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你们这样对我是不对的!

    掉在地上的束光枪让两人同时愣住。

    女骑士瞬间瞪圆了眼睛,文稻则下意识地伸手去捡那把倒楣摧的家什。不过在双方都精神紧绷的情形下,这样的反应实在太欠考虑。

    “不许动!”

    女骑士的反应极快,战斧的呼啸扯裂了空气。

    文稻瞬间毫毛直竖,倾尽全力闪避过劈落的战斧。一闪的战斧在合金甲板上留下深深的斩痕,而爆发的气劲则把文稻吹飞了出去。

    “等、等等!我没想动手!这是误会!”

    在地上滚了两圈的文稻趁势站起,张出双手摆出无害的姿势。

    “我真是龙贤王家的使者!这枚手环就是证明!”

    文稻朝女骑士亮出铭刻着龙贤纹章的终端手环,试图证明自己的身份,然而这番努力似乎没能传达到女骑士那里。不知是否错觉,女骑士眼中突然闪出一抹厉芒,随即猛然向前踏出一步,以斧为枪朝文稻直刺过来。

    战斧上纠缠着凛冽的气劲,文稻下意识地侧身闪避。

    战斧在擦过身躯的瞬间变势,一记爆发般的横扫以无法闪避的势态拍向文稻。宽阔的斧面被当成球板,自左而右的一击把文稻像扳球般的抽飞了出去。横飞出去的文稻直接撞上舰桥舱壁,从背后扩散开的麻痹感则是他断片前的最后意识……

    文稻依稀记起,以前和咪牙还住在老房子时的光景。

    从爷爷那里传下来的老房子很旧了,水管什么的都已锈蚀不堪。那天文稻洗碗时水管突然破裂,喷出的水柱把倒楣的咪牙瞬间淋成了落汤喵。文稻慌慌张张地想关掉水阀,却年久失修的老房子竟连总水阀都锈死。

    无可奈何的文稻只好带水作业,十岁不到的少年和喵奋战了小半天,才用绳子和布头把破裂的水管给勉强堵住,不过身上则像是刚从瀑布里捞出来一般,而房间更是彻底遭了殃。

    那天无法使用热水器。深秋寒降的天气,水淋淋的房间里,文稻和咪牙裹着唯一没湿的毛巾蜷缩在床上,一边冻得直哆嗦,一边听着厨房传来的规律声响……

    嘀答,嘀答,嘀答。

    耳边传来的水声,让文稻差点以为又回到那时候。

    现在的文稻当然能比小时候更漂亮地处置漏水,而当他迷迷糊糊地伸手去抓梦中的扳手时,从指尖传来的却是某种坚硬且冰冷的触感。文稻下意识地拉了拉,但那东西却纹丝不动。

    “区区扳手居然如此嚣张……唔嗯?”

    感觉不对劲的文稻眨眨眼睛,慢慢清醒过来。

    “不对,这里是……”

    映入眼帘的是摇曳着昏暗灯光的地牢,牢房四壁是坚硬的石墙,正前方则是一排生铁铸成的栅栏。每根铁栅栏都足有腕口粗细,而那嘀答嘀答的滴水声,正是从栅栏对面的通道传来。

    “对了,我被打晕过去了……嗯咳!咳咳!咳咳咳!”

    文稻脑海里浮现出被女骑士吹飞撞墙的画面,仿佛叹息般的吐出肺里浊气,却不料牵动受伤的肺腑,当即猛烈咳嗽起来。

    咳嗽声在空旷的地牢里回响,持续了两三分钟才徐徐消停下来,文稻靠在墙壁上小口喘息,一边安抚着哀号的肺腑,一边试着整理当前的现状。

    万幸运输舰的舱门已被他提前锁死,咪牙应该没事。女骑士的凛烈一击震伤了他的肺腑,背后大概怕也留下了淤青和红肿,不过万幸没有出现骨折等,大概不会影响到行动力。而在他被拍昏丢到这处地牢期间,包括那支束光枪在内的所有零碎装备似乎都被搜走,唯一留下的只有左腕的终端手环。

    要除下终端手环必须要文稻本人输入指令,而就外表来看,白银腕轮模样的终端手环也不像是有特别威胁的物件。文稻估计这或许就是终端手环得以保留下来的原因。

    “……情报有问题吗?”

    从现在他待的地方就可以看出来,连斯塔人显然没把他当成龙使来招待。当然,会落到这步固然有不幸和偶然凑到一块的噩运因缘,但连斯塔人的态度和文稻的预期也有着极大的差距。

    翡翠龙领的数据库里提及连斯塔人和贤龙王有忠诚盟约,而那名女骑士明明看到了手环上的贤龙纹章,却依旧下手毫不留情,哪里有半点忠诚的影子?出现这样的情形大概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连斯塔人尚未相信他的身份,这个比较棘手,但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另一种可能,文稻不太愿意去想。但若数据库提供的情报真的出了问题,又或者几个世纪前的盟约早已被连斯塔人所遗忘,那他此前对任务的种种设想都不得不面临彻底的调整,难度也将凭空增加十倍。

    (……要和执事长联系吗?)

    文稻目光移向终端手环,开始想着要不要把和雷吼取得联络。

    向执事长说明情况再请他出手帮忙,也不是不行。然而初次任务就以如此狼狈的结局收场,却是文稻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至少在搞清楚连斯塔人的奇怪态度以前,他必须尽一切可能自力更生。

    自力更生的第一步,从离开地牢开始。

    文稻走到牢房前,双手把着铁栅栏,深吸了一口气。

    “有人吗?外面有人吗!?”

    “替我开门!我有事要传达给你们国王!”

    “我是贤龙的使者!我有要事在身!快放我出去咳咳咳咳!”

    文稻摇晃栅栏弄出的声响没能引来半点回应,反而因大声吼叫刺激到暗伤又是一连串的咳嗽。文稻甚至故意弄出夸张的咳嗽声,不过期待中关心囚犯健康的狱卒也始终没有出现。

    “啧,没人看守吗?”

    确认这点的文稻不禁咋了咋舌。但倒不是坏事,至少他可以放心摆弄了。

    说是放心摆弄,不过文稻能做的却极其有限。牢房里没有半块铁片,而单靠腕力则绝不可能扳开那些滚粗的铁栅栏,唯一可利用大概就只有终端手环。按阿妮的说法,这枚终端手环是龙贤王家配给家臣的特别订制品,具备着量子通讯、情报搜索、物质分析等诸多机能,可以说是近乎全能的情报终端。

    不过再怎么全能,也只限于“情报”的范畴。

    就算文稻用终端手环把铁栅栏分析到微观粒子层面,他也还是没办法从牢房里走去。比起万能的情报终端来,这种时候一根撬棍说不定还能派上更大的用场。

    “……等等哦,撬棍?”

    文稻陡然一个机灵坐起来,飞快点出终端手环的程序目录,开始在虚拟视窗里寻找起某个程序来。终端手环里的预装程序有四五十个,从“龙贤家臣必读的一百本书”到“物质频谱扫瞄仪”,从“德鲁亚伽商会”到“娑婆海航图”,在划过一大半不知所谓的奇怪程序后,一枚简单的正方形图标跳入文稻的眼帘。

    图标下方标着简洁文字,可控力场。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医道官途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圣王 百炼成仙 宠魅 火爆天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