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打算

    早早在去医院的路上一直在算钱,这个月断了给宁家康家的钱,能省下来四千多,加上上个月章韵容给的一万块感谢费,这些年来她第一次手里有了点余钱。【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否则真是不知道去哪里筹外婆的医药费。

    离发工资还有一周多,租客们的钱也要半个月才能到账,宁家康的常规医药费已经交了,就怕他再有什么紧急情况,算来算去,她能动用的也只有将将一万块。

    如果不够呢?如果外婆的病需要更多的医药费怎么办?

    早早好像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个无助又恐惧的晚上,慌得从摩托车上下来腿都是抖的,路边一个低低的马路牙子就差点把她绊倒。

    踉跄着往前冲了两步,早早被一双手稳稳拉住才没摔倒,脚上传来钻心的疼,她却顾不得那么多了,匆匆道了一声谢就往住院部的方向跑,连扶住她的人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只看到一件整洁的白大褂和一只戴着paek philippe (百达斐丽)男士经典腕表的手腕。

    早早对省医院太熟悉了,这些年她所有的生活好像都在围着医院转,每来一次,她就会失去一些生命中重要的东西,现在她要在这里失去外婆了吗?

    早早跑到住院部外婆的楼层,武和胖子最先发现她,赶紧过来迎她,黄毛还在跟赵阿姨家的马悦吵得面红耳赤:“她让你打你就打?你算老几你就随便插手别人家的事?全世界就你聪明!就你能有办法帮李诗涵找着早早?换个手机的事儿她自己办不到?你傻了吧唧地跑这儿来装什么圣母玛利亚啊!”

    马悦是忠义坊有名的泼辣,跟着就狠狠怼回去:“我不算老几,那你算老几?我不能管你就能管了?李老太太病成这样你们凭什么拦着不让告诉早早?老太太真有个好歹你能负得起责任吗?我帮他们找早早怎么了?你们鬼鬼祟祟搞什么鬼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事儿还管不好呢,你跑这儿装什么大瓣蒜啊!”

    很显然,胖子和黄毛他们不肯让早早知道外婆住院的事,借口打不通早早的电话不联系她,马悦不知道是不是受李诗涵的影响,就让赵阿姨用自己的手机给早早打了电话。

    黄毛知道马上就炸了,跟马悦大吵起来。

    早早来不及去管他们的争吵,冰冷的手紧紧握住胖子的胳膊:“胖子哥,我外婆”嘴唇几乎没有了血色,后面的话颤抖着怎么都问不出来。

    这里给她的阴影太大了,每次有亲人被送进医院,早早马上就会想起当初在这里失去妈妈和外公的恐惧。

    胖子几个人最了解早早的害怕,所以才坚持不肯告诉她,当然,也是因为外婆的病并不那么严重,否则无论如何都得通知早早的。

    “早早,外婆没事。”胖子先安早早的心,“今早上她是看到周静怡的新闻一激动气晕的,身体并没有出现大问题,医生已经检查过了,只需要住院观察两,你不要担心。”

    武在旁边欲言又止,他一向老实,有什么事是一点藏不住的,特别是在信任的朋友面前。

    早早心急,并没有看到武哥的挣扎,胖子一转身把武挡在身后,带着早早往里走:“外婆还没醒,不过大夫没事,我带你去看看她。”

    今早外婆被气晕其实有胖子一大半的责任,他现在不让武不是怕早早生气,而是怕她内疚。

    其实如果不是他们故意找人在外婆面前起,眼睛已经花得打电话都困难的外婆是永远看不到那条网络新闻的,她耳朵又不好,邻居们只要不问到她脸上,她都不会知道。

    胖子他们却觉得这事儿必须让她知道,让跟班二蟒带着两个人在外婆的摊子旁边把这条新闻翻来覆去地了好几遍,最后还怕外婆不知道是周静怡,把“热心网友”提供的大照片指给外婆看:“李老太太,你家周静怡整得你还能认出来不?哎呀!这回完蛋了,让人给打残了,肯定都白整了!”

    胖子看外婆了解新闻全部内容了,凑过去问她:“外婆,你卖菜的钱一个月给早早多少啊?别你把房租都给早早了,那是三姨买的地基三姨盖的房子,还是三姨办下来的房产证,你不给早早给谁?我就想问问你现在卖菜的钱一个月给早早多少?好像一分都不给吧?你给李诗涵和周静怡多少?肯定不少吧!你知道他们拿这钱整容去了吗?”

    黄毛话更不管不顾:“最主要的,她整完容去当外围女了!您不知道外围女是啥吧?就跟前街半夜站街边的那些女的一样一样的!她不止站街,她整完容还去勾搭老师,您老都有重孙子啦!你要是让人家那老师的老婆知道,是你给她钱整容去勾搭人家老公的,不会打到咱们忠义坊来吧?到时候咱们街坊邻居都得跟着丢脸!”

    武很实在地补刀:“就是,咱们忠义坊穷是穷,可从来不干这不要脸的事!特别是家里老人,就没有掏钱让孙女整容当三儿的!”

    几个人围着外婆一通,卖菜的买菜的也都围了过来,没被开的时候都不好当着外婆的面什么,现在有人开了,大家就肆无忌惮了!

    李诗涵和周志远是忠义坊的文化人,当年风风光光考出去的大学生,直到现在大家都会高看他们一眼,谁能想到最后他家的孩子能变成这样!

    外婆又是急又是丢脸,一个没挺住就晕倒了。

    胖子把早早带到外婆的病房,不大的普通病房里挤了四家病人和家属,空调开得不大,有些闷热,赵阿姨家的儿子马辉正拿着一把蒲扇给外婆轻轻扇风。

    他长得清瘦,个子也不高,大热的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苍白得能清楚地看到青色的血管,坐在这里比病人还像病人。

    看到早早进来,他脸腾地一红,局促地站起身,不锈钢椅子腿在地上划出刺耳的斯拉声,他的脸更红了,不住地扶着大大的黑框眼镜,简直是手脚都没地方放:“早早,早早,你来啦”

    早早冲他点点:“马辉哥,谢谢你照顾我外婆,把你们一家都麻烦来了,肯定耽误生意了吧。”

    武在后面低声嘟囔:“谁让他来了!一家子非上赶着要来,还不够添乱的呢!”

    可不是,本来他们已经带钱了,可赵阿姨非自告奋勇要给外婆交医药费,结果半路还给李诗涵拿走了,这钱到底算谁借的?马悦更气人,她不逞能早早也不用这么害怕地跑来了,他们本来打算等外婆稳定了过去找她,再详细地慢慢跟她的!

    至于这个马辉,就更烦人了!谁用他照顾啊!他来还不是居心不良!他们一家子都是癞蛤蟆想吃鹅肉,琢磨着娶早早呢!

    不过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他们,外婆对马辉也很满意,自从赵阿姨表现出这方面你的意思,外婆跟赵阿姨一家就走得别提多近乎了,明眼人谁看不出来这是要做亲家的打算啊!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
  • 网游三国之江山美人
  • 宠妻入骨,总裁狠狠爱
  • 鬼男友求放过
  •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 重生军婚:吻安,首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