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我一定是被选中的人

    文稻一直觉得,自己应该背负着某种特殊命运的、被选中的人。

    让文稻从觉得变成坚信的,是昨天发生的一起事件。昨天文稻打工的那家便利店关门大吉了,而倒闭的原因则是旁边餐馆莫名起火,害得相邻的数家店铺也被牵连。换句话说,也就是一场无妄之灾。

    如果从报名那天算起,文稻在这家便利店总共打工不到两周,算是再度刷新了就职时长的下限——事实上除了这家便利店以外,文稻曾在林林总总超过五十家行当打过工,摆过地摊,卖过茶叶蛋,干过售楼部,做过快递员。然而不论他如何勤恳努力,他所就职的场所总会因各种天灾**而嘎然倒闭,期限最长不超过两月,最短不超过两周,迄今为止从无例外。

    或者因囤积土地被政府吊销执牌,或者因得罪地方恶势力被堵门,又或者老板娘被小白脸骗走大笔本钱等等,文稻那丰富无比的就职履历,几乎可以被看作是求职与讨薪所凝结的血泪史——

    虽然文稻住的南方小城名不见经传,但也算是二线城市中的富庶地区,基本上是“只要肯卖力就绝对饿不死”的地方。不过偏偏在文稻身上,店铺倒闭的坑爹事件接连发生,已到了无法用概率论解释的地步。

    以至于昨天当看到便利店被烧毁的废墟时,文稻心中还油然生出一股“啊,果然如此”的熟悉感来。便利店和相邻餐馆被烧成了废墟,所幸并无人员伤亡,唯一的损失大概就只有文稻那笔尚未支领的半月薪水。

    这笔薪水,文稻本来是想用来支付房租的。他已经欠了两个多月的房租,对房东基本上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不过躲来躲去终究还是有极限,在得知文稻又一次失业过后,愤怒的房东今天终于忍无可忍地把他赶出了出租屋。

    文稻拖着那口随他闯荡过五六十行的大行李箱,带着半箱衣服半箱杂物,离开了那个住了大半年的出租屋。跟着他的,只有一只小咪。

    小咪是只花猫,当初本家趁着爷爷过世收回老房子时,文稻只从家里带出来的两样东西,其中一样就是小咪。

    小咪有着黄白相间的皮毛,琥珀色的眼睛,再加上一根蓬松的尾巴。虽然说不出什么品种,但文稻却是最稀罕不过。

    人们都说狗忠猫奸,然而这些年来文稻在求职讨薪的路途上摔得头破血流,小咪却一直陪着文稻。

    好比有次做快餐的老板突然跑路,文稻两月的薪水没了着落,连着三天没吃饭在床上饿得眼冒金星。半天不见踪影的小咪,回来时咬着一条腊肉。那条腊肉足有三四斤重,天知道小咪是怎么弄到的。

    文稻把那块腊肉煮了,和小咪平分。一人一喵吃光了腊肉,舒服得嗷嗷直叫,那是文稻这辈子吃得最快活的一顿。

    好比像这样被房东给赶出门的时候,小咪也总是趴在大行季箱上面,眯着眼睛不吵也不闹,乖乖跟着文稻往下一处安家。一人一猫,彼此天涯。

    文稻拖着行季箱和小咪走在街头,路上行人对这对奇异搭挡投来惊诧的视线。文稻回头摸摸小咪的脑袋,趴在箱子上的小咪发出回应的喵声。

    “哈哈,放心啦,今天晚饭有着落的。”

    文稻数数钱包,里面加上硬币还有五十多块,够他和小咪一周的饭钱了。

    不过饭钱固然够了,但住哪儿却是个问题。文稻可没钱付租房押金,哪怕小旅店都住不起。就在文稻纠结着要不要拜托朋友帮忙时,天上突然轰隆一声雷鸣,黑压压的乌云飞快遮蔽了天空,几乎眨眼间就下起了暴雨。

    街上的行人们用报纸遮头匆匆而过,有的奔向麦当劳,有的奔向公寓楼,无处可去的文稻却只能带着小咪往公路桥下的涵洞躲。还好头上桥面挺宽的,涵洞里基本淋不到雨。

    涵洞前的河道被暴雨砸得翻涌沸腾,文稻想起不久前看过的河水淹没涵洞的新闻,不禁心慌慌的。文稻看看怀里的小咪,小咪眯着眼睛,身体却瑟瑟发抖。

    这种时候恐怕也顾不得面子了,文稻不甘愿地拿出手机,试着拔通了以前打工时留下号码的朋友。

    中国人都是讲面子的,差别只在于有的人面子比效大,而有的人面子比较小。比较不幸的是,文稻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实际上他几乎没什么面子。

    “嗯咳!兄弟有难,能不能让我在你家凑合一晚?不用沙发,我睡地板就好……诶诶,别挂啊!”

    什么家里来客人啦,什么在外地旅游啦,五十多个电话基本上都结论相同的回应。最无语的是有个家伙接电话时气喘吁吁的,令人浮想联翩。觉悟到自己一不小心竟打扰到人家小夫妻的造人大业,文稻瞬间惭愧得无地自容,没等对方回应便挂断了电话。

    一通电话打完,文稻没找到落脚的地方,倒是为浪费的电话费心痛得要死。

    雷声轰轰,闪电一下接一下地扯裂着天穹,淅沥沥的雨幕将城市淹没,桥下涵洞仿佛成了与世隔绝的灰色空间。文稻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件旧衣服,小心地搭在小咪的身上,明显感觉到小咪抖得更厉害了。

    要不今晚就在这儿凑合下吧,菩萨保佑,反正也没啥能抢的……

    就在文稻准备赌赌运气时,手机骤然响起。文稻一个机灵地拿起手机,只见打过来的正是先前那对被打扰的小夫妻。以前文稻曾帮他们修好过家里的空调和冰箱,所以小夫妻对文稻也很客气。

    小夫妻很客气地问文稻,要不要来他们家凑合下?他们家里虽然不大,但腾个沙发还是可以的。

    文稻受宠若惊,眼泪当即潸潸而下。

    不过,小夫妻吞吞吐吐的声音带上了歉意,他们住的公寓不许养宠物,所以,或许可能,没法留下你养的那猫……

    文稻愣住了,低头看看怀里的小咪,小咪也抬头看着他。

    谢谢哦,真是非常感谢,但不好打扰你们。

    文稻向那对小夫妻致上十二万分的谢意,随即挂断电话,朝小咪耸了耸肩膀。糟糠之妻不下堂,贫贱之交不可忘,小咪随他浪迹天涯,有饭一起吃,有饿一起挨,抛下小咪的想法哪怕一瞬间都没出现过。

    这个世界多姿多采,就像硬币的正面和反面,有晴天就有阴天,有坐拥豪宅胜景的公子大款,那当也有抱着猫咪在桥小躲雨的流浪少年。

    既然想在这样的世界活下去,那就得学着接受这没道理的差别。

    这个道理,文稻在很早以前就知道。

    “啊啊!可恶!肚子饿了,来吃点东西吧!”

    以大声喧哗驱走盘亘在心里的忧郁,文稻从行李箱里取出两根火腿肠,给小咪剥了一根,给自己剥了一根。有热水的话是可以泡方便面,但现在也不能强求。

    文稻一边啃着火腿肠,一边把目光投向涵洞外的雨幕。

    穿过重重雨幕,可以看到城市中闪耀的斑斓灯火,只是这些繁荣与温暖的象征,从来都和文稻没啥缘份。无依无靠且被霉运眷顾着的少年,光是想要在严苛的大都市里活下去,就非得竭尽全力不可。

    所以有时候,文稻不敢去看那些太温暖的东西。

    目光移到身边埋头啃着香肠的小咪身上,文稻的表情变得格外温柔。如果说世界曾无数次地辜负了他,那他又何尝不是辜负了小咪?小咪陪着他颠沛流离,忍饥挨饿,几乎难得有享福的时光。

    爱怜地抚摸着小咪,文稻吐出由衷的话语。

    “小咪,我们一定要出人头地啊!”

    出人头地,让小咪和自己都过上好日子,这是文稻最恳切的愿望。虽说到目前为止,所有为实现愿望的努力都成了讨薪求职史上的血泪一页就是了。

    仿佛听懂了文稻的话,小咪抬发出一声轻柔的喵叫。文稻揉着小咪的皮毛,一边把视线投向天际。如果世界上真有救苦济厄的菩萨,那他愿以此前承受所有苦难为代价,希望能赐予小咪和他一宿安眠之地。

    “唔?那是……”

    文稻突然发出惊讶的声音,只见那重重乌云笼罩的天穹中,有雷光翻涌不息。

    虽说雷暴雨在这样的季节并不罕见,但那雷光的形态却非常奇怪。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鸣,一道道耀目的雷光撕裂天穹,然而方向却非并奔向大地,而是有如被什么东西所吸引似的朝着云层某处汇聚。

    一道接一道,带着指向性的雷光不断劈打着云层中的什么东西。

    这是文稻从未见过的奇景,当下不禁看得入了神。

    汇聚的雷光越来越耀眼,莫约数十下后,乌云里骤然爆出一股数倍于前的巨大雷柱。雷柱的光耀几乎映亮半个城市,轰然劈在汇聚的那点。注目着天穹的文稻,隐约中仿佛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然而没等文稻来得及分辨,一股震颤大地的巨响便从头顶直压下来,整座公路桥都在那轰隆隆的雷鸣声中颤抖不己。就在文稻双手掩耳时,怀里小咪就像被吓坏了似的喵叫着蹦了出去。

    “小咪?你去哪儿?小咪!”

    小咪跳出涵洞,一头扎进了暴雨的帷幕里,文稻吓得魂飞魄散,来不及找伞便追着小咪飞奔出去。

    涵洞外是一处滨边公园的绿化带,矮短的草坪已被暴雨给浇成了沼泽。文稻一边喊着小咪的名字,一边焦急张望着,仿佛机关枪般砸落的雨点很快把他浇成了落汤鸡的模样。

    小咪陪着文稻走南闯北,一人一喵相依为命,如果失去小咪的话……文稻猛然地打了个寒颤,强行终断了这不祥的想象。在暴雨倾盆、无人徘徊的滨边公园里,文稻发疯似的唤着小咪的名字,不远处的河水汹涌澎湃……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一品江山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大圣传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