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带着熊孩子们大远征

    连斯塔人对蝰蛇的憎恶超出文稻的预料,原本准载三十人的登陆艇结果到最后硬是挤上了五十人有余!这五十多人经历了实力、战绩和运气的多重审核,尽管比起女将军那尚有距离,但也可以说是连斯塔精英骑士中的精英了。

    往好处说,这些剽悍勇者的加盟极大地提高了镇压作战的成功率。很坏处说,五十多名全副武装的骑士硬塞在登陆艇里,让艇内变得像沙丁鱼罐头般的拥挤。过量的负荷超过了空气循环系统的上限,不光空气变得浑浊,仿佛连气氛也跟着变得险恶起来。

    “臭男人!站远一点啦,不许靠过来!”

    “别提无理的要求!都已经贴到舱壁了,不能再退啦!”

    “你的手在干嘛?想、想趁机揩油可饶不了你哦!”

    “别拔剑啊笨蛋!在这样狭窄的地方会出……呃啊!”

    听着后面传来的叫骂,驾驶席的文稻忍不住低声叹息。

    用不着回头就知道,此刻后舱的猛者们明显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拔,占据舱室左侧的是哭着喊着拼命争取出战名额的陆战骑士们,而占据舱室右侧的则是正用嫌弃眼神瞪着他们的天马骑士们。

    两拔队伍的人数基本相当,而中间则留下莫约半人宽的空隙,填塞着一些不方便擅带的长柄兵刃,寒光闪耀,杀气腾腾。若是用稍稍好意的角度来看,或者可以将其想象为课桌上那根三八线的强化版。至少文稻就感觉自己就像是带着一队熊孩子出游的领队,操心作战之余还不得不担负起调解纷争的职务。

    “那个,离抵达蝰蛇据点预计还有二十分钟,请大家再忍耐片刻。”

    登陆舰的最大巡航速度要高出天马许多,原本两天的行程被缩减到六小时内,这也极大削弱了突袭队伍在行军途中分裂的可能。用舰内通迅让熊孩子们稍稍安静下来后,文稻把注意力转到副驾席。

    副驾驶席坐着一位被剃掉眉毛、神情相当惊恐的矮个男子。依照连斯塔王国的风俗,剃掉眉毛代表着受刑者的身份。实际上,秃眉男正是当初从击沉战艇中俘虏的蝰蛇匪党之一,还曾经担任过战艇驾驶员。这样的特殊身份令他受到了连斯塔骑士们的热情款待,稍后又被文稻抓到副驾席上,担任起辅助的人肉导航来。

    基于宽待俘虏的考虑,文稻并没给他上拘束具。但过既使如此,待在满溢杀气的登陆舰内,唯一俘虏的秃眉男就像被丢到狼群中的兔子般惊恐难抑。尤其是站在副驾席背后、手抚战斧的女将军,那凛冽气势别说俘虏的秃眉男了,就连文稻都看得胆颤心惊。

    “你看看,这条路正确吗?”

    文稻在副驾席上打开显示艇外景象的屏幕,用尽量柔和的语气朝秃眉男确认着。

    “没、没有错,我、我们出来时就是沿、沿着河走的。”被女将军的气势凌迫,秃眉男的声音颤得厉害。“航路都是‘上校’规定的,我们不……不敢乱飞。”

    “那位‘上校’,就是你们武器的人吗?”文稻向秃眉男确认着。

    根据从蝰蛇俘虏那里提审到的情况,给蝰蛇匪党提供星际军火的,正是那位代号“上校”的神秘娑婆客。“上校”不仅给蝰蛇匪党们提供武器装备,还为他们安排了集结据点,从狩猎珍兽到掠夺城邦,蝰蛇匪党都要预先得到上校的许多。几乎可以说,那位“上校”就是蝰蛇实质上的头领。

    这次镇压蛇巢的突袭作战中,俘虏上校在讨论中被列为作战的重点。然而依靠从几名俘虏那里压榨出的碎片情报,实在很难拼凑出对方的确实姿态。

    “能告诉我,那位上校是怎么样的人吗?”

    “上、上校是……很可怕,是很可怕的人……”

    秃眉男牙齿打架的模样无疑强化了这番描述的说服力,不过从那只言片语中文稻还是抓不住确切的感觉。皱眉想了想,文稻觉得还是找个参照物来对比下会更容易理解。

    “比玛秋娅将军还可怕吗?”

    这番话当即引来参照物的怒瞪。

    秃眉男下意识地望了过去,刚好对上女将军那怒火翻涌的视线,瞬间软倒。

    “都……都可怕!”

    秃眉男以凄厉惨叫声给出再清晰不过的答案,玛秋娅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格外精彩。这时候从后面舱室漏出不知是谁的噗嗤笑声,不过在女将军的杀意注目中瞬间收敛。玛秋娅以嘴角抽搐的纠结神情瞪向出言不逊的俘虏,而后者却已抱头缩在了副驾席的角落,并且猛烈颤抖着。

    “我、我知道的都说了,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

    “好汉你妹!滚一边去!”

    恼怒的女将军揪起秃眉男的衣领,将其直接扔到后面,随即在副驾席坐下。女将军的身上纠缠着灼烈怒意的气旋,旁边驾驶席的文稻被瞪得格外心虚,借着往后张望的时机转移了话题。

    “那个,他该不会被……”文稻做了个“过河拆桥”的手势。

    “连斯塔王国人力单薄,这些家伙可是稀缺的壮劳力,怎么能随便处理?”女将军横了文稻一眼,随即牵起嘴角,咬牙切齿地强调着。“不过放心吧,我保证他会有足够的时间来忏悔自己的言行。”

    文稻百分之百地相信女将军会实现她的诺言,不禁对那位仁兄致以同情的祈祷。这时候前方仪盘突然发出嘀嘀的警报声,同时一个标示着穆拉森林概略图的虚拟视窗弹了出来。

    “出什么事了?”

    “雷达捕捉到蝰蛇战艇的踪影,在我们左前方二十公里的位置。”

    文稻低头解读着视窗上的数据。视窗中央的蓝点代表这艘登陆艇,而在左前方的扫瞄线内,两个代表蝰蛇战艇的红点正侵入雷达侦测的范围。从红点和蓝点各延伸出两条预测航线,并且在虚空的某点互相交错。文稻解读着红点朝后方的延长线,确认其和地图数据一致。

    “蛇巢就在前面,看来我们没有找错地方……预计两分钟后和它们接触。”

    随着文稻的宣告,因先前玩笑而略微松懈的气氛立即紧张起来。骑士们带着紧张神情凝视着前方,此刻他们已非常接近蝰蛇的据点,同时暴露行踪的机率和风险也都大幅增加。

    “要回避吗?”女将军沉声问道。

    “附近没有可以藏匿的地形,多余举动或许反而会引来他们的注意。”文稻一边飞快扫瞄着地形图,一边手握操舵杆稳定着航向。“我们开着光学迷彩,并且保持着无线静默。只要他们没有开启微焦雷达,就发现不了我们。”

    微焦雷达和光学迷彩都是被帝国屏蔽的机能,虽然文稻确信那些蝰蛇匪党没有破解帝国屏蔽的技术力,但毕竟事关重大所以心里还是颇为忐忑,反倒是旁边的玛秋娅点点头,率直采纳了文稻的方案。

    “那就这样做吧!”

    “可以吗?”文稻惊讶看着女将军。

    “在战场上,你必须信任专家的判断。”玛秋娅深深看了文稻一眼,随即回头对骑士们下达了保持安静的指令。

    得到指令的骑士们立即抓住旁边的扶手稳住身子,同时把容易发出声响的铠甲和剑等都按在手里。在骑士们屏气凝神的注目下,视窗上的两处红点飞快地接近着,数息间便到了几乎肉眼可见的程度。

    阉割版的蝰蛇战艇自然没有光学迷彩的选择,两台缺了潜行模式的引擎发出震颤大气的轰鸣,那动静几乎数公里外就能听到。文稻透过前方舷窗,紧盯着出现在视界右前方的战艇,一手紧握着控制舵,一手缓缓向后拉节流阀。

    女将军冷澈的目光追随着龙使的动作,而阿列克等骑士则努力保持着僵硬姿态,一边悄然吞咽着口水。

    登陆舰在森林上空划出一道偏向右侧的弧线,和两艘蝰蛇战艇平滑擦过。

    当那震颤大气的引擎声终于被抛到身后时,所有人都忍不住长长吐出一口气。在一大片吐息声中,冷不防混进了一道低频震颤的声响。那声响一闪即没,不过女骑士们却已纷纷朝对面怒瞪了过去。被瞪视的陆战骑士们露出慌乱神情,随即便纷纷仰头望天,努力表现出自己绝对不曾污染空气的模样。

    “……前面就是蛇巢了。”

    假装没听到那声异响,文稻憋着气调出视窗上的地形图,望向女将军。

    “接下来,我们按计划行动?”

推荐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九星天辰诀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圣堂 最强弃少 神煌 召唤万岁 重生之温婉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