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捡到一块宝的预感

    一瞬间文稻觉得那小脑袋似乎有些眼熟,二瞬间却不禁为之昏厥。

    那埋在龙姬怀里的小脑袋,此刻仿佛很舒服地打了个哈欠,不是先前窜进林子里的咪牙又是谁?近半月没洗澡的臭喵,却全然没有自觉地依偎在尊贵的白霞御主胸前,还用脑袋蹭来蹭去!

    那可是万物的长子啊!咪牙你怎敢如此不敬!

    文稻的身心都在猛烈颤抖。下意识地就想冲上去把那不知死活的臭喵揪下来,然而理智却先一步阻止了这更加作死的行径。文稻紧握拳头抑制着那摧残身心的动摇,抬头瞪视着咪牙,用尽全力传达着“咪牙你快给我下来”的信息。

    然而在旁观者眼里,那却是失礼至极的模样。

    “你的眼睛在瞟哪里啊!?混蛋!”

    旁边突然奔出的一记凌厉飞踢,将“色迷迷盯着龙姬大人”的某人给踹飞了出去。踹飞文稻的小侍女英姿飒爽地登场,并且就像要从恶徒手里守护龙姬般的张开双臂。

    “呃哇!”

    小侍女可没脚下留情的概念,如果不是雷吼以暗劲托住了文稻,那狭小的瓷器室里必然会上演稀里哗啦的悲剧。被暗劲托住的文稻手抚脸颊上的脚印,惊愕兼茫然地看着小侍女。因本身并无邪念的缘故,所以一时间他还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得到这样的待遇。

    “哼!你那表情是什么意思?我本来就是殿下的侍女,当然应该跟随在殿下身边。”阿妮错误解读了文稻投来的视线,随即哼了一声,带着满满得意的神情站回到龙姬的身边。

    给我记住!文稻嘴角抽搐着,然而也只好吃下这记闷亏。

    “文稻。”轻笑着摇了摇头,龙姬那清澈的视线落到新人执事身上,语气则分外的柔和。“我在梧桐林里遇到你的猫咪,怕它在龙宫迷路,便替你把它带过来了。”这样说着的龙姬,抱起咪牙轻轻递了过来。

    “多、多谢殿下!”

    在小侍女呲牙咧嘴的怒瞪下,文稻以近乎惶恐的姿态从主君处接过爱宠。离开龙姬舒适怀抱的咪牙发出不满意的叫声,但察觉接手的是主人后便放松下来。抓着文稻衣袖几下蹦上文稻肩头,在那里轻轻甩着尾巴。

    “看来比起我来,它还是更喜欢你呢。”龙姬慈爱地注目着在文稻肩头打哈欠的喵星人,目光稍稍移到文稻脸上。在停顿两三秒后,仿佛硬找个话题般的问出来。“在古兰贝尔,还好吗?”

    “是!托殿下的福,一切顺利!”

    不论怎样都能把天聊死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特技了。小侍女当即投来凶暴视线,由此察觉到自身失礼的文稻,连忙紧急补充了两句。“那个,其实也不能说很顺利,还是有些波折的……我已经把报告书交给执事长了,里面对此有详细记录。”

    “是吗,辛苦了。”

    被置于主君位置的龙姬,也只能轻轻地点头回应。

    接下来两人就因找不到话题而沉默下去。文稻仿佛手足无措般的搔着脸颊,而龙姬亦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略尴尬的微妙气氛在空间中弥散着,直到旁边的紫枫轻咳一声打破僵局。

    “文稻,向殿下报告由我们来负责,你先带着你的小朋友去休息吧。”

    “遵命!那我先告辞了!”

    内侍长的话令文稻如蒙大赫,向龙姬致敬后便匆匆踏上前面的叶舟。冉冉升起的叶舟载着新人执事与他的小朋友朝苍葭湖的方向飞去,小侍女冲着远去叶舟做起鬼脸,而旁边一双翠玉色的青眸中,则多少流露出惋惜的神采。

    “殿……”

    “嘘。”

    竖起食指阻拦同僚准备出言打扰的愚行,紫枫拽着雷吼在旁静静等候。大概数秒后,言穗呼出口气,带着多少难以释然的神情转过身来。回应着内侍长投来的询问视线,龙姬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聊。

    “言穗大人,您坐这里。”

    阿妮乖巧地准备好座位,随即带着仰慕神情站在龙姬背后。比起那趟潜入古兰贝尔的无趣之旅,重回龙姬身旁的事实令小侍女身心愉悦。

    “情况怎么样?”

    注目着两位衷心信赖的眷族之长,言穗以省略寒暄的形式提出问题。

    “回殿下,冰河期的极寒似乎还不够冰僵那些阴谋家的触手,古兰贝尔的情形比预期得要麻烦。不过我们新人小弟的活跃多少打乱了他们的步调,我想近期内就能揪出他们的尾巴,应该不用殿下挂心。”

    “是吗,那就交给你们了。”

    对着执事长有力的保证,言穗亦以恳切的语调道出了信赖。

    有关古兰贝尔的话题在三言两语间结束,这时旁边随侍的阿妮把泡好的热茶端了上来。捧起那价值昂贵的手工茶盏,言穗只稍稍抿了一小口,便像期待下文般的看向了执事长——那双翡翠玉瞳中闪着灵跃的光芒,对于敬爱的主君此刻所期盼听闻的事物,雷吼当然不至于揣着明白装糊涂。

    “咳。还有要跟殿下报告的事情。”雷吼咳嗽一声,一边组织着语言,一边从终端手环里调出报告书。“新人小弟的报告我和紫枫都已看过了,就结论来说他表现得相当出色,成绩超出了期待。”

    “是吗?”虽然嘴上这样说,但言穗已摆好了认真倾听的架势。

    “基于测试其能力倾向的理同,在派他前往古兰贝尔时并没提供多少支援,阿妮也仅仅在暗中观察护卫。”雷吼瞥了一眼小侍女,继续说着。“毕竟对手是装备着星际军火的盗猎者,没有特别天赋的普通人是无法抗衡的。虽然多少也有些期待,但实在没想到他能做到那种程度……”

    在雷吼最初的预计中,文稻以全然无知的状况降落古兰贝尔地表,光是从茫茫冰原中找出盗猎者的踪迹恐怕就是其行动的极限。而基于双方的悬殊实力,执事长也根本没考虑过他会去挑战盗猎者的可能。只是嘱咐让阿妮作好接手讨伐的准备,甚至必要时刻也准备出动支援。

    但是没有料到的是,降落连斯塔王国的文稻不仅很快取得了当地原住民的信赖,还在原住民的协助下,以利落奇策讨伐了盗猎者,其进展之快就连同行的阿妮都来不及反应。讨伐盗猎者之余,俘虏大批星际军备,甚至还占据了一座帝国基地!这样成绩已远远超出雷吼当初的期待,然而要说到最令执事长意外的,还是另外一件事——

    从报告书最后的描述来看,中断联络近一世纪的连斯塔人已全面恢复了对领主的信赖,并随时准备响应圣龙的号召而行动。

    对时常为领地贫瘠及人力捉襟见肘而苦恼的龙宫来说,这绝对是比单纯讨伐盗猎者更有价值的消息。对报告书里重点提到的女将军和宫庭学士等人,雷吼甚至已经开始考虑他们为龙领作出贡献的可能性。

    以新人执事的立场来说,做得实在漂亮!哪怕吝啬言语的雷吼也不禁点头夸赞。而分析这番漂亮成绩的背后,当事人身上同样也有众多可圈可点的亮点。

    无论是说服原住民的交涉力,还是讨伐盗猎集团的谋略力,亦或是驰骋战场的武勇,任何一项都堪称优秀,而集如此多姿多采的才能于一身的例子,哪怕放到娑婆海也是相当的稀有。虽然早先已从那份缤纷简历中看出了些许苗头,但雷吼还是被实际呈示出来的部分吓了一跳。

    “就结果来看,他应该是那种越是给予压力就越能激发潜力的类型。虽然一度以为缺乏‘燃点’,不过看来古兰贝尔的经历似乎帮他找到了目标的样子……”翻着报告书的雷吼,以这句话作为结论。“我认为新人小弟确实具有充分的潜力,加以栽培的话,很有机会成为龙领的栋梁之材。”

    听着执事长对某人的盛赞,阿妮极不爽地发出“切”的啧声。

    “我的意见和雷吼差不多。”注意到龙姬投来的问询目光,紫枫以轻快语调提出看法。“不过比起龙宫内的职务来,我认为把他放到外面应该更能发挥其长处。”

    “为什么?”言穗有些惊讶。

    “因为他身上有着浓厚的‘地界’气息。”紫枫嘴角浮现出苦笑。“虽然难以启齿,但白霞宫确实非常缺乏擅长处理地界事务的人材。包括我和雷吼在内,都没法像他这样和古兰贝尔领民打成一片。”

    紫枫的话让雷吼嘴角微微抽动,似乎有话要说,但最终还是默认了下来。毕竟紫枫所指的并非能力或魅力的不足,而是自古以来便存在的星界与地界的隔阂。

    举例来说,以龙族和修罗族为代表的星界住民,往往拥有超乎常识的天赋力量。而对那些只能在大气层内存活的地界住民来说,这往往令他们感到畏惧。紫枫和雷吼都是星界望族出身,这样的他们哪怕再怎么放下身段,地界住民也不可能轻易敞开心扉和他们交流。当然若换成龙姬亲临,那威压的效果恐怕会更加惊人。

    古兰贝尔的开发计划之所以迟迟得不到落实,除了冰河期带来的严寒以外,找不到与地界住民交涉沟通的人选也是一大原因。虽然紫枫也不是没想过从地界招揽具有交涉力的人材,但像文稻这样集多姿多采的才能于一身还真是没遇到。

    “确实,让他负责处理领地事务是个不错的主意。”不知想到什么,雷吼也笑了出来,转向主君建议着。“报告书上不是提到连斯塔人曾把当成领主代表吗?或许我们可以正式授予他这个职位。”

    “我没有意见。”言穗欣快地点点头。和背后臭着脸的小侍女相反,听闻两位眷族之长给予文稻的高度评价,白霞御主的心情显然不是一般的好。然而在点头同意过后,言穗又涌出别的担忧。

    “不过地界向来纷乱,文稻本身并无特殊力量,须得保障他的安全才行。”

    “唔,那家伙确实弱得可以……”雷吼颔首表示同意。

    “比起派遣护卫来,有件事情还得优先处理吧?”紫枫提醒道。“文稻小弟可是正面承受了霸邪之矛的冲击哦?就算靠着矩阵盾挡下了物理伤害,魂魄层面的伤害不早点治疗的话,将来可后患无穷呢。”

    “霸邪……之矛?”

    龙姬口里漏出惊诧的呼声,次一秒,澎湃的龙威随着刺骨的寒意弥散出来。

    “那是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剑道独尊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将夜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