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章 大舅子

    可缴费单上写得清清楚楚,确实是给外婆预交了一万块的住院费,但缴费人签名写得却是周早早。【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这就更奇怪了!李诗涵怎么肯自己出了钱还写别人的名字?!

    黄毛马上跑出去打听了。

    胖子却把缴费单和他们以前交的放在一起:“写得是早早,那就是早早交的,外婆醒了这钱也跟李诗涵没关系了。”

    黄毛也很快回来:“确实是李诗涵交的!这d太邪门儿了!不会是她又想什么阴招儿要讹早早吧?”

    但是还有一件事更奇怪:“听他们被那个牛逼医生收拾完,还来了两个穿西装的,一个女的长得挺好看的,只跟李诗涵了一句话,她就什么都顾不上,赶紧去给外婆交钱了!跟有狼追着她一样!”

    黄毛还在和胖子滔滔不绝地猜测到底是怎么回事,早早却很少参与,垂下睫毛没有话。

    武愣愣地看着沉默的早早,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想到了那个在早早面前不顾形象地耍宝就为了哄她能多吃几口饭的大明星沈澈。

    那个当早早前男友还很高兴的帅气可爱的男生,如果能做早早男朋友真是不错的。

    可早早不愿意提,武一向嘴巴严,不就谁都不会的,连黄毛和胖子都没。

    那边胖子和黄毛已经商量好了对策,别管是何方神圣要收拾李诗函,他们也不能手软,以后外婆的医药费都要李诗函出!还都得写早早的名字!

    至于这钱是不是她借赵阿姨的,那是她跟赵阿姨一家子的帐,他们可管不着!

    外婆很快醒了,她年纪大了,心脏和脑血管都不太健康,但也没有很重的症状,这次纯粹是气怒攻心,送医及时,养几也就好了。

    医生叮嘱几句不要让老人再情绪激动就走了,至于住不住院观察一,完全看家属意愿。

    早早给吓怕了,坚持让外婆在医院住一,胖子笑嘻嘻地问外婆:“外婆,李宝珠和周静怡他们都在这儿呢,要不要告诉他们来看看你?”

    外婆赶紧摇头,花白的头发落下几缕搭在消瘦的脸颊上:“不用不用!我没事,谁都不用来看!”嘴上得倔强,眼里却都是失望和担忧。谁都明白,她是跟他们生气,也是不想让他们担心。

    外婆完,看着围在身边的几个孩子,愧疚地摩挲着早早的头发:“你们都回去,早早也回去,外婆有手有脚不用人伺候,躺一就能回去了。外婆没事,早早还这么,外婆还想看着你结婚呢,放心吧,外婆肯定没事”

    黄毛溜达着出去了,对早早这个外婆他有时候也不知道要什么。

    她是真心对早早好,可她不只对早早一个人好,也不知道要怎么对早早好,每次办了糊涂事让人怒也不是怨也不是,现在看着她这样苍老孱弱地躺在病床上,又觉得很可怜,真是太糟心了!

    早早坚持陪着外婆到探视时间结束才离开医院,武哥骑着摩托车送她回家,胖子和黄毛开着黄毛的破面跟在后面。车子刚走到医院外面一个有点偏的路段,一辆黑色奔驰忽然追上他们,强硬而有技巧地把武的摩托车别在路边停了下来。

    黄毛的面也赶紧停了下来,俩人一人拎着一把撬棍就从车上冲了下来!

    d!他们不在江湖上混了,可这么多年了也没人敢这么惹到头上来!今哪个孙子不要命了敢劫他们!

    俩人还没跑到近前,奔驰上已经下来一个穿得跟电视里大明星一样的高个子男人,看背影就知道特别年轻,好像比他们几个年纪还要一点,直接走到摩托车边就把后座的早早给抱了起来!

    黄毛嗷一声就跳了起来,举起撬棍就冲了过去!

    刚跑了两步,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高个子严肃脸,也没见他什么动作,眨眼之间就把黄毛和胖子手里的撬棍给下了下来,一只手拿着撬棍一只手拽着两个人,轻松得像是在哄两个孩子做游戏!

    可这俩也不是真的孩子,胖子一只胳膊被紧紧拽住,另一只手闷声不吭地掏出藏在腰间的匕首,悄无声息地就捅了出去!

    黄昏如血的晚霞下,雪亮的匕首被镀上了一层血色,闪得人眼直发花,又狠又准地冲着方的腰间就过去了。

    方只看到刀光一闪,迅速撤步收腰,匕首擦着他的西装外套削了过去,划破了西服的料子,连里面的衬衫都划了一道口子。

    好在他动作足够迅速灵活,才没伤到皮肉。

    黄毛和胖子配合默契,方往后一撤的空档,黄毛不知道从哪里也拿出一把匕首,出刀的手法跟胖子一模一样,都是没有任何犹豫和预兆,直接冲腰间让人最快丧失战斗力的部位狠狠捅过去!

    黄毛的刀刚出手,胖子的第二刀也到了!

    两人前后夹击,这么近的距离,方最多能躲开一刀!

    不放倒他就救不了早早!今豁出去了!

    而方万年不变的脸上也眸光一闪,不伤人今这一刀是躲不过去了!

    双方都要下狠手了!

    摩托车那边的三个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

    “胖子哥住手!”

    “黄毛!自己人!”

    “方别伤了他们!”

    三个人一起喊了出来!

    好在好在,双方都是反应迅速配合多年的人,黄毛和胖子的刀在最后时刻向外偏了开去,方也没有下狠手,瞬间的生死危机之后,三个人都完好无损地站了那里!

    看方没伤着未来大舅子,沈澈长长松了一口气。

    对,在沈澈心里,这几位都是未来大舅子!巴结还来不及,哪敢得罪啊!

    但他抱着早早不撒手的行为本身就很得罪这几位了,黄毛又冲了过来:“你谁呀?!你想干什么?赶紧给我撒手!撒手!再不撒手我捅死你!”

    武在旁边很为难,前男友到底能不能抱早早?这个问题真的让他很为难。

    沈澈抱着早早灵活地躲着黄毛的拉扯,嘴上得可好了:“黄毛哥!黄毛哥!你别急呀!我是早早男朋友!我这不是看她受伤了一着急嘛!你别追了!早早受着伤呢!颠着她多难受啊!”

    得好听,跑得可欢实了!心里还盼着黄毛多追一会儿呢!最好就这么让他抱着早早跑回家得了!

    早早被夹在中间,一时不知道怎么跟黄毛和胖子解释,只能狠狠拍沈澈的胳膊不让他胡八道:“前男友!”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
  • 网游三国之江山美人
  • 宠妻入骨,总裁狠狠爱
  • 鬼男友求放过
  •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 重生军婚:吻安,首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