韵容追了几步,人群拥挤她又穿着高跟鞋窄裙子,哪里追得上灵活的早早。

    早早却忽然站住等她,眉目间一片淡漠:“章小姐,我们不跟品行有问题的人做生意,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店里了,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希望你自重。”

    当断则断,让她伤心一时总比以后被沈澈迫害强。

    早早说完没有马上走,而是继续淡淡地看着章韵容,这种毫不留余地的轻视比甩手气愤离开要让人难堪太多太多了,章韵容的脸瞬间涨红,一时间什么解释的理由都想不到,再张不开嘴跟早早说什么了。

    早早就是要让她彻底放弃,以后再也不会来找自己。看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才面无表情地转身大步离开。背影冷漠决绝,仔细看像一张绷到最紧了的弓弦。

    相忘于江湖总比一起被沈澈毁了强。

    她重生回来那一刻就知道,要摆脱沈澈她需要放弃很多很多东西,决定了就不犹豫,如果放弃能保护亲友救赎自己,她什么心都能狠得下来。

    可晚上回家看到门口的小哈,早早的心还是软了。

    小哈蹲在门口兴奋地对早早摇着尾巴,脖子上一块牌子:带我回家吧!我想陪着你!

    下面一行小字:明早五点我就回去吃阿澈,我只要跟你待一会儿就满足了n()n

    后面还有个代表可爱的颜文字。

    早早看着尾巴都要摇出虚影的小哈,这家伙真是会装,明明小眼神儿已经渴望得锃亮,却老老实实蹲坐在门口,只是已经兴奋得随时都要装不下去了。

    早早表情一松,它嗷一声就蹦了过来,因为还要装乖巧,不敢跳起来扑她,只好紧紧抱住早早的腿,毛茸茸的大头使劲儿往她身上蹭。

    虽然力气很大又莽莽撞撞的,可是实实在在的依恋和喜悦还是让早早心中一松。

    早早忍不住去摸摸小哈的背,它马上就呜呜开始撒娇了。

    早早没办法,对着楼梯间冷冷叫人:“沈澈!”

    “哎!”沈澈答应得痛快极了,却躲着不肯出来,“我也没办法,它太想你了,我不带它来它就要把家拆了!”

    知道早早不会信,沈澈赶紧表明立场顺便转移话题:“你说这周不见我,我肯定不出现!”他这不躲着不出来嘛!

    早早已经放弃跟他讲道理了,跟小哈交流都比跟他说话省力气。

    “小哈!no!no!stop!stop!小哈!”

    可惜这不是前世,小哈现在在国内正规上学还没那么长时间,又没有早早这个负责任的主人每天跟它一起复习家庭作业,它又选择性地装听不懂,早早说什么它都不放开她的腿。

    语气太严厉了它就哭,真的是嗷嗷呜呜地拉长声儿嚎,跟受了很大委屈特别伤心一样。

    一边哭一边抱着早早的腿,死也不撒开的样子。

    早早被它折腾得都要出汗了,对门张阿姨打开门出来了:“早早啊,这是谁家的狗,快别让它叫了,你叔叔凌晨要晨钓去,好容易才睡着。”

    早早一把捏住小哈的大嘴巴,赶紧跟张阿姨道歉。

    张阿姨回去了,早早捏着小哈的嘴跟它对视,很明显,不让它进门它肯定会一直嚎。

    “就今天一天!明天不许来了!”

    沈澈装无辜:“那你今天晚上好好教训它!让它不能再这么任性了!我说它它根本不听!”

    早早不接茬,哼都不哼他一声,腿上拖着一个毛茸茸的超级大挂件儿打开门回家。

    真是憋气,连摔门抗议都不行!

    沈澈目送小哈挂在早早腿上进门,羡慕得直叹气,目光温柔明亮,看着那扇门良久才吹着欢快的口哨下楼。

    他就知道早早会心软,看来小哈这招儿还真是管用啊!

    小哈已经在早早家疯跑一圈儿了,这个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的家对它来说简直是天堂,它可以撒着欢儿地疯跑,不怕撞到东西不用收着脚,一百多平的地方可劲儿它疯。

    早早看它兴奋地扑腾,也忍不住露出一点点微笑,使劲儿去揉揉它的头,走进卫生间洗澡。

    小哈看早早进卫生间了,马上跑到门口蹲坐着等她,安静又忠诚,总算有一点好狗狗的样子了。

    卫生间的玻璃门上映上一个威武的影子,早早不时看过去一眼,忽然觉得这个一直空荡荡冷冰冰的家里有了一点温度,撮泡泡的速度都加快不少。

    睡前早早找了一床薄被铺在自己床边,小哈很自觉地跑过去趴下,还给早早留下半边,期待地等着她。

    早早犹豫了一下,还是招架不住这家伙渴望的小眼儿,走过去坐到它身边拍拍它的大头。

    小哈赶紧把大脑袋放到早早腿上,撒娇地呜呜两声。

    早早顺着它的毛哄了它一会儿才回到床上去睡,小哈很乖地没有再闹,往早早这边靠了靠就老老实实地睡了。

    一副幸福知足的样子。

    半夜它偷偷去蹭蹭早早,早早迷迷糊糊地伸手撸了几把它的头,它就又满足地趴下了。

    一晚上都很乖地没有叫一声,在新环境里睡得好极了。

    第二天早上早早喝粥的时候小哈可怜兮兮地等在旁边,早早想想前世这家伙也没少吃自己给它做的东西,宠物医生说它的食物比例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是可以适当吃点人类食物的,也就没再坚持,给它喝了一点粥。

    喝完粥要出门了,小哈忽然钻到床底下不肯出来了!

    早早送奶的时间必须卡紧,有几家老人早起晨练,喝不到牛奶爷爷奶奶们一天都会不高兴的。

    早早费了好大劲把这个大家伙从床下拖出来,手忙脚乱地把它拖出门,没想到一出门它又开始抱着她的腿耍赖了!

    早早急得不行,对着楼梯间喊:“沈澈!”

    沈澈随叫随到,马上答应:“在呢!早早它是知道要跟你分开了耍赖呢,没事儿,你走吧,我待会儿把它直接拖走,它每天上学都得来这一出。”

    早早倒是想走啊,可被这个将近一百斤的大家伙抱住哪里是她一时之间能甩掉的!

    最后还是折腾到时间来不及了,早早完全没办法,只能头痛地看着楼梯间:“沈澈!出来!”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