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帝国老兵的骨气

    铭刻着符文白银枪尖如灵蛇般的跃动着,在敌阵中洒出无数枪影,并制造出一簇接一簇的血花。直到一只包覆着铠甲的手臂从混乱敌阵中猛然伸出,带着难以置信的速度和精准抓住了灵蛇的七寸,满天枪影骤时消失无踪。

    从枪身传来巍峨不动的力道,令菲莉心中瞬间拉响了最高级的警报。顺着枪身向前望,一名身着深蓝重铠、额前有着可怖伤痕的战士出现在战阵前方。

    帝国老兵嘴里咬着雪茄,右手握着一把布满锯齿的利刃,左手则随意般的握着枪尖。从那身上散发出狂兽般的猛狞气势,此前遭遇的匪党根本无法与其相比。被那凶暴视线扫过的瞬间,菲莉全身不可抑制地炸出鸡皮疙瘩,几乎下意识地就想抽枪后退。

    不过,银枪的枪身却仿佛融进那手甲般的巍巍不动。

    下一秒,帝国老兵猛然扬起手臂,菲莉整个人顿时被枪柄带得凌空飞起。千钓一发的瞬间,菲莉急急撤手放枪,身躯顺着抡枪的惯性朝左侧横飞了出去,猛烈撞上旁边的集装箱。

    “咳!咳咳!”

    集装箱侧壁被砸出可怖的凹陷,剧烈的冲击让菲莉半个身子都为之着麻痹。斥候骑士半跪在地面猛然咳喘着,而帝国老兵则朝她投来意外的视线。

    反应蛮敏锐的嘛?如果菲莉再晚一秒放开枪柄,那她现在应该已被加普尔砸进了地里。对使用着枪矛的原始人来说,可以说是相当优秀的素质,加以栽培或许能成为陆战队的良材。

    一击便让斥候骑士失去战斗力的加普尔,将视线移向另一边的重铠骑士,眯起眼放出杀意的准星。承受其威压的阿列克以最快速度调整好架势,但下一瞬间,意料之外的攻击却从盾牌防御的死角杀到。

    那宛如堡垒般的沉重装甲有着匪夷所思的爆发力,面对瞬间逼近的杀气,阿列克反射般的架起十字剑,勉强挡下了那朝着首级斩来的一击,不过双剑交击的沉重冲击却令他的手臂为之麻痹。

    “不错嘛?”

    帝国老兵嘴角微扬,以手中链锯剑向重铠骑士持续施加着压迫的力道。

    链锯剑是帝国陆战队的制式装备,单刃的剑锋上布满钨合金的锯齿,其原理则近似于远古工具链锯。利用高速转动的锯齿,可对敌方目标输出撕裂及破甲双属性的巨大伤害,因此成为极受帝国老兵们喜爱的近战兵器——链锯剑的巨大杀伤力带来难以驾驭的特性,新兵是无法熟练使用这种可怕兵器的。

    借助动力铠甲的辅助输出,加普尔单手便压得重铠骑士无法动弹,不过对方的顽强也出乎意料。有些不耐烦的加普尔扣下手柄处的扳机,伴随着钷马达的颤鸣,排列在剑刃上的钨金锯齿开始急速回旋。

    “什么!?”

    看着自己的十字阔剑被对手那虚化的锯刃给徐徐啃食,阿列克瞪大眼睛。

    片刻的分神让重铠骑士没能及时分应,十字阔剑在凄厉颤鸣中折断。咆哮的链锯剑余势不减地摧破了骑士的铠甲,阿列克在血光飞溅中朝后摔去。

    将己方打得鬼哭狼嚎的两名连斯塔骑士,转眼间就在上校手下遭遇重创,这样的事实极大鼓舞了匪兵们的士气。就在他们蹦跳着准备痛打落水狗前,几发精准的狙射将叫得最欢的匪兵射倒在地,其一发朝向加普尔,并在帝国老兵的动力铠甲上留下一点焦灼的痕迹。

    然而束光枪的贫弱输出无法穿透动力铠甲的防御,反而暴露了射击者的位置。加普尔一脚踢起地上的银枪,猛力朝束光射来的方向掷了出去。

    被掷出的银枪呼啸着奔过虚空,并在下一瞬间贯穿了掩体的墙壁。

    墙壁四分五裂,而银枪却不可思议地顿在空中。在匪兵们纷纷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徐徐崩落的墙壁后显出一素袍布衫的青年的身影。青年身上毫发无伤,一堵由纤细光丝构成的透明方壁耸立在前方,而被加普尔掷出的那支银枪便半镶在那面透明方壁里。

    注目着那支几乎悬在眉间的银枪,青年脸色淡定如常,轻快地弹了个响指。那堵透明方壁瞬间消散,而银枪则落到了青年的手里。

    青年把玩着银枪,目光扫过两位受伤喘息的连斯塔骑士,落到帝国老兵的身上。加普尔挑挑眉毛,回应以凶暴的视线。

    尽管双方没有言语,但视线的交锋却已在空间弥散出令人窒息的硝烟。匪兵们战栗的视线不断在加普尔和青年间来回移动,两位暂时退出战阵的连斯塔骑士也发出倒抽凉气的呼吸。

    在任何棋局中,王见王的场面都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力场师?”加普尔眯眼打量着文稻。“这场把戏都是你搞的鬼?”

    “你就是那位上校?蝰蛇的头目?”没有回答加普尔的问题,文稻以近乎妄自尊大的口吻开口。“为避免无谓的误判,有件事要跟你确认下。”

    “什么?”

    “你的行动究竟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圣瓦诺帝国的图谋?”

    加普尔呼吸一窒。再怎么也没想到,初次对话就被触及如此核心的问题。原本力场师就是不可能出现在原始部落的职业,而对方那傲慢的口吻更打乱了加普尔的节奏。事态恐怕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你知道些什么?”帝国老兵的声音出现了裂痕。

    “我知道的可能比你想象得还要多。”将冒汗的掌心藏在背后,文稻在嘴角拉出悠然般的弧线。“古兰贝尔是我主的庭园,尔等的鬼祟活动我主在五年前便已知晓,只是暂时没兴趣管罢了。不过尔等似乎没有收敛的意思,于是我主命我来打理庭院,顺便也收拾下害虫。”

    “我主?你是……”加普尔的眼神猛缩了下。

    “龙贤王家所属,见习执事文稻,请多关照。”

    文稻微抬左手,露出那枚铭刻龙纹的白银腕轮,而加普尔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推荐阅读: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首席御医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网游之天谴修罗 重生小地主 雪中悍刀行 醉枕江山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