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好事

    要论动心眼儿,几个人都最服气胖子,他说是好事儿大家都瞪着眼睛等着他往下说。【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胖子慢悠悠地喝了半杯茶水,急得黄毛都开始抓耳挠腮了,才指着早早问小武和黄毛:“你们还记得早早上初一那年,参加青少年马拉松,他们学校初三有个女的被她最后赶超丢了冠军,要找人放学堵她的事儿吗?”

    当然记得!那时候涛哥还在,他们集体去给早早加油,还是涛哥看那女的比完赛看早早的眼神不对,让人注意了一下,才打听出那女的找了道上的人要断早早一条腿的事。

    其实这事儿交给涛哥很好解决,本来他也没想让早早知道,偏黄毛说漏了嘴,早早倔脾气上来,不许别人插手,非要自己找那女的去说清楚。

    正赶上那时候这小孩儿叛逆期,大家说什么她都不听,放学背着书包自己就去了。

    幸亏涛哥一直盯着那女的找的那些人,看不对劲赶紧把人截了下来,又派人一直跟着早早保护她,她才没出什么意外。

    可那女的嘴贱,又自恃找了人来对付早早,肆无忌惮地把早早骂急了,他们赶到的时候早早已经把那女的揍成猪头了,为这事儿涛哥找了关系三姨又花了不少钱才没闹大,要不早早至少也得被学校警告处分。

    胖子笑眯眯地点点早早的头:“你说你怎么从小就这么有主意!认准了的事儿涛哥都拉不回来!”

    小武比较客观:“涛哥谁拉不回来?拉不回来也能揍回来!涛哥那是舍不得让早早不高兴!”他们跟着涛哥的时候经常在各大娱乐城的场子抓老千,多少积年的江湖骗子到了涛哥手里都得老老实实,把吃下去的吐个干净!

    涛哥谁收拾不了?拿这小丫头没办法只是惯着她而已。而且她绷着脸犯倔的样子真的很有意思。

    从小就这样,三岁吃了一个棒棒糖还想再吃一个,涛哥故意逗她不给,她不哭不闹,就绷着一张小脸儿抿着嘴巴瞪着大眼睛看着你,一副你敢不给我我就不理你了的傲娇样子。

    后来涛哥带着他们出去闯世界,无依无仗的一群穷孩子,只能拿命来拼,身边的兄弟越来越多,涛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只有看到早早偶尔犯倔的小样子才能开怀笑出来,所以也就特别惯着她。

    黄毛笑嘻嘻地看着早早:“反正她倔起来我是没办法,我没见谁有办法过。”

    胖子马上说到了重点:“就是说啊!所以她以前不想争三姨留下的房子,咱们少劝了?可谁说有用了?现在李宝珠自己作的,她不作早早怎么可能想通?”

    大家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幸亏李宝珠自己这么作,她要是老老实实地哄外婆高兴不来找早早麻烦,早早很可能就傻傻地真的不去计较,几千万的东西就这么分给他们一杯羹了!

    早早也楞了一下,是,前世她的态度没这么坚决,房子的事一直拖到几个月之后,最后还是让周志远去办了。所以李诗涵没跟外婆说这么多事,虽然最后到她死忠义坊也没拆,但如果她不死,可能真的会听外婆的安排。

    所以说这对她来说也许还真的是好事。

    胖子看早早想明白了,又跟黄毛、小武配合着热热闹闹陪她说了一会儿话,等她情绪彻底缓和了才问起事情的经过。

    早早详细地给大家讲了一遍,讲完不用别人说自己先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儿:“李诗涵非要替我去还房子肯定有猫腻!”

    她一直被前世的记忆束缚,这些天大部分心思又都放在跟沈澈纠缠上,根本没来得及去想这些事,这样冷静地说一遍,她马上看出问题了!

    周志远前世给了她五万块钱,如果银行返还的钱不止是五万呢?李诗涵自己是会计,她早就知道详细情况,这么钻营肯定是有利可图!

    胖子想得更进一步:“早早,你是想不让李宝珠占便宜还是想让她以后都不敢来找你麻烦?”

    黄毛不明白:“这有什么区别?当然不能让她占早早的便宜,最好给她来个彻底的,让她以后离早早远远的!”

    早早却听明白了,垂下眼睛想了一会儿,再抬头眼睛黑黑亮亮已经打定了主意:“英武哥,我心疼外婆,不想让她伤心,可是如果我现在不让李诗涵老实了,她以后肯定会做出更多让外婆伤心的事。”

    胖子激动得脸上的肥肉都抖个不停,哎呀小早早都多少年没叫他英武哥了!就冲这句英武哥,他肯定得全力以赴!

    其实很简单,不让李宝珠占便宜就不让她沾去银行还房子的事,可让她以后不敢来找麻烦,就得把事闹大,让她吃个大亏臭了名声,外婆看清了她的嘴脸就再也不会指望她来照看早早了。

    可这样外婆肯定会伤心了。那是外婆剩的最后一个女儿,外婆对她的感情和期望一直很深,而早早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外婆伤心。

    黄毛和小武听不懂这俩人在打什么哑谜,黄毛没心没肺地就等着他们指哪打哪,小武有些难过:“早早,我们都没本事,帮不了你什么大忙。”

    涛哥进去以后就动用最后一点关系让他们几个彻底脱离了道上,他们最后一次去监狱看涛哥,涛哥让他们当着他的面发誓,以后老老实实在家里过日子,永远不沾道上的事。

    后来涛哥就走了,他们不想违背在涛哥面前发的誓,又有三姨在身边看着,一个一个地帮着他们做起了小生意,生活就这样平淡地过了下来。

    虽然安稳,却也真的只够维持生活而已。又因为马上要拿到拆迁款,有上千万的巨款等着,就更没了赚小钱的心思,真的成了他们以前最看不起的那些没本事没血性的人。

    平时还不觉得什么,到了需要出力的时候就完全没办法了。

    早早不跟他们客气:“咱们一起想办法!涛哥说打架的时候不怕对方先出手,他挥出一拳就敞开了山门,他踢出一脚就虚了下盘!”

    对!兄弟齐心!

    几个觉得自己已经过了激情岁月的年轻人好像又找到了自己的青春,涛哥走后慢慢磨损的心气被早早一句话激发出来,都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几个人第一次聚会没打游戏去虚拟世界大杀四方,而是围坐在一起商量到晚上十一点多。

    三个人一起送早早回到家,又兴奋得睡不着,相约去吃串喝酒,小武拍拍早早的脑袋还像小时候一样哄她:“明天早上给你带糖豆腐脑,晚上吃多了积食,你不要去了,快去睡觉。”

    早早乖乖回家,进院子转一圈又出来,走到院外大树的阴影下停下。停在阴影里的一辆黑色汽车打开车门,沈澈出来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服气:“早早,他拍你脑袋!”你让他拍你脑袋!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