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知道

    这个口子开了以后就很难控制了,早早为难地皱眉,担心以后要经常被沈澈这么纠缠。【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沈澈笑着走过来,指了指主卧的方向,那里挂着李胜男的遗像:“早早,我已经跟阿姨打过招呼了,就今天一天,你今天不舒服,我留下来陪你一天,等你好了我就走。”

    早早看着主卧的门没说话,眼底泛起隐隐的水色,但很快就隐去,如平时一样淡漠地强调了一句:“就今天一天,要不然你来我就走。”撵不走他她走好了,反正这里她也住不了几天了。

    沈澈暖暖地笑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笑着揉了揉早早的头发:“早早,晚安。”

    早早被他揉了一下就躲开,没有再说什么,回去把卧室的门紧紧关好落锁。

    沈澈听着咔嚓一声一下就笑了出来,眉开眼笑地去敲门:“早早,明早有人去送牛奶,你多睡一会儿。”

    门里没动静,沈澈也不急,就站在门外等着,过了好一会儿还不走。在早早身上他的耐心一向十足,等一晚上他都会觉得很开心。

    早早知道他没走,沈澈也知道早早知道,她不肯跟他说晚安他现在也不敢强求,但总得说点什么代替呀!哪怕“嗯”一声也算回应了不是!

    早早被他骚扰得实在不耐烦了,一只拖鞋扔到门上,听到砰!啪!两声,沈澈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这也算是很响亮的回应了!

    早早本来以为有沈澈在她会睡不着,可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客厅里偶尔小哈被欺负得呜呜的小声呜咽,还有隐隐的轻轻的脚步声,她很快就睡着了,而且还睡得特别沉特别香甜。

    生物钟让她五点钟就醒了,不想出去面对沈澈,耗到六点多才起来,一开门一下就愣住了。

    她家的客厅已经完全变样子了!

    一棵巨大的橘子树画在墙上,树冠甚至延伸到半面天花板,褐色的粗壮枝干,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叶子生机勃勃,一颗颗饱满多汁的橘黄色大橙子挂在树上,看着好像就能闻到被阳光沐浴过后的酸酸甜甜的香气。

    一棵大树占据了客厅的三面墙壁和半面天花板,有了它,好像阳光都愿意多多聚集,房间明亮又生机勃勃,看一眼就想舒舒服服地做个深呼吸,心情一下舒畅起来。

    沈澈和小哈都满身颜料,客厅却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了。还是原来那个客厅,没有多一件家具,却已经跟昨天晚上四壁寡淡雪白的样子完全两个世界了。

    沈澈脸上黄黄绿绿好几块颜色,露出十八课牙齿给了早早一个比晨光还灿烂耀眼的大大笑容:“早早!我就知道你能喜欢!”

    他知道,他送什么早早都不会收,但这个礼物她会喜欢。

    他一直都很了解早早,一如既往地能把礼物送到她心里去!

    如果他能一直一直做合她心意的事,总有一天她会再喜欢上他的!

    早早看着那棵高大葳蕤生机勃勃的橘子树,还是把手里准备还给沈澈的一万块钱悄悄藏到了身后。

    他那么努力地想让她高兴,她实在不忍心在这个时候让他堵心。

    但是有些话还是很遗憾地要告诉他:“沈澈,别费心了,这个房子我住不久,马上要搬走了。”

    ***************

    同一时间,李诗涵也在跟母亲谈早早的房子。

    早早每周二回去看外婆,李诗涵总是会避开早早,一般都是周末回忠义坊,最近要跟母亲商量的事多,她还会带着孩子留下来住一晚。

    夏巧珍在李冠义和李胜男去世后身体就不好了,但还是支撑着在忠义坊的菜市场摆了个小摊子,卖一些豆芽、青豆、鸡毛菜之类的小菜。

    政府照顾她,不收那个小摊位的租金,又有菜市场的老邻居们照应着帮她顺便进菜,她每天发豆芽、剥豆子、择择小菜挣点辛苦费,每个月也能进账两、三千块。

    早上六点多还是早市比较热闹的时候,李诗涵和夏巧珍坐在摊位后面择鸡毛菜。

    摊子上的小菜都一份一份打包好,一块、两块一份,新鲜量足,明码标价,早早又给外婆写了个牌子:外婆手慢耳朵不好,请自助选购,谢谢。

    这块牌子很管用,顾客们看着小菜新鲜就会带一份回去,钱随手放在旁边的小木匣子里,几乎不用外婆招呼顾客的。

    大家都知道李老太太家里的事,买小菜尽量来她的摊子照顾生意。

    周围熙熙攘攘,早起买菜的人川流不息,周围的摊主也忙忙碌碌,母女俩带着快四岁的周子恒显得清闲不少,一边干活一边说话。

    话题是李诗涵已经说了无数遍了的:“我是她大姨,志远是她亲爸!我们还能害她?妈,早早这孩子从小就不待见我,您看看这么些年她一次次把我怼得灰头土脸的,我哪次跟她较真儿了?可这回是大事儿,那房子的事能让她个小孩子任性胡来吗?要不是担心她不懂让人给骗了,我真什么都不说!”

    夏巧珍是个瘦瘦小小的小老太太,一辈子整洁勤快,就是现在经历了那么多惨事,还是穿得干干净净素素淡淡,让人看了很舒服。

    但是这几年真是瘦得厉害老得也厉害,头发全白了,腰身已经伸不直,佝偻着坐在小马扎上,如听李诗涵每次抱怨一样,沉默了半天没说话。

    李诗涵看了母亲好几眼,又忍不住加重一些语气:“妈,我知道您疼早早,她干什么您都支持,可您想想,她一个初中毕业的小孩子,哪里知道银行那些弯弯绕绕,到时候让人给卖了找谁哭去?还不得我和志远管她?”

    夏巧珍的脾气来了也很倔,把手里的菜一下扔到框里:“你和志远不管早早谁管她?你们跟她没关系啊还是没义务啊?管早早还委屈你们了?再说了,你们什么时候管过孩子?孩子学习那么好,为啥现在不能上学?她只有初中文凭是谁的错?别人还没说什么呢,你就先给嫌弃上了?”

    作者的话:下午六点还有两更,请大家多多收藏、评论、投票帮姣姣加油成绩好姣姣就可以继续万更啦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