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走错片场的胡渣大叔

    伴随着紧张的脚步声,一群士兵沿着通道奔进了地牢。这些士兵装备着精良的全身铠,盾牌上还铭刻着连斯塔王家的龙枪纹章,看来应该是等级很高的王家近卫。藏身暗处的文稻仔细观察着那边的动静,随即注意到一位被近卫兵拥簇在中间的奇怪人物。

    那是一位披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四十多岁的模样,身材偏瘦,五官轮廊接近东方人,有着沧桑磨砺的成熟风味。如果不是脸上的邋遢胡渣拉低了评分,放在大学里应该是会引起女生们私下议论的魅力教授。

    那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某个大学课堂或者某个研究所,都不会让人感到违和。但这里却是银河边陲的中世纪城堡,那邋遢学者风的装扮和周围铠甲盾牌的王家近卫凑到一起,硬是让文稻生出一种孙悟空大闹梁山泊的感觉。

    (这是在搞什么鬼啊……)

    窥视龙领的星际猎盗,斧劈飞船的女骑士,现在还多了个走错片场的胡渣中年,连斯塔王国的情况看来比想象得还要复杂。文稻脸颊抽动着,悄悄打开了终端手环的翻译机能……

    “学士大人,抓到的那人就在前……呃?”

    引路的狱卒发出讶异的呼声,口愣目呆地看着牢房门中那彻底扭曲的铁栅栏。跟在狱卒背后的近卫兵在稍迟一秒目睹此幕,也一个个发出倒抽凉气的叹息。

    这处地牢是用来关押重刑犯的特别场所,那些铁栅栏在打造时混进了天外陨铁,其牢固程度就算遭受冰原猛玛的撞击也不会断裂。然而此刻,这道坚固的铁栅栏连同牢房都呈现出扭曲破坏的模样——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不用说肯定是远远超过冰原猛玛的怪物。

    比方说,龙。

    “那、那位果然是圣龙的使者吗?”

    “龙使发怒了!我、我们触怒了龙使!”

    想象着而被囚禁而愤怒的龙使,咆哮着撕开栅栏、破牢而出的可怖画面,忠勇兼具的王家近卫便不寒而栗,纷纷握住了剑柄,朝四周投以恐惧兼敬畏的视线。

    “学士大人!栅栏被破坏了,龙使不在了!”

    “我看到了……劳驾让让行吗?”

    相比近卫兵们惊惶高亢的音调来说,被称为学士的胡渣男子反应却相当淡定。叫开挡路的近卫兵,胡渣男子一边搔着头一边朝栅栏处走去,一脸愁眉苦脸。

    “事情变麻烦了啊,玛秋娅那家伙……”

    胡渣男子在牢门前蹲下,伸手触碰着那些扭曲变形的铁栅栏。这个冒险的举动让近卫兵们发出惊呼,不过本人倒是很快掌握了要点。

    “没有高温变形的痕迹,没有爪印和掌纹,单纯的物理性破坏么……能达到这种效果的,是力场矩阵?”判断出破坏牢门的手段,胡渣男子转头朝狱卒确认着。

    “喂,先前有人离开过地牢吗?”

    狱卒惊慌摇头,胡渣男子低头嘀咕片刻,然后抬头望向地牢四周,清了清嗓子。

    文稻皱眉注目着胡渣男子的举动,令他意外的是,从对方口里蹦出的却是意外纯熟的龙言文。

    “呃,伟大慈悲的圣龙使者,感谢您携着光明降临古兰贝尔大地……那个,恳请您以慈悲如海的器量,原谅愚钝我等的无知和冒犯……倘若您有任何希望,恳请现身垂示,我等将虔诚聆听您的教诲。”

    胡渣男子的声音在地牢里回响。和那工整庄重的遣词造句相比,其语气却相当缺乏表演的诚意。文稻听得有些脱力,心中涌出莫名的滑稽感,不过比起毫无缘由的可疑热忱来,这样的态度反而更令他放心些。

    (要不要出去呢?)

    文稻犹豫着,不过并没花多少时间来决定。

    毕竟就算继续躲躲藏藏也不会让事态变得更好,要摸清连斯塔人的态度,现在可以说是送上门的机会。有所决定的文稻,轻弹了下手指,

    随着弹指的轻响,前方虚空浮现出一枚由光丝构成的正方形。

    正方形边长接近一米,悬浮在通道立柱的顶端,并随着文稻下压的手势朝下方拉伸。从立柱顶端拉到通道地面,力场矩阵形成一根高达三四米的长条形光柱。粗壮的光柱悬在空中,黄金的光丝顺着四边流转,那有如幻想般的景致让目睹此幕的近卫们纷纷惊叫出。

    在众人的注目下,文稻从藏身的柱顶踏到矩阵顶端,同时右手做出隐微的手势。

    矩阵光柱载着文稻,随着手势缓缓下降。

    居高临下的视角带来轻微的眩晕感,文稻努力保持着平衡,同时让力场缓缓下降。他对力场的控制远远没到收放自如的程度,所以不敢托大,将力场缩变的速度拉得极慢。

    虽然对文稻来说这是迫不得已的举动,但落在下方仰望的众人眼里,却反而更增添了神秘与威仪。仰望着脚踏光台缓缓降临的龙使,卫兵们的神情变得激动,呼吸转为急促。也不知是谁先丢下盾牌,在一片稀里哗啦的声响中,倾刻间所有卫兵都跪伏在地。

    “宫庭学士戴杨,代表吾王恭迎龙使。”

    胡渣男子亦右手抚胸朝着文稻致敬,这次语调多少带上了紧张的味道。

    “……我好奇下。”文稻皱眉问着。“你们怎么知道我是龙使?”

    或许是此前被女骑士拍飞的经验太过深刻,文稻对众人的恭敬反而很不适应。

    “您戴着的腕轮,上面有圣龙的纹章。”

    胡渣男子,也就是宫庭学士戴杨,望着文稻左腕的手环慎重回答着。

    “你们还认得这纹章?”文稻顿时放下心来。“吓我一跳,还以为你们不知什么时候就反水了……”

    “连斯塔王国从不曾忘记和圣龙的盟约。昨天那是……呃,是不幸的意外,是特殊情况。”戴杨干笑着,擦了擦额前的冷汗。“还请龙使大人大量,不要把它放在心上。”

    “特殊情况?”

推荐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重生小地主 九星天辰诀 醉枕江山 圣堂 最强弃少 神煌 召唤万岁 重生之温婉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