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张 往昔

    早早看着桌子上的水迹没有说话,吴叔叔果然知道涛哥没有死的事。【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吴叔叔的手只是抖了一下,接着就恢复了正常,稳稳地给早早倒了一盅茶,把点心碟子放到她面前:“记得你以前最爱吃他家的酥皮泡芙,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带你过来吃一份再喝一杯杏仁露就马上好了,你妈妈还专门偷偷来学过。”

    早早喝了一口面前的清茶没说话,后面的事他们两人都知道,妈妈做得杏仁露比店里的好喝,她后来就不肯喝这里的杏仁露了,酥皮泡芙其实也是妈妈做得更合她的胃口。

    可是妈妈走了,再没人为哄她高兴费一两个小时的时间磨出一杯香醇的杏仁露烤一块酥皮泡芙,她也有整整三年的时间没来过这家店了。

    吴叔叔在他和早早之间又摆了一只茶盅,斟上半杯青山碧水,茶香袅袅,温热的水汽在两人眼底弥漫。

    那是李胜男最爱喝的碧螺春。

    沉默良久,吴叔叔把手里已经开始变冷的茶水一饮而尽:“早早,怎么想起问宁辛涛?”

    宁辛涛已经在六年前的监狱械斗中死了,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早早没有看吴叔叔,语气却异常坚定:“我觉得涛哥没死,吴叔叔,您帮我去调查一下行吗?私下里看看就行,找到他也不要打扰他,我只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前世涛哥出狱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联系他们,她怕涛哥有什么不方便,不能这么贸然去打扰他。

    吴叔叔看了早早一眼,也就是说她现在已经肯定宁辛涛没有死了。他斟酌了一下,还是直接问了出来:“早早,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宁辛涛还活着?”

    早早知道这个问题躲不过去,抬头冲吴叔叔笑了一下:“我妈妈替涛哥爸爸赎房子的时候说她出这笔钱是为了涛哥。”

    宁辛涛跟他的父亲从小就形同陌路,后来几乎变成了死仇,李胜男那么了解他,如果真的是为了他,让他爸爸自生自灭才好,哪里用费钱费力地去帮他赎房子。

    她这么做的唯一可能就是知道涛哥还活着。

    吴叔叔的脸腾地一红,成熟稳重的一个大男人,竟然还有这样不好意思的时候。

    早早垂下眼睛喝茶,其实妈妈没说过这些话,她只是猜如果吴叔叔知道涛哥还活着,肯定会告诉妈妈。而妈妈当初那么努力地要保住涛哥家的老房子,也肯定是为了涛哥回来的时候能有个容身之地。

    果然,看吴叔叔的反应,他确实知道涛哥还活着,也告诉过妈妈。

    吴叔叔这次虽然没控制住脸红,态度却滴水不漏:“早早,这些只是你的猜测,我去好好调查一下,在没有结果之前你先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好吗?”

    吴叔叔的态度异常严肃:“如果宁辛涛死了,你再提起来只能让你的朋友们跟着又失望难过一次,如果他真的活着,你这样贸然把他的秘密说出来,可能会对他造成很大的困扰。”

    早早点头:“吴叔叔,您放心吧,没有得到确切消息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对谁都不说。”

    她也真的是这样打算的。最关键的是怕给涛哥带来麻烦。

    她只是想早点跟涛哥见面,并不想破坏涛哥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更不能给他带来困扰和危险。

    让吴叔叔去跟涛哥接触一下,让他知道她想他惦记他,他肯定会在合适的时间见自己的。

    谈完这件事,吴叔叔又仔细问了早早最近的生活和对未来的打算,知道她想继承妈妈的衣钵以后做菜,非常的支持:“咱们先去上学,你年纪小人又聪明,现在想考任何学校都不晚,等大学毕业了想做什么再去做,叔叔肯定全力支持你!”

    以前有太多原因让他不能帮早早,现在早早肯接受他了,他无论如何都要让她重新去上学。

    早早却摇头:“吴叔叔,我不需要去学校,以后我觉得自己需要学习什么就有针对性地去学习,现在考大学再读几年,学得东西也不一定是我想学的或者喜欢的,太浪费时间了。”

    早早确实是这么想的,在学习上她一直都是个特别有主见的孩子。

    现在如果她想继续上学,完全可以把房子卖了或者抵押,换一套一般小区同样大的房子,剩下的钱也足够她上学和以后创业的了。

    吴叔叔也不强迫她,只是叮嘱她以后无论多忙都要跟自己常见面,有他在身边护着,她需要帮助的时候马上伸出手,不用现在强迫她接受。

    两人聊了一会儿,服务员送上来一份蒜蓉面包,吴叔叔一看就笑了。这是他以前最喜欢的点心,难得早早还能记得。

    早早给毛毛一块,剩下的都放到吴叔叔面前。

    以前她跟吴叔叔一起过来,吴叔叔不爱甜食,只肯吃这一种点心。可是只要妈妈来,他肯定不点。

    后来自己谈恋爱了她才想明白,吴叔叔是怕自己身上有大蒜味儿妈妈不喜欢。

    很多很多这样的小细节,只要想起来心里就会酸涩刺痛,那是他们永远也回不去的日子了。

    在茶楼里又坐了一会儿,吴叔叔今天是专程来陪早早的,早早脚伤了不能上班,三个人都不着急回去,可门外却有人急得不行了。

    沈澈几乎要把自己刚做好的头发抓成鸟窝了,早早说让他回家,她不用他送了,可是沈澈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走!

    不用他送,那就是要坐在别人的摩托车后座回家了?

    无论是谁都绝对不行!

    可又不敢明着反对惹早早不高兴,就只能等在外面,打算早早出来的时候直接把人截下来。

    等了又等,黄毛和胖子、小武三个人都走了好半天了,早早还跟那个老男人待在里面呢!

    沈澈在电脑上飞速敲击着键盘,把他们包间周围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终于在服务员送茶水进去的时候看到了里面一点情况,早早竟然给那个老男人倒水!

    他从来没舍得让早早倒过一次水!

    那个老男人竟然还喝了!喝了!

    他凭什么!?他算老几敢喝早早倒得水?!

    沈澈坐不住了,整理了一下发型抻抻衣服就下车!

    程宇吓得赶紧跟出来,看澈哥这样子是要去砸场子啊!他要不要带点武器跟着?

    小方一把把他拉上来:“别添乱,去买冰淇淋棉花糖和巧克力甜甜圈。”

    沈澈不管俩助理在忙活什么,怒气冲冲就冲进去了,冲到早早他们包厢外面猛地止住脚步,想了想给早早打电话:“早早,我想毛毛了,我能带她玩一会儿吗?”

    早早深吸一口气:“好,你来吧。”

    沈澈无声地做了一个^o^在地上一蹦老高!耐下性子等了半分钟才进去。

    一进门就盯着吴叔叔不放了,把刚才想好的一系列计划都忘了,站在早早身边就不肯走,还伸手跟人家做自我介绍:“大爷,你好,我是早早男朋友!”

    吴大爷还没来得及说话,早早轻轻瞥了沈澈一眼,沈澈很不甘愿,可还是梗着脖子改口:“我是早早前男友。大爷你哪位?”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
  • 网游三国之江山美人
  • 宠妻入骨,总裁狠狠爱
  • 鬼男友求放过
  •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 重生军婚:吻安,首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