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来自龙姬的赠物

    “文稻,作噩梦了吗?”

    空幽的女声在旁响起,文稻下意识地偏头望去。

    围绕着恒星环道运行的白霞宫,常年处于恒星翡翠那终年不绝的光耀下,照理说应该不存在昼夜区别。不过考虑到大多数家臣的作息习惯,建造者们在设计之初便保留了一套用于模拟昼夜交替的采光系统。除了满足家臣们的作息需求外,昼夜交替的光照还能让宫殿的内部环境呈现出更富变化的意趣,更不要说,对抑制宫殿内蓬勃繁殖的植物群落亦有着极大的效果。

    文稻从噩梦中醒来时,墙上装饰用的古老挂钟指到凌晨一点三刻左右。此时白霞宫入夜甚深,窗外夜幕垂落,几点星光在深蓝夜幕中闪闪跳动。如果不是那团高悬北天的玫瑰色星云,文稻差点就要以为自己还在地球那间漏风的群租房里。

    焦点朦胧的视线,从窗外的玫瑰星空移到室内的昏暗居室,当文稻看清那在床边摇曳的人影时,瞬间被吓得飞起。

    “龙、龙龙龙姬殿下!”

    那黑发青眸的美丽女子,不是白霞御主是谁?残留的稀薄睡意如同烈日下的阴影般瞬间消散,文稻下意识地要蹦下床,然而龙姬轻轻伸出手,一股柔和的力道将他按了回去。

    “你的精神还没恢复,不要乱动比较好。”龙姬的话语格外轻柔。

    “但是殿下……”文稻的额头冒出黄豆大的汗珠。

    龙族是菩提的长子,龙姬是白霞的御主,哪怕放眼娑婆海也算是身份极尊的存在。这样的存在却莫名出现在某位家臣的私室,而且还是如此亲昵的距离——哪怕文稻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唯一能肯定的是,如果这幕被某位执事长看到,那等待他的很有可能是被塞进中子鱼雷发射到恒星里的结局。

    “放心,我正在寝宫休息,出现在这里的是‘思念体’。”

    龙姬嘴角浮现出安稳的微笑,仿佛看透文稻动摇般的安慰着。

    “思、思念体?”

    文稻定定神,才注意到眼前龙姬的身影和白日相比显得相当虚淡,就好像投射在虚空的影子。所谓的“思念体”,大构就是指以精神力构成的非物质身体吧?不过从那思念体身上散发出的温熙氛围,却是任何投影装备都模拟不出来的。

    仰望思念体的龙姬,文稻咽喉蠕动着,颇为艰难地问出来。

    “为、为何殿下会来我这里?”

    “听到你被霸邪之矛伤了魂魄,我有些担心,所以过来看看。”龙姬轻轻说着,青眸中浮现出慈悲与爱怜的色泽。“霸邪之矛蕴含着的修罗戾气,会侵蚀凡人心神。必须及早拔除才行。”

    “侵、侵蚀心神?”文稻听得浑身一颤。

    修罗族和龙族并列为星界霸种,霸邪之矛是修罗族的天赋特技。那支射进帝国基地的霸邪之矛明显抑制了力量,但饶是如此,石矛蕴含的修罗戾气也给文稻魂魄带来伤害。在那以后文稻时常在梦里被石矛给炸醒,便是戾气侵蚀心神的表现。而侵蚀心神的戾气若不及早拔除,任其发展下去,被侵蚀者最后便会发狂而死。

    “那要怎么拔除?”文稻吓了一跳。

    “不必担心,我正是为此而来。”

    龙姬微微笑着,伸手按在文稻胸前,让他放松平躺在沙发上。当文稻依言放松身体后,只见着龙姬的思念体漂浮在起来,那白晰的玉手抚着他的脸颊,额头抵触着他的额头。

    在呼息可闻的距离,文稻得以目睹龙姬那近乎无暇的美貌。

    那慈悲的青眸中闪出金色的莲华,从手掌处弥散开金色的光气将文稻包裹。伴随着宛如置身母胎般的安心感,一股源自菩提的华氛气息浸透了文稻的身心。在那逐渐恍惚的神志中,耳边传来徐徐飘渺的声音。

    “讨伐盗猎者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在星界种族流传的太古神话里,大女神菩提是娑婆海的创世神,娑婆众生皆由菩提从源泉的华氛中孕育生出。其中龙族是菩提的长子,身上有着最接近源泉的华氛气息。

    华氛是娑婆海的生机之源,曾有灵学者断言华氛气息可以治愈任何**及灵魂的创伤,但可惜有机会验证这点的人却寥寥无几。

    文稻成为少数接受华氛洗礼的幸运儿,被龙姬气息所浸透,残留身心的疲倦及创痛在酣睡一晚后消失无影。当翌日睁开眼睛时,文稻只觉得神清气爽,体轻身盈,那种精神抖擞到仿佛要振翅飞起的感觉,只有当初从某快递公司领到第一笔打工薪水时可媲美。

    虽然那家快递公司在两天后就因私运化学毒剂泄漏而被告上法庭、最后赔得倾家荡产,但这并不会影响文稻此刻的舒爽心情。这时候旁边传来喵叫声,在客厅角落扒拉的咪牙朝主人致上清晨的问候。

    “咪牙,早上好啊!”

    对咪牙回了声招呼,文稻紧接着从沙发跃起,兴奋地一连翻了两个跟斗,毫不喘气地停在靠近阳台的窗户处。华氛的洗礼拔除了看不见的污秽,文稻只觉得身体轻盈得好像不是自己的。

    此刻是上午九时,朱雀寮外充盈着明艳的日光,注目着青空下成群徘徊的五彩鸟群,文稻下意识回想起昨晚的光景,顿时觉得仿佛作梦一般。

    (不对,搞不好的真的梦哦……)

    菩提长子、白霞御主的身份何等尊贵,怎么会对一区区见习执事如此青睐?文稻怀疑昨晚是否自己发梦,不过很快就找到了推翻这项怀疑的证据。

    “唔?什么东西?”

    文稻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一枚六菱形的物件出现在掌中。那六菱形的物件莫约名片大小,表面呈温玉般的暖白色,质地似乎极其坚硬,然而又不同任何金属。拿在手里有种直泌心底的奇妙暖意,就像活着一般。

    “这难道是……龙鳞?”

    文稻连眨了数下眼睛。尽管他从未见过龙鳞,然而手里的白色玉片无论颜色或气息都与龙姬别无二致,除了“龙鳞”以外不会有第二个解释。

    (为、为什么会有这个!?)

    文稻战战兢兢地看着手上那枚犹带体温的龙鳞。当然用膝盖也知道是来自谁人的赠予,但对伊人为何要给他如此贵重的赠物这点,文稻就完全没概念了。至少在他看过所有关于星界霸种的文献里,都从未提到过龙族有爱赠他人龙鳞的习惯。

    是对讨伐盗猎者的褒赏?

    还是疗愈魂魄所需的素材?

    抑或是,要他作为护身符随身佩带?

    无从揣摩主君的心思,文稻拿着龙鳞不知道如何是好。光是和龙姬巡游星河的事情就已经搞到要和星尘武士决斗了,若再被人知道这枚龙鳞的存在,那亚瑟非得跟他拼命不可,搞不好单挑一个集团军的龙亲卫都有可能。

    在原地彷徨好一阵后,文稻咬牙把那枚带着温度的龙鳞放进了最贴身的内侧口袋,并赌咒发誓不会给任何人看到。不过这份誓言的效力究竟有多久,当事人对此却没有任何信心。

推荐阅读:超级强者 无尽剑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官仙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