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章 在乎

    从酒楼出来的时候沈澈一手推着早早的轮椅一手抱着毛毛,腾不出手来整理发型很是担心,小小声问毛毛:“爸爸头发乱了吗?帅不帅?”

    毛毛一手抓着一块点心,点心渣渣涂她爸爸满衣襟,看都不看她帅爸爸,胡乱点头:“乱了!很帅!”

    沈澈还挺受用:“乱帅乱帅的,是吧?”

    毛毛忽然抬头望着半空想了想:“大爸爸帅!”

    沈澈深吸一口气:“你这审美肯定不是遗传你小姨吧?”只要他家早早觉得他帅就好了!

    小方和程宇一起迎上来接他们,沈澈把早早的轮椅往自己身边一拉,赶紧把毛毛递了出去。【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毛毛从来不认生,马上对着两位帅叔叔露出一口白白的小奶牙,程宇瞬间心都萌化了,赶紧伸手去接,小家伙却只看小方:“甜甜圈叔叔!”

    小方胳膊有点僵硬地接过毛毛,架着胳膊像端着一杆手持机关枪,嘴角抽了抽估计是想对她笑一下却没成功。毛毛很会自力更生,已经往车上使劲儿了:“甜甜圈叔叔甜甜圈!”

    程宇有点不服气:“甜甜圈是叔叔买的,还有棉花糖和奶昔、巧克力,都是叔叔买的!”

    毛毛忽然生气了,小卷毛抖抖抖:“甜甜圈是大爸爸送的!糖也是!都是!”

    程宇石化,竟然无言以对,他怎么也不敢跟大老板抢功劳啊!

    小方抱着炸毛的毛毛上车,告诉程宇:“你开车,坠着澈哥,别跟太紧。”

    而沈澈那边已经准备出发了,出发前早早忍不住叮嘱他:“不要总换挡,油门稳点不要松松紧紧不稳定,靠边走别满马路乱跑。”

    沈澈老老实实听着,早早说他就点头答应,可虚心受教了,等早早说完了,他才试探着问:“那你能一直抱着我不要动吗?”

    他也不想总换挡油门不稳定还满马路画s线啊!可早早抱着他呢!她的手动一下他的心脏就颤一下,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啊!

    几个人折腾了好半天才上路,毛毛啃着程宇买得棉花糖坐在小方腿上笑眯眯:“大爸爸送的!”

    沈澈一边骑车一边慢慢往后挪,早早不肯靠他近点他就靠过去好了,反正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

    而忠义坊李家大大的院子里,场面就没有这么和谐了。

    吴叔叔跟早早告别以后就去了忠义坊,他在忠义坊工作多年,即使故意不穿警服过来,整条街的人也都此起彼伏地跟他打招呼。

    走进李家的院子,外婆手里的茶杯一抖,一把把他拉进屋里砰地一声关上门:“你来干什么?你怎么又来了?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让我们过个安稳日子吗!?”

    外婆紧紧盯住吴叔叔:“你是不是又想找早早?这些年早早过得不容易,你要是真为了她好就别再来打扰她了!胜男已经走了,早早也早就不提你这个人了!你还回来干什么!?”

    吴叔叔忽然听出一丝不对劲:“早早以前提起起我?是你不让她跟我接触的?”

    李胜男车祸的时候他在外地学习,等他发觉不对劲赶回来李胜男已经去世了,外婆马上找到他,甚至是下跪求他,李胜男已经走了,不能再给她留下个坏名声,也不能让早早跟着受连累了,为了他们娘儿俩好,求他不要再出现了。

    老人白发苍苍声泪俱下,细数着李胜男这些年受到的指责和早早承受的白眼,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李胜男的名声不好,先是抢了姐姐的男朋友做了第三者,后来又为了钱财把周志远净身出户赶出去,无情无义置婆家人和亲姐姐不顾,现在人已经不在了,难道还要人对她指指点点,说她当初离婚是因为出轨,勾搭上更好的了?

    而且还勾搭了一个未婚的小伙子!

    吴安达四十多岁不结婚,这么多年给他介绍对象的人无数,从大学生到女公务员,什么好姑娘没有,为什么他就没一个看得上的?原来是早就跟李胜男勾搭上了!

    吴安达不怕别人说什么,可他担心早早也会这样想。怕早早对妈妈有误会,更怕早早被人诟病影响她的生活,所以他答应了外婆的要求,没有公开出面。

    其实他回来的时候一切也都已经尘埃落定,李胜男去世,李胜男的存款、店铺和房子都变卖交了巨额赔偿和医药费,剩下的就只剩在医院守着外公了。

    他想私下里去安慰、帮助早早,却被外婆死死挡住,等他终于有机会能接触早早,早早已经不肯再接受他的任何帮助了。

    后来外公去世,早早要承担起宁家康的医药费,吴叔叔再次想帮她,这次是被周志远和外婆一起挡住了。

    他们的理由很多,但最重要的,吴安达没有资格插手早早的事。他只是一个连李胜男都没承认身份的熟人而已,有什么资格质疑早早外婆和亲生父亲的决定?

    他也尝试过态度强硬地插手,可是周志远的一番话让他再没了底气:“你跟李胜男的事我不管,但是你不要因为自己的私心影响我教育女儿!也不要让你们的事影响早早以后的生活!多少人在说你们的闲话你知道吗?李胜男死了,你也可以不在乎,可早早还是个孩子,她以后还要在忠义坊生活!你要真的为了早早好,就离她远点!”

    吴安达没想过真的放弃早早,可早早却真的放弃他了。无论他怎么做,早早都不再把他当做那个亲如家人的吴叔叔了,甚至胖子几个都不肯再跟他说早早的情况了,因为早早不愿意。

    后来因为一些不能说的原因,他放弃了升任忠义坊分局局长的机会去了省厅,终于能让外婆放心,也彻底走出了早早的生活。

    他想过外婆的态度会影响早早对他的态度,可没想过早早可能是想找他的,是外婆甚至周志远拦住了她。

    吴安达脸上的线条冷硬如铁,目光如炬地盯着外婆:“你真的是为了早早好吗?怕被人指点的不是早早而是你!觉得胜男丢人的不是街坊邻居也是你!他们母女这些年受得最大的委屈都是你给的!”

    “以后早早的事我管!胜男走了我来照顾这孩子!我就是她爸爸!你们爱怎么说怎么说!”

    “我不在乎!早早更不在乎!”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
  • 网游三国之江山美人
  • 宠妻入骨,总裁狠狠爱
  • 鬼男友求放过
  •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 重生军婚:吻安,首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