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斩舰刀VS皇龙盾

    (……啧,五分钟还没到吗?)

    空中的文稻,以仿佛溺水者般的视线看向手环上的计时窗口,额前则是冷汗淋淋。尽管在不明真相的观众眼里,他只是悠然地脚踏云台,仿佛随意般的挥挥手就拍飞了亚瑟,俨然一副绝世高手的气场。不过期间过程究竟如何胆颤心惊,又如何生死瞬息,则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好强,和那上校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虽然对尚来得及未发挥就被擅自当成比较基准的帝国老兵有些抱歉,但星尘武士亚瑟的实力确实遥遥超出了地界的常识,尤其是那把凝成实相的星尘剑,其剑威简直堪称“恐怖”。

    文稻还是第一次遇上能把矩阵盾斩裂的对手,若非最初就拉开距离的话,对上亚瑟的纯熟战技绝对是在两三招内被秒的下场。不过既使侥幸拉开距离,接二连三的追击也让他几乎难以招架。

    对纯粹靠着手动控制的可控力场来说,本来光是要维持矩阵云台的浮空状态就相当费神了,在此基础上还得分神应付亚瑟一波比一波凶猛的攻势,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文稻还是第一次同时控制两个以上的力场,还是那般爆发性的强启,精神力简直就像被拔掉塞子的水槽般飞快干涸。

    (赌上性命彼此相搏什么的,果然不太适合我啊……)

    文稻嘴角拉出苦笑,以他此刻的状态就算随时掉下去都不稀奇,但视窗上的剩余时间却还有四十多秒。低头看着亚瑟拖着湿漉漉的脚步缓缓走上湖岸的光景,文稻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决定采取转进战术。

    (总之先提升高度,绝不能让那把剑靠近。)

    文稻勉强聚起精神力,控制着云台冉冉升起,以求尽可能远离亚瑟的攻击范围。

    虽然这样的战术偏向保守,但并没违背决斗规则。另一方面,目睹云台升起的场外观众则不禁发出叹息,在众人眼里笨蛋瑟原本就已处于劣势,这下子当然更没有获胜的希望。一众将零花钱押在亚瑟身上的家臣们,顿时懊悔不已。

    “啧,笨蛋瑟!你就不能再给力点吗?”

    “亚瑟已经蛮给力了,问题是对手太厉害啦!”

    “还有三十秒不到,笨蛋瑟应该输定了吧?”

    七嘴八舌的众人纷纷在亚瑟身上贴上“失败者”的标签,在场中能够察觉到星尘剑的剑息微妙改变的,包括雷吼紫枫在内大概不超过五人,当下露出讶异神情。

    “武士就是,身陷绝境也会战斗到底的人!”

    头上挂着水草,脸上沾着泥巴,亚瑟以近乎狼藉的姿态注目那脚踏虚空、强得不可思议的对手,眼中烧起不屈的斗志。从一次开始就被各种践踏碾压的屈辱事实,令这位年轻的星尘武士攒足了怒气槽,并作出以必杀一击逆转胜负的决定。

    “实相斩,零解!”

    亚瑟高举星尘剑,在解开束缚的同时释放出全部力量。

    凝成实相的星尘剑瞬间崩解,归还为能量态的剑身,随着亚瑟不计后果地贯注力量而急速膨胀。从一米到两米,从两米到四米,从四米到八米……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下,数秒内亚瑟手中的星尘剑一口气锐变成长度超过二十米、宽幅近两米的超巨型能量刃!

    “卧槽!?”

    能量刃的边缘比先前更加模糊,并且剧烈抖颤着,显示出亚瑟对星尘剑的控制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不过光是这样也足够吓人了。

    “哇啊啊啊!笨蛋瑟要拼命啦!”

    “住手蠢货!钛梁结构承受不起这样的冲击!”

    “快逃喵!被那招喵到会很不妙!”

    二十多长的超巨刃散发出的狂暴能量,电离了周围空气,紫葡萄般的电浆球出现又迸裂,被煮沸的空气在草甸掀起破坏性的龙卷,那震撼灵魂的光景令周围打酱油的观众们瞬间鸡飞狗跳。

    然而怒骂也好喝止也好,都已无法传达到亚瑟的耳中。头昏目眩的亚瑟,咬牙注目着那呆立空中的对手(被吓傻了),猛然踏出一步,以一往无前的决意挥起了那把破天级的超巨刃。

    “星尘剑?宪法斩!”

    在星尘武士传承中,所有招式均以首创者而得名。创造出“宪法斩”的那位强大武士,在和某暴虐帝国的对抗中,曾以这招将该帝国的星际旗舰“宪法级”一刀两断。从而在星辰圣殿里留下不灭的英名,以及令后辈望尘莫及的霸道剑式。

    当然比起那前辈来,亚瑟此刻施展的宪法斩只是连雏形都谈不上的花架子,不过也依旧有着对舰级的绝大威力。被猛力挥动的超巨刃,以横断空间的气势横扫战阵,瞬间吞没了文稻,并以毫无衰减的猛势劈在后方草甸上。

    超巨刃的重压让整块草甸都凹陷下去,毁灭的波动以凹陷点为中心朝四方辐射出去。伴随着一道道可怖的龟裂,翠绿的草甸瞬间变得焦黄,随即块块碎裂。那股超过界限的破坏能星甚至击穿了白霞宫的生态层,直达外部结构的直撑钛梁。

    就在众人惊慌无措的时候,一道身影闪进了草甸凹陷的中心。

    一抓一握,那把飞扬拔扈的超巨刃瞬息湮灭,从龟裂中溢出的、那股近乎失控的毁灭能量也跟收敛,仅有被灼烧的干枯地表散发出浓烈刺鼻的焦臭味。

    一阵霖雨悄然降息,蕴含着华氛灵息的雨点淅沥沥地洒向大地,空气中的焦臭味被扫除一空,转而代之的是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清新气息。就连被灼烧殆尽的泥壤亦在霖雨中重现生机。

    众人脸上浮现出“总算得救”的神情,但稍迟片刻又顿时僵硬——能如此轻易化解笨蛋瑟大招的人物,在白霞宫里也屈指可数,至于那唤醒生机的清净霖雨,则更是只有化乐天女才能施展的特技。

    换句话说,这场本该是小规模的私斗已惊动了两位眷族之长。挑头的笨蛋瑟当然得挨板子,但若某执事长认真起来,那参与赌注的众人估计也免不了处罚。

    众人战战兢兢地注目着战阵中央,只见霖霖细雨中,缓缓走出执事长那铁塔般的身影。失去意识的亚瑟像小鸡崽般被雷吼提在手里,修行不足而强行使用超出界限的力量,结果让他在挥出宪法斩的同时便自爆了事。

    亚瑟因失去意识而得以从执事长的震怒下逃生,事后知道的亚瑟应该会暗呼幸运吧?相较下观战的众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尤其是还留在草甸上的那批。

    “不、不关朱蒂的事喵!”被执事长那翻涌雷光的视线扫过,朱蒂的尾巴直接炸了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卖队友。“是笨蛋瑟喵出决斗的!怕他欺负小稻稻,朱蒂才不得不插手的喵!是好心的……对喵!小稻稻呢?”

    兽耳娘仿佛猛然想起似的左右张望,此时一道清净灵氛在她左侧降下。

    “不用担心,小稻稻没事。”灵氛中出现的紫枫,以微笑的视线望向随她出现的见习执事。“不过以新人的自我介绍来说,可是相当华丽的阵势呢,对吧?”

    文稻的脸色相当苍白,千钩一发中被内侍长从毁灭能量的狂澜中救起,此刻恍惚的心神并没有回应调侃的余裕。看看恍惚的力场师,看看失神的星尘剑士,紫枫仿佛有些为难般的摸着发梢。

    “话说回来,那这场决斗该算是谁赢呢?”

    内侍长的问题令那边瑟缩的众人纷纷竖起耳朵,不过在执事长的冷哼下又当即萎靡了下去。

    “那还用说?当然一起处罚!”

    虽然执事长宣布一起处罚,但实际上参与决斗的两人,无论文稻还是亚瑟都接近膏尽灯灭的状态,所以处罚也只得延后执行。当然相比起红蓝全空而强制濒死的亚瑟来,文稻多少还留有活动的余裕。

    在朱蒂协助下,文稻带着咪牙在稍后片刻住进了五零一室的居住模块,但随即却陷入了窘境。整座白霞宫都因龙姬的加持而处于生机勃发的状态,就像他此前所担忧的那样,五零一室因长期空置无人打理,结果从里到外都沦为龙宫蓬勃生态系的一环。

    可以说,如果不是朱蒂用大菜刀强行斩开缠住门梢的老藤,文稻差点连客厅都进不了。就算进了客厅,与其相连的卧室厨房等也都被施加了自然系的封印,再加上四处疯长的盆栽植物等,硬生生地把一处汇集星际尖端科技的居住模块给搞成了宛如人猿泰山的树屋一般。

    咪牙欢腾着蹦进了眼前满溢野性的巢穴,而朱蒂则拍拍文稻肩膀,留下爱莫能助的话语。“总之小稻稻你就好好加油吧!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喵!”

    被爱宠和寮友遗弃的文稻,用尽全力清理出客厅沙发的一角,随即整个身体抛进那填充着柔软植物纤维的垫子里,在十分之一钟里便沉沉睡去。

    不过这觉文稻睡得并不安稳。和亚瑟的决斗严重消耗了精神力,再加上在超巨刃下险死生还的冲击,令得他在睡梦中频频梦见被各种恐怖事物追杀的光景。一开始是吹着哨子的城管,然后是欠薪跑路的老板,再然后是那把狂霸绚烂的超巨型光剑,最后轰然一声巨响,一支浑身布满棘刺的漆黑石矛射到脚边。

    从石矛上腾起一股黑气。黑气散发着无穷暴戾,仿佛活物般在虚空翻涌着。猛然间,翻涌的黑气凝成一道锐利黑芒,瞬间刺进了他的心脏!

    “……呜哇!”

    文稻惨叫一声从床上醒来,背后被噩梦的余韵所浸透。

    就在文稻按着胸口调整着呼息的时刻,旁边传来一空幽的女声。

    “文稻,作噩梦了吗?”

推荐阅读: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超级强者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无尽剑装 九星天辰诀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