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变态就该用变态来对付!

    “……十二公里以外?”

    投影屏幕上浮现的数字令文稻倒抽了一口凉气。

    直到连斯塔骑士团彻底控制帝国的前进基地为止,那枚来历不明的恐怖石矛都再没出现过。席卷通道的那场爆炸又掩去几乎所有石矛相关的痕迹,被逼无奈的文稻最后不得不请出初中的几何数学,用石矛落点的位置和通道大门的高度为参数,计算出石矛的入射角度,然后再进一步推测出石矛的抛射距离。

    结果出来了一个比预料得还要夸张的数字。

    抽着凉气的文稻对思维结晶下达了重新计算的指令。终端手环的思维结晶拥有媲美地球超级计算机的演算力,倘若有自我意识的话,那无疑会对这般小儿科的计算式感到屈辱。忠诚履行指令后,思维结晶最后给出毫无差别的答案,看得文稻小心肝扑通扑通猛跳了三个小时。

    那枚石矛至少是从十二公里以外投掷来的,否则不可能有那样的入射角。

    十二公里是什么样的概念?文稻所知地球上最厉害的狙击手最远狙击距离也不过二公里左右,而那枚石矛至少是在六倍远的距离掷射,而且还穿透数层集装箱的阻碍,精准命中了他所在的位置。如果不是菲莉预警的话,文稻确信自己会被那枚石矛射个对穿。

    换句话说,那位不知名的掷矛者至少有着六倍于顶尖狙击手的射程,以及媲美战列舰炮的威力。这样的存在已远远超过常识的范畴,除了龙姬以外,文稻唯一能想到参照物就只有龙宫的执事长。

    被雷吼那等级别的强者给盯上,对任何地界住民来说都是堪称噩梦的现实。说不定睡得真香时就被一发来自十二公里外的石矛给轰杀,这样的可能性让文稻整晚整晚都睡不安稳,那根布满荆棘的漆黑石矛,爆炸席卷通道的光景,在文稻的噩梦中反复出现,每次都让他大汗淋漓。

    “可恶!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硝烟弥漫的战场毕竟不是文稻熟悉的职场,而险死还生的体验更让他刻骨铭心。为驱逐那股仿若幽魂般的恐惧,文稻开始想尽办法搜集情报。

    知道内情的帝国老兵消失无踪,被俘虏的匪党们则是一问三不知,文稻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组织连斯塔人调察整座前进基地,希望能挖出些具有参考价值的线索。

    调察作业持继了数天,文稻确认这座圣瓦诺帝国匆匆放弃的前进基地,有着难以置信的规模和潜力。呈现在外的校场和铁色棱堡,大概只是基地整体的冰山一角,在山体内部以及地表下,还隐藏着更辽阔未知的建筑群落。

    不过这些建筑群落,只能从基地各处数百计的封闭闸门里窥得一二。在基地整体瘫痪、连照明系统都无法运作的状况下,骑士们也根本无法开启闸门去探索更深处的内容。文稻也多少明白了为何蝰蛇匪党放着好好的基地不用,而选择在校场驻营的理由。

    整座基地仿佛一个瘫痪的巨人,而现阶段文稻根本没有令其苏醒的办法。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多亏那位上校的维护经营,棱堡内有少数区域已恢复了电力供应和基础机能,那座布满奢侈品的司令室便是其中之一。

    对前半生在贫穷中度过的文稻来说,帝国老兵那些引以傲的收藏没引起他更多的兴趣,倒是司令室那台老旧的信息终端令文稻惊喜万分。司令室的信息终端直接和基地的思维结晶巢连接,结晶巢里储藏着整座基地数以亿计的资料情报。这座庞大的情报库里应该有充分挖掘的余地,不过文稻只尝试了半天便宣告放弃。

    用终端手环把帝国语翻译成龙言文的效率太低,而在数亿条情报中搜索出有价值的情报,需要极其的专业技术和远远超过人脑的演算力。无论何者文稻都不具备,所以也只有暂时放一下。

    “果然还是需要助手啊……”

    抱拳屹立在不断滚动着信息的投影视窗前,文稻开始构想朝执事长申请派驻助手的可能性。不过依那方块脸铁公鸡的悭吝德性,这项要求之十**会被驳回。

    其实被驱回也无所谓。

    毕竟当初雷吼交给他的任务只是“讨侥盗猎者”。当前蝰蛇恶党已被悉数剿灭,恶党头目也消失在爆炸中,这次任务可以说已保质保量的完成。文稻之所以还迟迟没有和龙宫联络,只不过想把最后的收尾作得更漂亮点罢了。

    毕竟当初他被踢出座舰时,除了对任务的茫然外,手边就只有一本薄得发指的操舰说明。而现在不仅得到了连斯塔骑士团的全面服从,甚至还占领了一整座帝国的前进基地。前后差别有如云泥天壤,而中间的艰难困苦更值得大书特书,回想起来连文稻都忍不住给自己点上一百个赞。

    现在文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给任务做个漂亮的收尾,再把一份无可挑剔的报告书狠狠摔在某执事长的脸上,然后大笑三声而已。

    至于那来历不明的石矛和幕后阴谋什么,就交给那铁公鸡去伤脑筋也无妨。毕竟变态就该用变态来对付,想象雷吼为挖出幕后黑手而满世界跑的光景,文稻心里涌出一股小小复仇快感。

    “……没错,就这样做吧!”

    文稻果断点点头,关闭了信息终端,伸着懒腰走出了司令室。

    司令室外有两位连斯塔骑士守卫,见着龙使出来纷纷低头致敬。其中有着翡翠色秀发的女骑士,以恭敬的口吻朝文稻询问着。

    “大人,您的事情办好了吗?”

    “差不多了,我想去校场走走。”

    文稻耸耸肩膀。前次擅闯战阵又差点被石矛轰杀的经历,令他成为女将军眼中最大的问题儿,玛秋娅几乎强迫性地替文稻安排了一队护卫骑士,规定不论到哪里都必须有护卫跟随。然而文稻无法接受上厕所也有一队彪形大汉尾随的情形,于是和女将军进行一番艰难交涉,最后终于把随身护卫的人数削减到一人。

    “那么,请让我同行。”

    这样说着的菲莉,谨慎地跟在文稻背后三步远的位置。

    斥候骑士出身的菲莉,对危险似乎有着超乎常人的直觉。有她担任文稻的随身护卫,哪怕不能彻底根除危机,至少也能降低突然被石矛轰飞的风险。

    菲莉做事认真负责,行动干练利落,尽管有着所谓“恐男症”的洁癖,但大致来说文稻还是蛮欣赏这位女孩的。不过不知是否错觉,自打前次迎战加普尔过后,菲莉对他似乎总有种敬而远之的感觉。好比现在,文稻能明显感到落在背后的视线,然而只要他一回头,菲莉绝对会马上移开目光。

    “我说……”

    “是、是!什么事?”

    “算了,没啥。”

    反正看着也蛮有趣的,文稻搔搔头,勉强接受了“跟在背后但不能对话的保镖”的设定,随即带着菲莉朝棱堡外的校场走去。

    得益于连斯塔骑士们的清理,原本堆满杂物的混乱校场已焕然一新。下层校场建起了骑士团的临时营盘,而上层校场则依旧被当作停机坪使用,不过除了缴获的十架登陆艇以外,还多出了一艘从琉贝克城开来的运输舰。

    这些星际舰艇以军事化的整齐队列停泊在校场上,一队队身着中古铠甲的骑士,或者围着它们品头论足,或者在旁边行军操练,整个画面看上去可以说相当挑战常识,但接受画风后又觉得莫名奇妙的协调。

    棱堡前方的看台处,红发的女将军正在那里俯瞰着校场的营盘。她的手里拿着一卷图纸,并不时对着旁边的工兵下达着某种指示。

    (呃……)

    和玛秋娅视线对上的瞬间,文稻的胃禁不住痉挛了一下。

    事实上,除了那伏潜暗处、神秘莫测的掷矛怪人外,这位女将军亦给文稻精神带来沉重负荷的元凶之一。在镇压蛇巢的作战里,玛秋娅并未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草草结束的战斗令勇猛的女杰累积下相当的不满。尤其在听闻文稻以“矩阵践踏”瞬灭加普尔的事迹过后,那无以渲泄的战斗欲便由此转到了文稻身上。

    虽然不致于提出“和我决斗吧”的离谱要求,但却时常投来挑战的眼神,那升腾着灼灼斗志的视线却戳得文稻脊背生痛。躲进司令室埋头调察情报,也是文稻没办法的办法。

    今次出门便碰上女将军,就算想退也来不及了。玛秋娅朝文稻投来“你小子再敢逃就试试看”的视线,并做出“赶快滚过来”的手势——虽然假装没看到也行,不过那势必埋下更大的炸弹,文稻深深地叹了口气,带着“老子就是不应战你不爽咬我啊”的觉悟走了过去。

    “大姐头,有什么指示?”文稻讪笑着走近。

    “大姐你个头!”恼怒的玛秋娅作出想踹人的动作,不过似乎考虑到众目睽睽下踹飞龙使会影响风评,于是勉强把话题转了开去。

    “有件东西想给你看看,你现在当然是有空的吧?”

推荐阅读:宠魅 百炼成仙 火爆天王 最终进化 官术 光明纪元 唐砖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全职高手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