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化乐天的内侍长

    被引导光束牵引着,交通艇缓缓停靠在白霞宫的宇宙港。

    站在舱门前的文稻略感紧张。“宇宙港”顾名思义,也就是为来往宇宙的船舶提供补给停泊的港口设施。对娑婆海中的诸多星际文明来说,宇宙港可谓是基础配置中的基础配置,也是他们踏向无垠宇宙的第一步。

    不过文稻的情况却相当特殊,当初在滨边公园和龙姬邂逅,随即便被龙姬拽着直接以肉身穿越了大气层,而后降落古兰贝尔地表又靠着帝国强袭运输舰的紧急迫降程序。两者都是堪称惊心魂魄的经历,不过这远远偏离常识的体验也给文稻带来了某种先入为主的奇妙误解。以至于当阿妮宣布交通艇已停靠码头时,对那毫无阻滞的过程,文稻根本无法生出“降落”的实感。

    “停、停好了?”文稻愕然望向视窗中的小侍女,伸手在空中比划着。“等等,不是应该有‘砰’的一下,然后伴随‘轰轰轰’的巨响吗?像这样既没有冲击也没有震动的算哪门子……”

    “闭嘴土包子!”阿妮忍无可忍般的回应着。“快从咱的船上滚下去!”

    “再等十秒,啊不,五秒钟,我先做好心理准备……”

    “谁管你啊!”

    就像迫不及待要把某人踢出去似的,前方舱门唰地打开。随着舱门开启,一股裹挟着草木清香的凉爽空气争先恐后地涌进艇舱。风中蕴含的澎湃元气冲得文稻心神一晃,两秒后回过神来,却被眼神的光景给惊得呆掉。

    得益于地球上众多科幻影剧的灌输,文稻在降落前曾脑补了许多宇宙港的光景,比如揣着光子步枪的异星警卫啊、一大堆从天而降的机械触手啊、拖着集装箱不断移动的钛合金载具啊什么的。相比起踏上嘲风时的懵懂来,文稻在古兰贝尔时接触了不少星际造物,因此自认这些脑补就算有误也不会差得太远。

    不过有句话是怎么说的,事实远比想象来得玄奇。

    没有光子步枪,没有机械触手,别说钛合金载具了,眼前铺天盖地的茂密丛林里甚至连半个螺丝帽都看不到。文稻以近乎崩溃的眼神看着那一群在林间悠然踏过的五色鹿,然后顺着头顶的啼鸣抬头仰望,一只火红的凤凰鸟拖着发光的尾翎横越天际,而从青空洒下的日光则那么的和熙。

    如果不是曾有和龙姬翱翔星海的殊妙体验,文稻大概不会怀疑自己身处梦境。

    为保住濒临崩坏的三观,文稻战战兢兢地回头看去。还好,那架载他前来的交通艇还停在原处。清澈的溪水沿着人工开凿的运河欢快奔流,一边承载着交通艇的重量,一边跃起众多生着金鳞的鱼族。在运河对面,一头两米多高的吊睛白额虎低头舔着溪水,和文稻视线相交的瞬间,林中王者发出沉着的低吼。

    文稻被吓得退后两三步,不过幸好白额虎没有临时打牙祭的意思,稍稍恐吓猎物后,便摇晃着尾巴慢悠悠地踱进了密林里。

    文稻的目光追随着白额虎的身姿,一股无以言喻的焦躁感从心底里迅速升起。

    那感觉,就仿佛施瓦辛格大叔端着重机枪一脚踏进了樱桃小丸子的世界,画风太美闪瞎眼。文稻在心里搜肠刮肚好半天,发现只有一个词大概能描述自己此刻的心境。

    (卧槽……)

    从科幻风到玄幻风的突兀切换让文稻的思维一时短路,从背后交通艇处传来小侍女的嬉笑声,伴随着一声充满欣喜的喵叫。

    相比起被固有知见所钳制的可悲凡人来,咪牙对眼前美不胜收的光景却是充满热情,喵叫一声后蹦下了舷梯,然后格处欢腾地朝密林里窜去。

    “咪牙!别乱跑!”

    文稻看得毛骨悚然,当即拔腿朝咪牙追去。

    刚跑出五六步,头顶骤然炸出一道雄壮的吼声,随即一小山般的巨大黑影从天而降。黑影落地摧得地动山摇,文稻惊骇抬头,只见那黑影竟是一头莫约三四米高、浑身长着青色皮毛的金刚猩猩。

    “苍猿?”

    被阿妮称为“苍猿”的金刚猩猩,目光在阿妮和文稻间来回移动着。没等文稻反应过来,苍猿突然伸出茶几般的巨大巴掌,一把将文稻抄起,猛然跃起跳进了密林中。

    (什、什么情况?)

    被苍猿抓在巴掌里的文稻,随着苍猿在密林树梢间来回飞荡着。这些经过特殊选育的大型赏观树高度普遍都在三十米以上,在树梢间荡漾的文稻直观体会到腾云驾雾的滋味,并伴随着强烈的昏眩和呕吐欲。

    苍猿以无以抗拒的暴力紧拽着文稻,欢叫着一口气在密林间荡出好几里远,随后一记鱼跃跳上某座凸出密林的岩山。岩山顶上生着一片翠绿色的竹林,竹林中一座以青竹搭建的别致小屋隐约可见。苍猿噗嗤噗嗤地跑到青竹小筑前,把文稻放了下来。

    被放下的文稻瞬间天旋地转,而苍猿则仿佛期待主人夸奖的小狗般望向竹屋。

    “孽畜,你又对客人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

    一声淡然的轻斥从竹屋里传出,同时一股清净灵气自周围竹林间聚集。

    那股灵气缠绕着文稻,从其额前涌进灵台,随即化为一股清澈凉意顺着气脉扩散开去。文稻打着寒颤回过神来,随即看到一位紫衣白衫的清丽女子,正从竹屋缓缓走出,一边朝他投来关怀的注目。

    “这位公子,你还好吗?”

    “呃……好像,还不错。”

    文稻惊讶地活动着手脚。那股清净灵气驱逐此前因颠簸腾转而导致的一系列眩晕反胃等症状,现在他的状况出乎意外的好。

    “以前我曾让这厮去迎接客人,自那以后它就时不时往留客溪跑……白霞宫来的客人不多,它没有恶意的,若有什么失礼之处还请公子见谅。”那女子望着苍猿淡然道,被她喝斥的苍猿,抱着脑袋羞愧地缩到了竹林角落。

    “好、好的。”从苍猿处收回视线,文稻谨慎询问着。“请问姑娘您是?”

    “小女子紫枫,受命担任白霞宫的内侍长。”女子微微一礼。

    “***侍长?”文稻闻言吓了大跳。

    为避免因缺乏常识而惹来麻烦,文稻在了解新职场上下了相当大的功夫。基本上来说,龙宫的指令体系以龙姬为首,自龙姬以下则分成内外两套班子。其中外部班子以执事长为首,负责处理龙宫所有对外事务,以确保主君意志得到最大限度的落实。与其相应的,内部班子以内侍长为首,主要负责照料龙宫的内部事务,保证主君的起居生活称心如意。

    以白霞宫为例,文稻此刻的职务是见习执事,直属上司就是雷吼。而阿妮的职务是见习侍女,直属上司则是眼前这位气质出尘的美女。就职位阶级而言,不论执事长或内侍长,其地位都遥遥在两位见习之上。

    没想到刚到龙宫就和另一位大佬碰上,文稻赶紧致上问候。

    “见习执事文稻,见过内侍长。”

    “你就是文稻?”紫枫仿佛颇有兴趣般的打量着他,嘴角弯成微扬的弧线。“在雷吼那里当差可不轻松呢,请好好加油吧。”

    “好,好的。”被内侍长如此鼓励,文稻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听说你被安排去古兰贝尔取缔盗猎团,那现在是要去找执事长报告吗?”紫枫好心提议着。“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送你过去。白霞宫的环境有些特殊,初次到访者要找对路可不容易呢。”

    “那就拜托了……呃不,等等!”

    正待点头的文稻,猛然想起一头窜进密林的咪牙来,当即额头冒出冷汗。在栖息着五色鹿、吊睛白额虎,甚至凤凰鸟的白霞宫生态链里,一头来自偏僻星域的喵星人,到底有多大的机率挤身到顶级捕食者的行列呢?

    在咪牙沦为猛兽的牙祭前,怎么也得想办法把它弄出来才行!

    “拜托你,紫枫姐,请帮我找到咪牙!”

    简述情况后,文稻双手合什朝内侍长拜托着。

    “紫枫……姐?”

    紫枫微挑娥眉,文稻那乡土风的称呼似乎让她颇觉新鲜,不过倒也没有提出异议。紫枫找文稻要来了咪牙佩带项圈的定位编码,输入终端手环查询后,视窗地图上很快便显示出一闪光的猫形标志来。不过在紧挨着猫形标志的旁边,还有一枚银月标志在闪闪发光。

    “咦?这是……”注目着银月标志的紫枫露出惊讶神情,搞得不明所以的文稻相当紧张。不过紫枫随即放松了神情,对他摆摆手。“放心吧,你的猫有位那大人替你照顾着,不会有事的。”

    “是、是这样的吗……”

    “先去雷吼那里吧,我送你。”

    这样说着的紫枫,顺手从旁边摘下一片竹叶。在文稻的疑惑注目下,紫枫对竹叶吹了一口气。被吹离指尖的竹叶在空中徐徐伸展着,折转着,直到变成一条足以容纳两人乘坐的翠绿叶舟。

    那巧夺天工的叶舟悬浮在空中,紫枫迈步踏上叶舟,回头对着早已看得呆掉的文稻微微一笑。“上来吧,文稻公子,我也想听听你在古兰贝尔的见闻呢。”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 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