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得到

    吴安达本来关切的目光骤然一冷!

    他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得到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答案,而且背后竟然是这样的真像!

    周荣泽心里积蓄的怨恨不平终于找到了出口,恶毒的话毒汁一样喷涌而出:“只要有我在一天,你们就别想往一起勾搭!李胜男死了才好!否则也是丢人现眼!看见你们我就恶心!狗男女!不要脸!”

    周荣泽的脸都是癫狂和报复之后的神经质:“哈哈哈!你一直都看不起我!没想到吧?最后就是我,让你等到死都不能如愿!”

    吴安达的眼里明明灭灭,如暗夜之下波涛涌动的海面,谁都不知道汹涌起伏的水面下酝酿着怎样的滔天风浪。【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片刻之后,他忽然隐去所有表情,对着狼狈不堪的周荣泽冷冷地笑了一下:“在忠义坊,只要你是李胜男的儿子,就不会有人看不起你。真正看不起你的是你自己,因为你心里比谁都明白,你对你妈妈的态度有多混蛋多不招人待见!”

    吴安达看着他,像看一只可怜虫:“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你多想接近大家?可你是个胆小鬼更是个自私鬼!你用自己要挟你妈妈,更害怕没了手里的筹码没人会待见你,你从来没想过要靠自己交朋友靠自己生活。”

    吴安达一步一步逼近周荣泽,一句一句刀子一样剖开他心里最隐秘最黑暗的部分:“你对你姐姐又嫉妒又害怕,因为她做到了你所有渴望做却没胆子做也做不到的事!你对你妈妈又残忍又自私,却又必须依附她活着,就是周家人对你的重视,也来自要利用你从你妈妈身得到好处。”

    “离开你妈妈,你是谁?谁会看你一眼?你觉得你毁了你妈妈的幸福很得意?实际你是把世界唯一一个看透你还爱你护你的人毁了!而她在最后想得还是要尽量保护好你……”

    吴安达的眼睛忽然一亮,像一朵硕大的烟花忽然间在暗夜之中炸开,整个人都随之豁然开朗。

    他重重地拍拍周荣泽的脸,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周荣泽,你去跳樊城大桥吧!赶紧跳!你妈妈已经答应我了!”

    吴安达的眼里明亮温暖,像隔着时空在注视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即使只是看着,也能被她温暖被她照亮:“你以为你真能威胁她?在你说出这些混账话的时候你就失去威胁她的资格了!”

    吴安达越说眼里的光越盛,他应该对李胜男更有信心的。那样一个通透勇敢的女子,她的人生中从来都是只有心甘情愿,哪里会受任何人胁迫呢!

    即使是亲生儿子,她会尽责任会母爱丰沛,却肯定不会没有原则地退让隐忍。

    “你以为她为什么会给你交三年的学费?”吴安达整个人都精神勃发,爱人虽然远去,爱情却重新回到了他身,“因为三年之后你满十八岁了,你成年了,她对你的责任已经尽到,如果不能认同彼此的人生,就完全可以去走自己的路不必再有任何牵扯了!”

    “周荣泽,你应该感谢三年前说出这番话时你只有十五岁,否则当场你妈妈就得跟你断绝关系!”

    这不是他的臆测,李胜男就是这样的人。她十几岁就开始自己出摊做生意,一路走来每一步都是靠自己闯,所以对待身边的人无论是谁,她都尊重他们的选择,在给与最大尊重和自由的同时,也会要求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比如对待自己的儿女,虽然送他们去最好的私立学校,可早早只喜欢跟着外公练武术跟着妈妈学做菜,她就不会强迫女儿去所有小孩都去的课外班,而周荣泽喜欢去所谓的贵族拓展班,她也会砸下重金全力支持。

    早早和周荣泽都是小孩子,可能看不明白这些自由背后的责任,可吴安达看得最清楚,李胜男从来没把孩子看成自己的附属,她爱他们的同时也会要求他们有为自己行为负责的能力。

    所以她才能对周荣泽有这样的安排。

    这才是李胜男,那个有原则有勇气在他眼里永远光芒四射的女人。

    虽然她已经离开,可三年之后,他终于知道,其实他早就已经得到了她的爱情。

    周荣泽却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他人生中最大的筹码就是母亲对他的看重,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最后连这个都失去了。可内心深处又明白,母亲确实是已经要放弃他了。

    母亲为什么会在车祸前给他交三年的学费?这是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的事。现在吴安达当头喝棒,他才明白,原来母亲已经决定放弃他了。

    吴安达看着这样的周荣泽,以前准备好的话一句都不想说了。

    他已经十八岁了,李胜男对他的责任都已经尽到,他也没必要去顾忌他是李胜男的儿子了。

    吴安达走到周荣泽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周家现在还只是听说你以后可能拿不到房子,如果外婆知道你赌博欠下巨债会不会特别失望?会不会真的一点家产都不给你?”

    周荣泽脸色猛然煞白:“我,我没有赌博!我没有欠债!”

    吴安达点头:“你是没有。不过我说有就肯定会让所有人都相信你有,你要不要试试?”

    周荣泽慌乱地左右查看,好像有什么怪物在暗处盯着他一样,惊恐得几乎要站不住:“你,你跟沈澈是一伙的!你,你们想要干什么?!到底怎么才能放过我!你们太欺负人了……”说着竟然跪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吴安达对他这个彻底崩溃的样子也很奇怪,他其实只是想威胁他一下,让他害怕了好老老实实去为自己办事,谁想到竟然牵扯出了沈澈。

    以他的阅历,很容易看得出来,沈澈已经彻底把周荣泽吓怕了,一提到沈澈他竟然吓得尿了裤子!

    吴安达不动声色,蹲下来凑到周荣泽耳边低声问他:“沈澈知道你有幽闭恐惧症吗?肯定还不知道吧?你最好别让我告诉他。”

推荐阅读:
  • 傲娇甜心:腹黑大神,宠上瘾
  • 太古始龙
  • 娇妻难再求
  • 都市奇门仙医
  • 此生倾城,余生依旧
  • 网游三国之江山美人
  • 宠妻入骨,总裁狠狠爱
  • 鬼男友求放过
  •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 重生军婚:吻安,首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