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失望

    早早听完,张了张嘴,满脸的不敢置信:“我爸爸”

    艰难地说出这三个字就再什么都说不出来,一大滴眼泪猝不及防地砸在了面前的桌子上。【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又大又急,直到落下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哭了。

    她已经好多年没有叫过周志远爸爸了,可能这也是今生最后一次叫了。

    早早羞耻地抹掉桌子上的水迹,抿紧嘴唇一声不吭,眼里有摇摇欲坠的泪滴,却倔强地不肯让它落下来。

    前世今生,原来周志远一直在骗她。

    早早对周志远的感情极其复杂。他是她从小最为渴望得到关注的爸爸,虽然从未如别人家的爸爸那样把女儿扛在肩头宠爱,甚至跟早早相处的时间都不多,可也从未对她说过一句重话。

    他是早早的爸爸啊,哪个孩子能不期盼爸爸的爱呢?

    早早从未得到过她想要的父爱,所以比别人更渴望。可怕妈妈伤心,她从来不说,越渴望越对周志远表现得冷淡不在乎。

    时间长了,她自己都把自己骗过去了。

    父母离婚以后,周志远单独去早早的学校,给她买了一个她喜欢的蛋卷冰淇淋:“早早,不要让大人的事影响你,爸爸妈妈离婚了,以后你跟着妈妈过,但爸爸还和以前一样关心你。”

    早早打掉他的冰淇淋,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小孩子,笨拙又别扭,不会表达自己的挽留和失望,只会对周志远怒吼:“你不愿意当我爸爸我也不稀罕你!我一直跟妈妈过,用不着你假惺惺地关心!”

    转身跑掉的时候早早心里是有一丝期盼的,如果周志远能追上来,不用哄她不用道歉,只送她回家就可以了,她都会跟他道歉。

    就是不追上来,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定期去看看她,不用多,就按法院离婚判决上写的,一个月探视一次就可以了,早早心里都不会真的恨他。

    那天跑走之后她没有回家,而是又绕回学校,自己一口气吃了七八个冰淇淋,都是周志远给她买的那种哈密瓜口味的。其实她不爱吃哈密瓜口味的,却一直吃到卖冰淇淋的奶奶不肯再卖给她。

    可还是没等到周志远回来找她。

    后来早早长大了,想法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偏激,也不那么别扭笨拙了,却再没了跟周志远接触的机会。直到外公和妈妈出事,周志远唯一真正帮过她的忙就是抵押房子,前世今生,她从未怀疑过会有什么问题。

    那是她的亲生父亲,虽然重组家庭了跟她几乎如陌生人一样,可这种重要的事早早最放心的还是交给他去办。

    那是她爸爸呀!

    对她再冷漠也是她亲生父亲,他虽然不帮她,可也绝不会害她!

    在今天之前她一直坚信不疑。

    可前世今生,无数画面在早早脑子里闪过。

    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她的世界里所有以前坚定不移信任的东西都开始动摇。

    信贷部的阿姨看着这个倔强又脆弱的小姑娘,心里也跟着一阵难受。

    三年前抵押的房子,那时候她刚过完十五岁生日没多久,如果不是出了家破人亡的大事,肯定不会让她来抵押,那时候这小姑娘还是个孩子呢,谁能忍心坑这么个可怜的孩子?

    如果真的是她的亲生父亲,那简直禽兽不如!

    可早早什么都不肯说了,用手背狠狠抹掉眼里的泪水,收拾了东西就要走。

    阿姨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她。

    “小姑娘,阿姨的建议你考虑一下,房子你最好尽快处理了,否则以后出现纠纷,别人有心算计你无心,你可能会吃大亏。”

    男人心狠起来还管什么老婆孩子?特别是老婆死了又结婚的男人,前面的孩子被小妖精嚼碎吃了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阿姨这些年在银行见到这种事多了,心早就被磨得不那么敏感了,可看着早早就想伸手帮帮她。

    这孩子太可怜了。

    她中午出去散步就看到这个小姑娘了,大热天的坐在小公园里吃烧饼夹土豆丝,还没她女儿的年纪大,晒得一张小脸儿又热又红,垂着长长的睫毛心不在焉地吃饭,心事重重又落寞疲惫的样子,她多看了好几眼。

    现在看她哭得眼睑红红的,脸色苍白暗淡,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却连哭都不能随便哭,只能满眼倔强,强装坚强地昂着头:“那是我妈妈留给我的房子,我不能卖!”

    阿姨的心一下就软了:“你家里要是没有能帮你出主意的大人,阿姨给你提供一个方案。假设有人三年前就开始算计你的房子,很可能现在已经抢先你好几步了,就是没有抵押,很可能也需要你走法律途径维权。”

    而且如果对方是她的父亲,取证方面就会比较混乱艰难,毕竟那时候小姑娘还未成年,情况对她会非常不利。

    “如果要打官司,一是你没准备,二是你没经验没精力,而且也需要经济支持。现在好的律师团队诉讼费都是拿提成的,就是打赢了官司你房子总值的一部分也要做律师费,所以最好不要打官司。”

    早早不是笨小孩,平时看着不爱说话也不太好说话,其实在李胜男的影响下她关键时刻很知道什么对自己好,并不会意气用事地置气,马上压制住心中翻涌的怒火真诚地看向阿姨:“徐阿姨,请您帮帮我。”

    阿姨胸牌上写着:信贷科,徐思薇。

    阿姨被早早黑亮纯净的眼睛信任地看着,心里的一丝顾忌也一点不剩了:“现在有个办法,你把房子在银行做小额抵押,房子就纳入银行法律系统,以后有任何法律问题不用你操心,银行就会出面解决。”

    房子抵押给银行了,在信贷期内就是银行的资产,有人想打房子的主意就得先过银行这关。

    早早一个小姑娘怕打官司,银行可不怕!

    早早没做任何犹豫,马上点头答应。

    前世的轨迹和固有印象已经完全被打乱,对身边的人和事她也不敢再如以前一样肯定了,现在她只能一步一步把还留在身边的人和东西守护好。

    徐阿姨给早早办手续之前还是要确认一下:“需不需要跟亲友再商量一下?”

    早早摇头,她没人可以商量,一切的决定都要自己做,后果也要自己承担。

    本来打算找到抵押的银行还清债务,拿到差价款存起来留着给外婆急用,现在保住了房子,外婆急需的时候还是能马上抵押套现。

    有徐阿姨全力帮忙,房子背景清白手续齐全,小额抵押放款迅速,早早在银行待了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银行卡上多了五万块钱,房子也纳入了银行的法律系统。

    徐阿姨帮忙帮到底,又给早早出主意:“在事情解决之前你最好不要住那里了,阿姨给你介绍一家可靠的房屋代理公司,你暂时把房子委托代理出租,如果谁想去找你麻烦,房子是代理公司出租的,不用你出面就有人替你挡住。”

    父亲和继母可以去为难早早,她在身份上本就吃亏,一个小姑娘也跟他们折腾不起,但要去找代理公司的麻烦,他们就得很需要一些本事了。

    早早这次很肯定地摇头:“谢谢您徐阿姨,我不怕麻烦!”她正等着麻烦来找她呢!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