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摸摸头

    早早看着沈澈不想搭理他,可又不想像前世一样让他误会了再折腾出一堆麻烦来。【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前世他们重逢第一次见面,他就不由分说地上去打了小武哥一顿!今天他能坐在车里忍到现在还没发疯已经算是进步了。

    想想这些早早忽然心情就好了一点,今生一切都不同了,她的生活正在一点点变好。

    “小武哥从小就这样,他没别的意思。”

    沈澈还是不甘心,听她这么亲热地叫小武哥,心里发酸,她一向都是连名带姓地叫他,以前偶尔叫他一声“阿澈”他能高兴得飞起来!

    “那我能摸摸你的头吗?”不敢明说,争取点福利也好啊。

    早早后退两步退出阴影:“不行。”

    沈澈却忽然扑了过来,早早赶紧往旁边躲,却根本躲不开。

    以前踢他打他一打一个准,她一直认为他从小学得那些格斗跆拳拳击都是花架子,没想到今天忽然爆发起来竟然这么快,一下就被他拉住了。

    早早去推他,他没如往常一样抱住不撒手,而是拉住她的胳膊对着昏暗的路灯灯光仔细查看她的脸:“早早,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早早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脸,早已经好了,刺刺的疼已经不明显了,应该也不红了,他怎么看出来的?

    沈澈拉住她的手不让她碰:“别摸,一摸肯定更疼。”说着就要拉着她上车,”咱们先回家,让张伯伯”

    早早赶紧打断他:“我没事!不用麻烦张院长。”

    人家张院长那种医学大家,没事儿就麻烦人家看个门诊都不收治的小病,他大少爷不觉得什么,她都要没脸见人了!

    前几天那次还算好的,以前她吃辣吃多了鼻尖儿上爆了一颗青春痘,沈澈就火急火燎地麻烦张院长,她气得差点没又长一颗痘!

    沈澈握住早早的手不肯松开,脸上异常认真:“早早,你跟我说,谁欺负你了?别跟我说没事,你都哭了,怎么会没事?”

    怕早早不肯说,又补充一句:“你要是不说我就去自己查,敢欺负你的人我肯定不会放过!”

    早早不想让他插手,也知道不给他个理由他肯定不会罢休:“真的没事,我就是跟外婆说话说得伤心了。”她不愿意撒谎,只能挑一部分事实来说。

    沈澈心疼地看着早早:“是想你妈妈了吗?”

    难得没有再纠缠下去,还有些愧疚,“我过来找你是不是让你更心烦了?对不起,我要是知道就不过来了,我就是晚上的时候忽然心里一阵难过,怕你出什么事就过来看看,以为你睡着了,没打算打扰你,准备在这儿待一会儿就走的。”

    早早心里一阵酸涩,抿紧唇才没问出来,他是什么时候觉得难过的呢?

    沈澈偷偷观察,发现早早竟然没说他过来她会觉得烦,胆子就大了起来:“早早,我们不去找张伯伯,我带你去擦点药膏好不好,要不然你今天晚上洗完澡热气一熏脸上肯定会疼。”

    早早很奇怪,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她从来没在他面前哭过。

    沈澈笑得狡黠又幸福:“阿姨告诉我的!”

    早早不信,妈妈反对她早恋,虽然没做出别人家长那种找上门逼他们分手的事,却在知道他们谈恋爱之后把他们见面的时间看得很紧,放学后一小时一起学习,周末最多半天时间约会,而且表明立场之后就对沈澈不假辞色,哪里会跟他聊天,更不会说这些了。

    沈澈看早早肯听他说话,高兴得眉飞色舞:“真的!有一次你们联考,你的考场在实验中学,阿姨去学校门口接你,我也去接你,听她跟别人家的妈妈说的,我偷听了好久!”

    一副掌握了重要秘密的得意样子:“早早,原来你从小就挑食,人家小孩最多是吃包子不吃馅儿,你是包子长得丑不肯吃!哈哈!你小时候怎么那么可爱呀!”

    早早挣开他的手板着脸要走:“我要回家了。”

    沈澈赶紧哄她:“我小时候吃包子不吃馅儿,尿了床让大哥陪我睡装是他尿的,鼓动蒋小九拿他爷爷的正宗徽砚做石锅烤鱼,烤得是狄海他爸养得大金龙!“

    早早觉得沈澈能平安长这么大真是奇迹,全都归功于他身边的人脾气太好!

    可她真的要回去了,沈澈却坚持要让她等一下:“我给你带了个小点心,下午你都没好好吃糖。”

    小方幽灵一样拿着个小小的玻璃盒子递给沈澈,对他微微点了一下头。

    沈澈看到早早哭了就看了他一眼,他马上让程宇追着小武他们三个去了。

    早早哭了,这么大的事沈澈怎么可能就这么让它过去。顺着她的话说只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不让她想起伤心事而已,再说问了她也不会说。

    别的事他都可以等早早慢慢告诉他,她被欺负了,他就真的等不了了。

    小盒子里是一颗小小的只有一半拳头大的小点心,应该是糯米滋,外面裹着一层透明的石榴糖浆,清清甜甜又柔软甜蜜,圆圆一颗就是不吃看起来也qq的很可爱的样子,让人心情一下就好起来。

    早早不想吃,可还是多看了一眼才摇头。

    她肯多看一眼沈澈就满足了,拉她往车河树中间的空地走,小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那里摆了两张野营帆布椅,车里的灯光透过来,让这一小片空间舒适又隐秘。

    早早不想跟他走,也不敢在这里跟他拉扯,一犹豫就被拉了过去。

    沈澈让早早坐下,蹲在她面前:“早早,我给你上点药你再回去好不好?今天晚上洗澡的时候不要洗头发也不要碰脸,明天早上再上一遍药就不疼了。”

    早早摇头:“我自己能上药。”

    沈澈摇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阿姨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小时候总是把感冒药埋花盆里,体检打疫苗你还贿赂后面的小朋友替你打,长大了也是能拖就拖能躲就躲,最不愿意干的事就是吃药上药!”

    早早不说话,你智商高过耳不忘能记一辈子,她能说什么?但还是不肯让他上药。

    没必要,她从小到大哭过脸上都会不舒服一会儿,忍一晚上就好了。

    沈澈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催她,把小盒子打开,把那个小小的裹着糖浆的糯米滋切开,让她看到里面马卡龙色的软糯甜美的冰淇淋:“早早,你吃了我就放你回去睡觉。”

    早早看看蛋糕再看看沈澈,选了吃蛋糕。

    跟沈澈耗她很少赢,除非把他揍进医院。

    沈澈去车里拿了件薄外套给早早披上,早早端着盘子躲不开:“我不冷。”

    沈澈给她整理好衣襟满眼欣喜宠溺地看着她吃:“吃完冰淇淋就冷了。”不知道是不是哭过的原因,今天晚上早早的脸色一直没什么血色,顶着一张一片素白的小脸儿,让他怎么看怎么觉得她会冷。

    需要好好抱抱哄哄,圈进怀里的那种冷。

    可惜她现在不想要她的抱抱。

    小小的一颗,早早很快吃得只剩一小块了,沈澈忽然凑过去不让她吃了:“太晚了,吃多了胃不舒服。”就着她的手叉起剩下的一块放进自己嘴里,露出一嘴小白牙笑得有点坏:“真的跟看起来一样好吃!”

    早早气得想踹他一脚!还没反应过来竟然真的踹了!

    沈澈故意一屁股坐到地上:“早早,我好想需要你亲亲才能起来了!”

    早早站起身就走,沈澈一个挺身起来赶紧拦住她:“逗你玩儿呢,别生气呀!要不你再踹我一脚解解气吧!”

    折腾了一会儿还是把早早拉回来上药,湿巾敢碰到早早的脸她就躲了一下,沈澈的手顿了一下才又慢慢贴上去,故意嬉皮笑脸地逗她:“都说想跟一个男人分手就卸了妆去约会,你说你这是多想跟我分手啊!”

    又跟她乱七八糟地聊娱乐圈里的明星八卦:“现在女明星都爱用一种叫素颜霜的,那些去真人秀的跳水游泳进军营摸爬滚打的,恨不得带十罐去从头抹到脚!据说就是小方这样的用了都能拍出自带微笑光环的效果!”

    早早被沈澈的话吸引,没想到他会忽然来这么一个转折,一抬眼看到小方。小方不远不近地站着,专注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一张冰山脸板得板板整整。

    早早没忍住噗嗤弯了一下嘴角。

    沈澈却没有再说话。

    他实在是难受得说不出来逗她的话了。

    早早是个多单纯好哄的小姑娘啊,看着酷酷的,其实很容易被逗笑,善良又单纯,谁能忍心让她哭呢

    沈澈轻轻把药膏涂到早早脸上,温柔得让早早不自在:“我自己来吧!”

    沈澈抓住她的两只手不让动,坚持用他的速度涂完,最后检查了一遍,看着早早的眼睛还是把心里一直默念的话说了出来:“早早,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让你哭,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他不是没耐心等,而是不想再让她受委屈了。

    早早站起来要回去了:“沈澈,我的想法早就告诉你了,一直没变。”今晚她不想吵架,话说得很委婉。伤心之后才知道一颗真心不被珍惜的难过,下意识地想让对沈澈好点。

    沈澈并没抱什么希望,早早肯这么对他说话对他来说已经是惊喜了!他高兴地冲她张开手臂:“我好伤心,又被拒绝了,需要你抱抱安慰一下!”

    早早越过他往回走,根本不搭理他。

    他赶紧跟上,看她要进门了叫住她:“早早,衣服还没还给我呢。”

    早早只好停下来把衣服给她,沈澈伸出手,却越过衣服去拍了拍早早的头,拍了一下又拍了一下,目光深邃温柔:“早早乖,回去好好睡觉,明早给你送奶油甜甜圈和焦糖布丁。”什么甜豆腐脑,早早才不爱吃,这才是他家早早喜欢的早餐!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