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侯爷是谁?

    随着声音的传来,一个年轻男人出现二楼,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来,手臂上还缠着绷带,脸上到处都是淤青。【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秦歌!”

    看到楼上的人,小蕊眼中闪过一丝期许,可随后又黯淡了下来。

    “秦歌,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当一辈子缩头乌龟。”疤哥看到楼上的人眼中透出一股子怨气。

    这个年轻男人就是秦歌,也是马兰孤儿院的老师。

    秦歌拄着拐杖艰难的下着楼,每下一步他的眉头都要皱一皱。

    “放开小蕊。”

    “秦歌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还以为你是二星力量异变者?看看,你现在走路都是瘸的,跟个废物有什么区别?”疤哥满脸不屑的说道,随后抬起枪指向秦歌。

    小蕊见状连忙说道:“疤哥,你放过秦歌,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

    “啪!”

    一个清脆的掌声,小蕊直接被抽到了一边。

    “臭婊子,真当自己那么值钱?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你有种跟我打,打女人算什么?”秦歌咬着牙,眼里都快喷出怒火。

    “你?现在还没那资格,你只是个废物。”

    疤哥说着就扣动了扳机,子弹没有打中秦歌却直接打在那根拐杖的底部,连续三枪,拐杖直接被打烂,而秦歌也失去了依靠一个不稳跌倒在地上。

    “看到没,废物就是废物,连站都站不稳。”疤哥把玩着手中的枪,直接一脚踩在了秦歌的脸上。

    “起来反抗啊?打我啊?在我脸上再留一道伤痕啊?”

    原来疤哥脸上的伤疤是秦歌之前给他留下的。难怪他看秦东的眼神都不一样,完全是深仇大恨。

    “放了他们,我随便你处置。”秦歌艰难的说出一句话,整张脸几乎跟地面

    紧紧贴合。

    哈哈哈

    一阵狂妄的笑声,疤哥低下头冷哼一声:“又一个看不清现实的傻b,你一个废物凭什么跟我谈条件?”

    “那你想要什么?”

    “要什么?我只想要你痛苦。”疤哥拍了拍秦东的脸指着小蕊说道:“听说你很喜欢她,我现在就要在你面前玩弄他,给你来个现场直播,你看怎么样?”

    “你”

    秦歌话还没说完就被疤哥狠狠用力给踩了回去。

    “不!不!不要!放开我!”小蕊挣扎着,同时眼中充满了绝望,她现在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在自己心爱之人面前被别的男人玩弄,那简直是生不如死。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人。

    “疤哥,求求你,放过他们吧。”马兰院长趴在地上苦苦哀求着。

    “你们都睁大眼睛好好看着,这种现场教学的机会可不多,记住都睁大眼睛看着,如果我发现谁没好好看,可别怪我的枪子不留情面。”

    “造孽啊!”

    马兰院长大声哀嚎着,可却没有任何办法,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小蕊两个大汉抓着拖了过去。疤哥脸上的得意之色也越来越盛,

    “放开她!”

    忽然一个冷到冰点的声音响起,随后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裙的漂亮女人从侧门走了进来,一头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黑色的高跟鞋在地面上发出嗒嗒嗒的响声。

    性感妖娆,这个绝色女人的举手投足都散发着诱惑的气息。也让一群男人都看呆了眼。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一下就给我送来两个美女。”疤哥瞬间就转移了目标,一双眼珠简直无法从那身影上移开。

    “放开她!”

    这女人又开口了,声音中的透着莫名的寒意。

    疤哥不屑一笑。

    “是不是美女都没有脑子?我凭什么听你的?”

    “凭他是我的食物,凭你惹怒了她,你的下场很悲剧。”

    “?”

    疤哥心中一惊,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一只手勾着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烟,嘴里还吐出一个烟圈。

    巨大的力量竟然让他无法动弹,还有一股恐怖的戾气压迫着他。

    同时一个留着长发的男子却出现在了小蕊的身边,他手持双匕顶在了两个大汉的脖子上,匕首上散发出点点寒芒。

    “劝你们最好别动,我怕手滑。”

    突来的变化让门口的两人迅速端起了枪,可还没瞄准一根箭矢就把他们给炸飞了出去。

    “我老大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

    “薇薇儿”马兰院长有点不可思议的擦了擦眼睛,生怕自己看错。

    “三姐!”小蕊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薇薇姐!”孩子中立刻就有人叫出声来。

    “真的是薇薇姐。”小六躺在地上,咧着嘴哭了起来,从小到大,他没少惹过事,可每次都是薇薇姐帮他摆平。

    没错,来人正是夏一几人,他们及时赶到了马兰孤儿院并撞见了这一幕。

    “院长!我回晚了,对不起。”刚刚还冰冷到极点的凌薇儿此刻又柔软的像个孩子,她直接跑到马兰院长身旁帮她处理起伤口。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还以为”马兰院长抱着凌薇儿也哭了,她最心疼的倔强孩子回来了。

    末世刚开始那会,她还天天想着要去找凌薇儿,只是环境不允许,孤儿院的情况也更不容许她离开。

    “三姐真的是你吗?”小蕊也跑了过来,捂着嘴不可思议的说道。

    说实话在末世中还能保持着凌薇儿这样穿者打扮,干净整洁的女人还真没有,也许北城避难所有,但外面绝对没有。

    “是我!小四,我回来了,你们再也不用担心被欺负。”凌薇儿起身抱着小蕊在她背后拍了拍。

    这一拍不打紧,直接让小蕊哭了出来,哭的特别伤心。而秦歌也在马兰院长的搀扶下重新站了起来。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夏一身上,因为那里有疤哥。

    “兄弟,哪条道上的?我可是在侯爷手下办事,劝你别犯浑。”疤哥知道夏一厉害直接搬出靠山来。

    在城南郊区这片,除了活尸就属侯爷势力范围最大,可以说是这地方的土皇帝。

    提到侯爷,马兰院长和秦歌脸色就有些不自然,心中充满了凝重,得罪了侯爷,他们在这里根本呆不下去。

    “侯爷?”

    夏一忽然松开了手,随后帮疤哥整理了一下有些褶皱的衣服,脸上还堆满了笑容。

    “识相!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疤哥笑了,这年头有靠山就是好,还看向了一旁的凌薇儿。

    可下一秒他却飞了出去,整个人弯成了虾米状,剧烈的疼痛让他的五官全扭曲在一起,发出痛苦的惨叫。

    “侯爷是谁?猴子是你亲戚吗?”

推荐阅读:
  • 聊斋之长生
  • 妹纸不是人
  • 秘探
  • 重生军嫂初养成
  • 大道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