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战场的魔法师

    “姐妹们!一齐投射!”

    抓住玛秋娅扰乱敌阵的良机,两队咬尾追随的天马骑士朝着一蝰蛇战艇的尾端集中掷出光枪。战艇尾端往往是力场护盾最为薄弱之处,十多支光枪拖着发光的轨迹接连轰在战艇尾端。

    轰!轰轰!轰轰轰!

    光枪迸发出凶暴的能量,战艇护盾终于在激烈颤抖中破碎。

    击穿护盾的光枪在战艇后部再度引发爆炸,爆炸将战艇两台引擎之一摧毁。伴随着匪徒们的哀号,丧失动力的蝰蛇战艇拖着歪斜轨迹朝战阵勉强逃去。虽说正是追击的好时机,但天马骑士们已用尽了携带的光矛,也只愤恨咬牙地看着蝰蛇们脱逃的背影。

    脱离战阵的一架,再加上女将军先前击坠的一架,五架蝰蛇战艇中已有两架被解决。听起来似乎是鼓舞人心的战绩,但对用尽弹药的天马骑士们来说,接下来却立即陷入无法还击的困境。

    一半的天马骑士匆匆赶回去补充光矛,而另一半则留在战阵试图继续牵制敌人。但彼此交锋多次,蝰蛇们也早已熟知天马骑士的弱点,所以剩下三艘蝰蛇战艇全然无视天马骑士的扰乱,把狙击的目标集中在了女将军身上。

    “干掉那女的!这次一定要干掉她!”

    “别管其他人,把所有咻咻炮都对准那娘们!”

    “妈的!让她见识见识连斯塔男人的志气!”

    掺杂着微妙不协调的发言,蝰蛇匪党们把炮口悉数瞄准了玛秋娅。这次袭击琉贝尔城的损失意外沉重,但若能击坠那个专门和他们作对的女将军,则可以算大大赚回一笔。

    “只要干掉她,琉贝克城就是我们的了!给我往死里轰!”

    失去猛者统率的天马骑士团根本无法和蝰蛇对抗,到时琉贝克城就跟宽衣解带的娘们般,任由他们掠取!想象着那时的光景,蝰蛇匪党们燃起昂扬的斗志,三艘战艇从左右上三方将玛秋娅围住。

    伴随着连续的低的轰鸣,艇侧的六门磁束炮塔朝女将军不停投射出杀意的凶弹。在这样的状况下,既使勇猛如玛秋娅也无法再维持先前的苛烈攻势,不得不驾着座骑转入回避机动。情势几乎瞬息转为危殆!

    咻咻!咻!咻咻咻!

    战艇磁束炮不断喷射出高爆能量弹,其中落空的一半奔向虚空,而另一半则朝着地面轰落。轰落的能量弹在湖边掀起爆炸的狂潮,一队扛着重弩前来增援的步兵被脱轨的流弹命中左翼,哀号声中半支队伍都被焦热的罡风给吹飞。

    “混蛋!散开!告诉他们都散开!”

    目睹此景的宫庭学士冲下山丘,抓住领队骑士的衣襟喝令着。

    连斯塔人固然不缺勇气,但想靠那些简陋弓弩和星际战艇对抗却无疑是以卵击石。尤其在这样的情形下,地上聚集的兵阵简直是高爆能量弹最好的靶子!

    “好、好的!”

    领队骑士亦被爆炸威力给震撼,回过神后立即朝步兵们下达了分散躲藏的指令,而自己则带着几名步兵护卫着宫廷学士往山丘后方避难。

    空中女将军奋力和蝰蛇战艇周旋,不断的炮击看上去险象环生。众人以胆颤心惊的目光看着天空中的激战,领队骑士朝戴杨低声询问着。

    “学士大人,你看我们能蠃吗?”

    “唔,现在还不好说……”

    面对骑士的疑问,受到连斯塔宫廷上下信赖的异邦学士并没有立即回答,这是因为不想用否定答案来更进一步拉低士气。

    在众多侵略实例中,星际文明对原生文明的碾压是绝对的,面对得到星际军火支援的蝰蛇团,天马骑士团可以说是唯一能抑制他们的力量。在天马骑士团无力化的此刻,维持战局的重担可谓全落在了玛秋娅的肩上。一旦女将军退出战阵,毫不夸张的说,那三艘蝰蛇战艇足以让琉贝克城化为一片火海。

    “可恶!这种时候龙使大人在干什么啊!?”

    为自身无力而焦苦的骑士,把希望寄托在圣龙的使者上。那近乎斥责的呐喊刺激着宫廷学士的思绪,戴杨把视线移到远处的运输舰上。

    在对圣龙拥有深厚信仰的连斯塔王国,人们俨然将圣龙视为神明般无所不能的存在。虽然这点和真相倒也相差无几,但对同样来自娑婆星海的戴杨来说,却很难对那位冠着贤龙家臣之名的少年抱有过大的期待。

    一开始戴杨也被那栅栏扭曲的光景给吓到,以为来了位不得了的力场师。但随着交流戴杨渐渐了解到,那位叫文稻的少年和传闻中“单骑镇压要塞”的龙侍来相距甚远。除了贤龙家臣的身份外,从那少年身上几乎感觉不到什么气场,给人印象甚至可以用弱不禁风来形容。就算用客气点的话来说,像他那样的都市青年在其它星球可谓一抓一大把。

    这伙蝰蛇匪党是为夺取这艘貌似价值不菲的远输舰而来,而冲过去阻止他们的龙使有如石沉大海,结果怎样已经很明显了。少年因自身轻率而承受苦果,如果活着就算成为蝰蛇俘虏也无妨,但若是就这样白白丢掉性命的话,那接下来恐怕就得换成连斯塔人来承受贤龙的怒火了。

    (算我拜托你,一定要活下来啊……)

    戴杨朝运输舰投以忧心忡忡的注目,突然间,空中传来的猛烈爆炸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戴杨抬头望去,只见一艘蝰蛇战艇侧腹冒出浓烟。

    原来,女将军抓住三艘蝰蛇战艇火线混乱的弱点,成功令一艘战舰成为己方交错火力的牺牲品。这道炮火并不足以击沉战艇,虽然成功削弱了战艇护盾,但冒出的浓烟也遮蔽了女将军的视线。

    浓烟中猛然投射出一串速射炮的火线,来不及避让的天马右翅被火线扫过,哀鸣一声,载着女将军朝地上坠去。目睹这幕的宫廷学士等人瞬间脸色铁青,蝰蛇匪党则发出狂喜的欢呼!

    “干得好!那娘们终于飞不了了!”

    “快追上去!怼掉那女的……咦?”

    这时候,仿佛要替蝰蛇胜利划上完美句号般的,那艘搁浅在岸边的运输舰突然发出轰鸣。轰鸣的运输舰将所有人的注意吸引了过去,在无数惊惶视线的注目下,运输舰那扁平状的舰首徐徐扬起,拖着湖岸的泥石腾空而起。

    “被抢走!圣龙的船被抢走了!”

    “哦哦!抢过来了吗!?”

    和惊惶失措的连斯塔人相反,蝰蛇匪党发出高昂的呼喊。

    运输舰徐徐离开湖岸,然而却并没有继续抬升高度。不知是引擎发动的功率不足,亦或是驾驶者尚未熟悉操舵程序,运输舰在半沉半浮间朝湖心徐徐移动着。

    “搞什么啊!那些蠢货只会在湖上爬吗?”

    “呼呼,只要抢过来就好,开回去慢慢研究。”

    “靠过去!靠过去!老子要第一个登上去!”

    虽然对同僚拙劣的操舵手法报以露骨的轻蔑,但蝰蛇匪党们还是争先恐后地驾着战艇靠近运输舰。三艘蝰蛇战艇仿佛护卫般的紧紧跟在运输舰两旁,甚至还有不少匪党怪叫着爬上顶部甲板,抓起战旗胡乱挥舞着。

    哪怕在岸边的连斯塔人看来,蝰蛇匪党都毋庸置疑获得了胜利。

    “很好,就在现在……”

    就在这时,运输舰引擎在卡钝的轰鸣声中突然停机。失去升力的运输舰重新被引力俘虏,其庞大舰体在湖面砸出数米高的骇浪。三艘蝰蛇战艇因靠得太近而被湖浪波及,猛烈摇晃中好些匪党惨叫着被晃进湖里。

    “咳咳!搞什么飞机啊!混蛋!”

    “……全力喷射!”

    操舵席的节流阀被一口气推到极限,舰身各处的姿态喷口也同时咆哮起来。

    狂烈的气流轰击着翻涌的波浪上,两两加乘的威力,在湖心处瞬间掀起了一场水龙卷的风暴。位于风暴中心的三艘蝰蛇战艇根本无从抵抗,匪党们甚至来不及惨叫就被水龙卷给吞了下去,瞬间遭遇全灭的命运。

    情势急转直下,在岸边的连斯塔人看来,湖面突然掀起的水龙卷简直就像某种超现实的魔法,一举将志得意满的蝰蛇匪党们摧灭殆尽。

    包括来自娑婆星海的学士在内,所有连斯塔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这幕。

    这时候瞬灭蝰蛇的运输舰再度掉头,朝着岸边徐徐驶来。运输舰后方的湖面激烈动荡着,一艘蝰蛇战艇幸运地被激浪抛出湖面,依着引擎惯性而冉冉上升。

    连斯塔人发出惊呼,不过匪党们的人品也到此为止了。

    只见运输舰尾端吐出一发能量弹,能量弹命中战艇侧腹。爆炸的冲击波将战艇横着拍飞了出去,像水漂般的在湖面上翻滚着,继顷瓦解成大量碎片。

    解决战艇的运输舰以毫不动摇的姿态重新降落在湖岸边,沉重舰体压得地面震颤不己。众人惊惶望着降落的运输舰,从徐徐打开的舱门里,出现了圣龙使者的身影。

    圣龙使者的左手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可爱生物,右肩则扛着一支黑黝黝的筒状兵器,兵器的炮口正冉冉冒着白烟。众人的目光从炮口处的白烟移到湖上凄惨漂泊的碎片上,几乎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

    趴在龙使怀里的毛茸生物,环视着地上傻掉的众人,歪头发出“喵”的轻叫。

推荐阅读:官术 光明纪元 火爆天王 重生之温婉 宠魅 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百炼成仙 醉枕江山 最终进化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