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求助

    所以沈澈一直认为早早跟他分手是因为宁家康,不是看腻了他,她只是喜欢上了别人而已。【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不是没想过放弃,沈家千娇万宠的二少爷,自没就没想过“骄傲”是什么,因为从来就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威胁到他的尊严和骄傲。

    可是喜欢早早的心情还是胜过了他的骄傲,他们是在谈恋爱,谁规定谈恋爱不能分手不能爱上别人了?早早虽然喜欢上别人了,可她现在想回来,他失而复得的喜悦还是胜过了她喜欢上别人的心痛。

    早早像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珍宝,以为丢失了再也找不到,忽然惊喜地回来,他只有更珍惜。

    所以即使知道了分手的真相,他也还是欣喜若狂地回来找她了。

    早早找她借钱的真相那位同学也间接透漏了一些,早早的外公和宁家康一起出车祸躺在医院里等着治疗,据早早的家人不想给宁家康治病,宁家康家里又很贫困

    沈澈是知道早早的妈妈的,也听早早那两个碎嘴姑姑指责过她,李胜男铁石心肠,早早爷爷奶奶躺在医院里没有医药费,她看都不看一眼,更别给一分钱。

    这样一位心志坚定的女强人,坚持原则不肯给宁家康治病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早早来找他借钱是因为家人不支持,走投无路了吧

    即使是那样也好啊,至少她艰难的时候还是会需要他。

    不是不伤心,可还是迫切地想要早早回来。

    所以早早跟他外公在医院里需要钱做手术的话,他并没有太往心里去,他以为那是早早不想宁家康的事找的借口。即使外公真的住院需要治疗费,早早家境优渥,她妈妈也有能力付医药费,哪里需要她一个姑娘操心这些。

    但他什么都不想计较了,他只想要早早回来。

    可即使抱着这样卑微的心情,早早拿到钱还是又一次决绝地离开了他,所以他受到的打击才那样大。从此有关于早早的一个字都不敢再听。

    即使这次回来,刚知道早早不上学了在打工赚钱,他也并没有太在意。

    早早做什么他都觉得很好,是不是上了大学对他来没有任何区别。而且早早得也对,她是忠义坊的孩子,忠义坊就是这样的风气。

    繁城人人知道忠义坊是出流氓混混的地方,民风彪悍到片区中学每天都要有警察巡逻,那也挡不住拿着管制刀具的孩子们打群架。

    就连早早,看着安静瘦弱,打起架来的凶狠程度也让人目瞪口呆的。

    早早身上有很深的忠义坊的痕迹,她的妈妈又是十几岁摆路边摊起家的女强人,她年纪出来赚钱不想上学也能得过去。

    早早一向都是个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姑娘,她走跟别人不一样的路沈澈完全不奇怪。

    直到他走进早早的家,看到真正的家徒四壁,看到主卧里李胜男那张黑白遗照,他才知道他想错了很多很多事。

    “早早,你怎么了?”从进家门那一刻起,沈澈就想紧紧抱住她,再也不放手了,他捧在手心放在心尖儿上的女孩儿,无论怎么对他,他想都舍不得想她有一点不好,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到底受了多少苦

    早早平静地看着沈澈,他问了,她就想跟他清楚。两世纠葛,她不想再有任何误会了。

    “沈澈,我妈妈、我外公都去世了。三年前我去找你借钱的时候,我妈妈刚去世,外公急救需要钱”

    早早的声音很舒缓,像在别人的故事,脊背却绷得紧紧的,像随时都会被压断的一棵幼竹,幼嫩的枝叶还未真正长成,就要经受劲风酷寒。

    沈澈的心疼得几乎不能呼吸,紧紧把她抱进怀里,悔恨自责得想杀了自己,什么都不出来。

    早早没有推开他,脊背依然绷直,没有丝毫松懈。她的话还没有完:“沈澈,跟你借的那二十万大部分都花在宁家康身上了,他是坐我妈妈的车出的车祸,我妈妈全责。他家里没能力给他出医药费,我不能看着他死。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钱,我以后会还的。”

    这是前世今生沈澈对她最初也是最大的心结,他一直认为她为了宁家康欺骗他的感情,只为了拿到钱给他治病。

    早早不知道后来沈澈怎么就开始怀疑她是个拜金女,还总是逼着她解释那些莫须有的罪名。少年气盛,沈澈越是要她解释她越是生气,怎么可能跟一个怀疑自己人品的人耐心下来解释这些。

    即使偶尔开个头想反驳几句,也会被沈澈急切地拿出的一个又一个所谓的证据气得不下去。

    最后索性赌气承认,对!她就是个拜金女,是个骗子!你都相信了还抓着不放干嘛?彼此桥归桥路归路不好吗?!

    但是也可以理解,毕竟她在他心里已经烙下一个骗子的印象,骗子变成拜金女,这并不需要什么过度。

    但现在他们还没发展到那个程度,沈澈没有如前生一样一重逢就蛮横不讲道理,她也不想再跟他意气用事地赌气,他们还是有机会把所有的误会解开的吧?

    沈澈紧紧抱着早早,想把怀里这个单薄消瘦的女孩儿狠狠揉进心里,用他的心脏把她包裹起来,让她再也不要受一点伤害:“早早”

    沈澈哽咽得喉头火辣辣地疼:“早早,没事了,没事妈妈和外公不在了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们一起给宁家康治病早早”沈澈把脸深深埋在早早的头发里,眼泪又烫又急,“早早,对不起我该陪着你的我怎么没陪着你”

    早早任他抱着,平静得像跟这件事无关,明明在他怀里,整个人却已经从这个房间抽离出来,目光平静得几乎有些空洞,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前世今生重合到一起,她只想放下过往,好好活下去。

    “沈澈,我不是骗子,我也没想过要骗你的钱,更没想过要利用你的感情。借钱的时候我就跟你过的,以后一定会还你。我那时候真的没办法了,我不能看着外公躺在医院等死。”

    “我去找你,真的只是求助。”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