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开口

    邢大妈被早早气得脸色发白,却很奇怪地不敢针对早早,连早早踢得她脸上肿得老高眼前发黑脑子嗡嗡响都不讹早早,甚至骂都不敢骂一句。【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不是不想,而是报了警也没用!

    早早也不是第一次打他们家人了,去年她女儿在背后骂君诺被早早听到了,也是这么一脚下去,耳朵差点没给踢聋了!

    可早早前脚被他们告进了派出所,后脚小武那个混蛋小子去派出所自首说是他打的!还有胖子、黄毛那几个小流氓给作证,说是她女儿先动手的!

    甚至当时在场的邻居都不敢说话,推说太乱了没看清!

    早早从小跟这群混蛋小子混在一起,这些小流氓以前拿刀子捅人的事儿都干了不少!他们那个大头头,老宁家那个涛子就更邪门了,硬生生把好几个人给当猪肉卸零碎了,心肝脾肺肾听说都煮了吃了!

    就是涛子死在监狱里了,这几个小流氓没人带着不那么惹祸了,谁知道他们急了能干出什么事儿来?谁也不敢轻易惹他们啊!

    再说了,李胜男跟派出所那个吴所长还不清不楚的,听说俩人早就勾搭上了!

    后来李胜男死了,老吴也调走了,忠义坊派出所的民警也都罩着早早呢,前脚他们把早早告进去,后脚那个新任所长就亲自把早早给送了出来,还给她买了个蛋卷冰淇淋!

    新所长是老吴亲手带出来的徒弟,能不向着早早?

    这都是大家看得真真儿的!谁还敢惹她?!

    邢大妈不敢骂早早,又不甘心就这么听着她那些能把人气死的话,跟邻居们哭诉:“我们家想要个孙子怎么了?谁家不想要个孙子?她一个外地丫头能嫁到咱们繁城来,哪个不是得给家里填个男孙才能进门?”

    繁城重男轻女确实严重,改革开放以后繁城限制户籍,樊城户口几乎要跟北京上海一样金贵了,外地女孩儿确实有很多为了一个繁城户口嫁人的,那样的情况大多数还真的是得生了男孙才能领证结婚。

    特别是在二胎政策没放开的时候,这种情况就更常见了。

    可那跟君诺的情况不同,人家不是没文化的打工妹也不是为了一个樊城户口不惜一切代价的拜金女,况且要论个人条件,明明是邢林高攀君诺!

    但提到男孙,邢大妈就觉得她很站得住脚了,声音也高了底气也足了,很鄙视地看毛毛,好像那是君诺一生都抬不起头来的证据一样。

    早早不想让她得意,她从小被奶奶家人看不起,更不能让毛毛遭受这样的白眼,冷冷地瞪回去:“你们家这么着急要孙子是有王位要往下传?住都要没地方住了,除了邢林那一屁股债你们能留给孙子什么?不卖你女儿邢林早就让人卸成八块了!”

    邢林后来染上赌博恶习欠下很多赌债,邢家大女儿据说是给人当了小三儿才没让邢林被逼死。

    儿子女儿的事是邢大妈最大的痛脚,被早早踩了又踩马上要忍不住骂人了,胖子从人群里挤出来,身边带着一个大个子,大个子直接冲邢大妈去了:“邢老太太,你们家菜钱都欠了一个多月了,赶紧给结了!邢林又喝多了扎臭水沟里去了,你不去看看?待会儿一碗水大的沟就能淹死他!”

    邢大妈赶紧往外跑,胖子笑眯眯地给大个子打了手势,大个子受到老大的表扬,乐颠颠地跑了。

    胖子去捏捏毛毛的小脸儿,拿了个彩虹棒棒糖在她面前晃,毛毛长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呢,马上笑了:“英武舅舅!”小家伙也不是看谁都叫爸爸的,不帅有糖也不叫!

    但她有眼力见儿记性还好,胖子偷偷教过她一次,她就记住了,以后见面都是叫他的名字。

    对,胖成一个红烧肘子的胖子有个大名,虽然谁都不叫几乎所有人都忘了,但名字真的很英武——霍英武!

    毛毛是唯一肯认真叫他名字的,简直是胖子的知己!

    哄高兴了英武舅舅也没糖吃,毛毛眼巴巴地看着小姨把糖给她收了起来,溜下地自己跑进门去找太婆了!

    胖子也跟早早告别,让她先回家去陪外婆,晚上约了在黄毛店里打游戏。

    外婆已经牵着毛毛的手迎出来了,看见早早赶紧一手一个把两个丫头牵回去,小孩子一样看着他们洗手,什么都不说,先把老火炖了一天的补汤端出来,一边看他们俩喝汤一边忍不住碎碎地叮嘱:“大口喝了,对,咕嘟咕嘟都喝了,一点儿别剩,喝了身体长得棒棒的!晚上外婆给你们包饺子!”

    还是早早几岁时哄她吃饭的语气,这些年都没变过。

    早早每次回来都要先喝上这么一碗汤,乖乖捧着一个比她脸还大的大碗认真喝汤,喝完去给外婆盛一碗,不看她喝完外婆不能安心吃东西的。

    外婆今天没心思喝汤,摩挲着毛毛的小卷毛,犹豫了一下跟早早商量:“早早,房子的事有着落了没?”

    早早摇头:“银行找我我就搬走,您放心,没什么复杂的程序,就是签字交房,到时候我搬回来跟您住,天天早上送您去市场。”别人家的老人这个年纪都是早起去锻炼,外婆操劳一辈子,早起从来都是去干活。

    外婆枯瘦的手指已经伸不直了,慢慢地整理了一下早早的头发,强忍着眼泪笑了:“我们早早都这么大了,懂事了!外婆要是走了,最不放心的就是你“

    早早听得心如刀绞,前世外婆不到一年以后就生了重病时日无多,后来又因为她的关系被沈澈给掠走

    今生她一定会好好照顾外婆,不让她生病,也不让她操心。

    外婆知道早早是个重感情又不善言辞的孩子,看她眼圈红了,赶紧打住这个让人难受的话题,轻轻地叹了口气,虽然艰难还是开了口。

    “早早,外婆知道你怨你爸和你大姨,外婆也生他们的气。可不管怎么样都是一家人,以后外婆走了也就他们能照看你了,你听外婆的,他们想照看你你就给他们个台阶,房子的事就让你大姨去办,她总比别人强,至少不能坑你。”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