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吾乃帝国的军师!

    有人袭击琥珀馆!?

    文稻惊骇了。像盗猎者那般的小偷小摸估且不论,敢明目张胆地袭击龙领城馆,这得是多不怕事的势力啊!?文稻如临大敌,以最快速度调出琥珀馆周边的星域图,但星域图上却没有出现任何警告的标志物。

    “……是来自内部的?”

    文稻迅速把注意力放到城馆内,但调出的馆内图上亦没有半点异常。

    然而和一派宁静的监控图相反,脚下的震颤和空气的轰隆声依旧持继着。如果不是文稻罕见地同时患上了幻听及幻视的突发症,那就是中间有某个环节出现了重大问题——关键时刻果然还是不能依赖机器,文稻啧了一声关掉手环,直接趴在地上用耳朵确认着那震颤爆响传来的位置。

    (下面两层靠右点的位置吗……好!)

    文稻跳起来朝下层跑去,一边跑一边紧张确认着身上的装备。从那摇颤城馆的可怖声势看来,下面很可能在进行着一场高烈度的战斗,不过究竟是什么人敢在龙王城馆里开战?

    文稻顺着通道飞奔,那一阵阵闷雷般的轰隆声成为最好的路标。

    拐过两处走道后,文稻冲到一处封闭的金属门前。近三米高的钛合金闸门被一层保护性的力场给封锁着,这应当是为避免内部能量泄漏而采取的防护性措施。只听得闸门内的轰隆爆炸声不断,不过状况和先前的猜想似乎不太一样。

    (怎么回事?里面在干什么?)

    困惑和惊疑在文稻心里卷起激烈的涡旋,文稻目光落到闸门旁的信息锁上。无论里面在发生着什么,身为领主代表的他都不可能放任城馆内无法掌控的事态。在风险和职责间徘徊数秒,下定决心的文稻先给自己竖了块矩阵盾,然后用手环去触碰了信息锁。

    那枚信息锁无疑被施加相当高位的封印,不过比起代理领主的支配权限来说还是要低上一筹。只听得信息锁发出滴滴声,在那道保护力场消失的同时,钛合金闸门也悄然无声地滑向一侧。

    闸门后似乎是一段约十多米长的昏暗隧道,文稻深吸口气走进了闸门,加快脚步一路小跑到隧道尽头。然而在下一瞬间却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来。

    (这是什么鬼!?)

    不知是真实还是幻象,隧道尽头是一处无垠无尽的虚空。在文稻站立位置的正前方,一团仿若暴风眼的深红星云悬浮在虚空正中。猛狞的恒星风暴吹拂着星海,而在深红星云的旋涡两侧,一蓝一红两支舰队正上演着激烈的炮战。

    文稻将惊诧的视线移过去,只见以蔚蓝涂装的舰队在虚空中摆出纵横数排的凹阵,朝着前方毫不间断地倾泄着火力。另一方面,以赤红涂装的舰队则以是密集的纺缍阵朝敌阵突进,一边承受着蔚蓝舰队的炮火,一边施以猛烈还击。

    你来我往的炮击中,双方距离越来越接近。渐渐的,就像被对手那无畏死亡的气魄所逼迫般,蓝方舰队的阵型出现崩解动摇的迹象,尤其是左侧更形近瓦解。红方舰队挟着破坏能量的洪流逼近,在行动抵达临界点的前一刻,如同变魔术般的一分为二。只见一支分舰队如枪矛般从战阵中奔出,瞬间戳穿了蓝方舰队的左翼。

    试图救援左翼的蓝方舰队朝红方的分舰队集中火力,不过却被另一半红方舰队规律性的炮击所阻止。趁着这当口,那支戳穿战阵的分舰队调转舰首再次杀回,两三次往复后,蓝方舰队的左翼便被撕得四分五裂。

    左翼的溃灭明显拉低了蓝方舰队的整体士气,蓝方舰队的炮火密度很明显地下降着。当那支红方分舰队再配合主舰队从侧面发动攻势时,腹背受敌的蓝方舰队顿时被切割开来。

    大约一百艘蓝方战舰被红方猛烈炮火切断了退路,却勇敢地绕到红方舰队的背后试图发动奇袭,可惜在回转途中抢先一步被火控雷达捕获,伴随着核融合投射弹的光芒消散在虚空……

    一艘推进引擎被摧毁的蓝方战舰,顺着惯性漂流从文稻眼前划过。文稻努力调整着焦距,将视线定格在那艘比指甲盖还小的战舰上。只见战舰的尾端冒着浓烟,眯眼观察的话,甚至还可以清楚看到一队如灰尘般的伺服机奔出来紧急抢修的光景。

    (全息影像……不对,是实战推演!?)

    文稻的视线在眼前的战舰和那边的舰战中来回交替,神情相当的震撼。

    震颤他倒不是精致如斯的影像,而是这场实战推演的奢华配置——如果仅仅利用全息投影来实现推演的话,是不可能制造出如此真实的炮击和爆炸的效果。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战场上红蓝双方合计超过一万艘的战舰,每一艘战舰恐怕都是由微型力场和全息投影共同塑造出的“真实幻象”。

    为了确认这点,文稻伸手试着触碰眼前的微型战舰。果然从指尖传来仿若硬物的质感,并且伴随着燃烧的高温。

    (变态啊……)文稻当场倒吸了一口凉气。

    同时摸拟一万艘战舰的精准质量,需要无以伦比的演算力。而更变态的是,这场推演居然连战舰爆炸时的当量、乃至起火时的温度都用力场给模拟了出来,可以说已是无限趋近于真实物理世界的战争模拟了。

    难怪那扇钛合金闸门上要施加力场防护,这根本是在家里炸着火药玩!

    (……到底是哪个家伙在玩这样变态演算力的游戏?)

    文稻嘴角抽搐着朝四周望去,周围无垠无际的虚空看不到任何人影。不过文稻倒也不担心,别的地方或许难说,但在这里他多的是办法将幕后的那人熏出来,

    “起!”

    文稻并拢手指划过虚空,一堵由光丝构成的矩阵凭空出现。正方的矩阵横亘在蓝方舰队的背后,隔绝了红方舰队的猛烈炮击,而那支猛势突击的红方分舰队则闪避不及直接撞上虚空中的矩阵,在轰隆爆炸声中遭遇全灭的判定。

    微型力场的连环炸裂生出强大的冲击波,被冲击波扫过的红方舰队瞬间人仰马翻,在虚空中乱成一团。远处的文稻以矩阵盾挡下冲击波,怀着愉快心情欣赏那边战阵的戏剧性变化。

    就在这时候,一声怒吼如晴空霹雳般响起。

    “是谁?踏进了我光荣的堡垒!”

    伴随着一道苍老而粗暴的声音,虚空中浮现出一形似青铜兽面的图案。那青铜兽面带着仿佛择人而噬的猛狞神情,在虚空中漂晃张望——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那是由全息投影形成的虚像,文稻估计会被吓到。

    “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下。”

    文稻朝青铜兽面打招呼。被招呼的兽面呼啦一下飘到他面前,狠狠地瞪视着他。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好的,我是……”

    “无名小卒!我乃赫克托耳,帝国的军师!”

    ……靠,还能愉快地聊天吗?

推荐阅读:宠魅 百炼成仙 火爆天王 官术 最终进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唐砖 召唤万岁 全职高手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