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为帝皇奉上忠诚吧!

    因恒星翡翠进入周期性的衰减,古兰贝尔大地从两个世纪前便徐徐被冰雪覆盖。一望无际的冰原上除了偶尔冒出头的雪杉,以及冲着其嫩芽而来的雪地尕鹿以外,再难看到别的影子。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一团燃烧着的火球发出隆隆的呼啸声,伴随着烟尘横越过遥远的天穹,在尕鹿们的惊惶注目下轰然坠落到不远处的冰原。

    坠落的火球在冰原上犁出一道又深又长的痕迹,随后一头撞进了痕迹尽头堆积的厚厚雪层中。沿着地面扩散的冲击波引起附近山峰的小规模雪崩,不好还好机警的尕鹿们嗅到不对便早早逃离了山脚,令得让雪崩的受害者降低到最小。

    那团被厚厚雪层给掩埋的火球,因低温和缺氧而很快熄灭。随着雪层被高热融化成液态,一架扭曲变形、通体焦黑的太空艇露了出来。有些胆大的尕鹿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那看起来相当凄惨的玩艺儿,古兰贝尔曾是帝国征服联邦的战场,在冰原各地散落着不少类似的人工造物,所以严格来说尕鹿们对此并不陌生。

    不过比起那些化为雪原风景的遗迹来说,眼前的玩艺儿多少还是有些不同,不仅噌噌地冒着热气,而且周围似乎隔着一圈隐约散发着微光的怪异空间。那方形的空间包裹着太空艇的主体,从而令其在坠地的冲击中得以保全。尕鹿们当然不知道“矩阵力场”的这个名词,不过那空间散发出某种让它们感到亲近的气息,尕鹿们下意识地朝着太空艇靠了过去,围在艇外莫约十多米处,好奇又胆怯地兜着圈子。

    这时候太空艇的火焰已彻底熄灭,原本高热的艇身也在寒风中快速冷却下来。就在几只尕鹿扬起鼻子凑近太空艇时,原本微亮的空间突然熄灭,而后一阵砰砰砰的激烈撞击声从舱门那侧传来。

    被声音吓到的尕鹿们惊惶退后,与此同时,扭曲变形的舱门被一记猛烈的矩阵捶击给撞了开。一个被熏得黑黝黝的人影跌跌撞撞地摔了出来,一边大口呼吸着冷冽的空气,一边以猛烈咳嗽的形式排除着灌进肺腔的毒烟。

    尕鹿们以微妙怜悯的目光注目着那艰难咳嗽的家伙。好半天后对方才缓过气来,一双被浓烟熏得通红的眼睛落到周围尕鹿群上,稍稍愣了下,随即却大吼一声猛蹦起来,张牙舞爪地朝尕鹿们扑了过去。被吓到尕鹿们顿时惊叫着四散奔逃,那人一口气追出了四五十米,然后才喘着粗气停下来。

    “呼,呼呼……”

    文稻一边大口吸气一边回头望向身后的交通艇,在心里撒蹄狂奔的一万头***令他的情绪相当不稳定。

    被那艘漆黑巨舰以镭射光击中,失去动力的交通艇朝重力井坠落,原本应该连人带艇都在突破大气摩擦中化为灰烬才对,但幸好在交通艇解体的前一刻,文稻猛然想起自己是力场师的事实。无论理论和结果,文稻用力场矩阵把交通艇整个包裹了进去。

    力场输出功率由能源核心决定,文稻手环的能源核心是那枚白霞御主亲赐的龙鳞。龙族是星界霸种,是可单体横越星海的万物之长子。蕴含着龙息能量的矩阵,不仅成功抗下了大气层摩擦的高热,甚至连坠地冲击的伤害都给免疫了过去,龙姬庇佑简直近乎神迹。

    矩阵龙盾可兔疫外界的物理伤害,而唯一抗不住的是来自内部的火势。当时全神贯注于保命作业的文稻,根本分不出力气去扑灭从后舱窜起的熊熊火势。当交通艇在镭射的高温中逐渐变形时,文稻也被涌进驾驶舱的浓烟给熏得眼泪鼻涕横流,而且还不能晕过去。那无疑是文稻记忆中最煎熬的一段时间,但以拣回一条命为代价的话,绝对是值得的。

    当然对那控制巨舰的幕后黑手来说,大概死也想不到交通艇里会有一位龙之力场师存在吧?这是文稻得以险死生还的一大缘由。

    (上次降落时被玛秋娅劈,这次降落时被镭射光轰……我的八字该不会是和这颗星球犯冲吧?)文稻甚至涌出这样非理性的怀疑。

    连续两次降落古兰贝尔的惊心动魄,再联想到自己此前做一行死一行的诡异经历,文稻不禁深深地确信,那充满恶意的命运之神在地球玩腻了后,开始换了种崭新方式来折腾自己。当然诸法心生,换个角度来想的话,不仅了发现幕后黑手的真面目,还在镭射轰击和坠毁大气层的危机中生还下来,又何尝不是幸运至极的标志?换成常人早就死得骨灰都不剩了。

    (那艘黑船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在龙宫眼皮底下潜伏?)

    想到那艘隐藏在星空阴影中的巨舰,文稻难以自抑地打了个寒颤。敲了敲左腕的手环,把其中的心智模型唤醒了过来。“喂木吉,你认识那艘船?”

    “不许用那名字叫我!新兵!你应该懂得对前辈的敬意!”老疯子瞬间蹦了出来,嚷嚷着。“而且老夫也不知道那艘船,只是认出了黑洞引擎而已。”

    “黑洞引擎是什么?”

    文稻心里先咯噔了下。一听就不是什么有利世界和平的玩艺儿。

    “黑洞引擎,那是老夫担任帝**师时看过的玩艺。”

    老疯子以怀念般的语气说着。圣瓦诺帝国以征服扩张立国,拥有银河诸邦中最为发达的战争科技,其麾下的机械牧师们高呼着帝皇的圣号,开拓出一个又一个超乎常人想象的疯狂领域。“黑洞引擎”便是其中之一。

    利用特殊力场造就人工黑洞现象,并将其产生的强大重力能量转化为动力源的装置,便是黑洞引擎的基本原理。理论上黑洞引擎具备远远超出常规引擎的出力,并且还能生成遮断任何电磁波的“黑障”,可谓前途无限的次世代动力源。但实际研发中却遇到难以想象的困难,好几位机械主教浪费了帝国的天量预算都未能攻克难题,结果不得不以死谢罪。

    “老夫记得,在征服舰队出发前,黑洞引擎相关的研究应该已经被机械圣殿永久封冻了才对,有什么人把它挖出来了吗……”青铜兽面挥动着粗眉毛,将那艘漆黑巨舰的影像调了出来,啧啧有声地赞叹着。“完成度相当高啊,看来帝国这几百年里也出了不少人材嘛。”

    “……也就是说,你已经落后时代了。”

    文稻幽幽冒出来的一句话哽得老疯子顿时敛声,足足五六秒钟才反应过来,随即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狐狸般猛烈蹦跳起来。

    “你、你这是看不起帝国的军师吗!?告诉你新兵!老夫可是汇集帝国总力制造出来的超级思维结晶!能在演算力上和老夫比肩,哪怕放眼银河的也不超过一个巴掌!”

    “可是简简单单就被一炮秒掉了呢。”文稻幽幽道。

    “那是意外!要是老夫早知道帝国崽子们弄出了黑洞引擎,绝对会提出一百以上的对策方案!”老疯子暴跳如雷。

    “资讯落伍可是落后时代的第一步哦?”

    “可、可恶!”

    青铜兽面气得七窍冒烟,被文稻巧妙地设置到竞争者的立场,原本对“有出息之后辈”的赞叹顿时变成对“不共戴天之对手”的憎恶。

    “你看着!老夫绝对会把那家伙的底裤都挖出来!”

    被彻底激怒的老疯子两眼迸出凶光,当下就准备调动琥珀馆那颗超级思维结晶,入侵到数万光年外的帝国量子网里搜集情报。没有人比赫克托耳更熟知帝国的情报体系,然而当文稻怀着期待的望向青铜兽面时,被注目的对象却在数秒后发惊愕的呼声。

    “怎么?”文稻吓一跳,心道又出什么事了?

    “量子干扰?不对,能量涡旋吗?但这种规模的……”青铜兽面对着虚空唠叨着文稻听不懂的语言,数分钟仿佛终于确定了什么,转向文稻严肃宣布着。“新兵,我想我们遇上麻烦了。”

    “正确的说,我们现在就遇麻烦中了。”文稻嘴角抽搐着看向远处的交通艇残骸。“好吧,是什么样的麻烦?”

    “我们所在的区域处在一股无法测量的能量风暴中,包括量子协议在内的任何通信都无法传输。”青铜兽面如此说着,似乎为让文稻更直观地理解而调出视窗。文稻视窗上看到一团胡乱跳动的波形,这些肉眼不可见的能量风暴将赫克托耳发出的信号吞噬殆尽。

    “无法传输?”文稻闻言飞快调出通信模块,并拔通了执事长的通信码,但传来的却是一阵盲音。不信邪的文稻再拔了紫枫和阿妮的通信码,结果却与这次别无二致。

    “没用,这应当是全频阻断。”赫克托耳的声音似乎也带着困惑。“按照道理说,这种级别的能量风暴不可能出现在大气层以下,哪怕是高能武器也不可能长时候维持这么强的出力……老夫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呼呼,果然真实的战场更能找到乐趣啊!”

    乐趣你个大头鬼!文稻差点就想把这老疯子一脚踹飞出去。

    “……总之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因交通艇坠毁而被困在冰原上,还受到那能量风暴的干扰而无法和救援联络,是吗?”文稻揉着抽痛的前额,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保持冷静,新兵。战场上最先丧命的通常都是失去冷静的人。”老疯子的声音有着超乎从容的闲适,身处战场令它整个人都欢腾起来。“危机反面就是转机,身陷绝境往往也是绝地反击的时刻!无论何时都不可放弃战斗的勇……呜呃!”

    那声音“呜呃”是再受不了的文稻用矩阵把老疯子打飞时发出的。不过因青铜兽面本来就是全息投影加力场构成的幻像,所以被打飞的老疯子很快又从手环里蹦了出来。

    “……这股能量风暴,你觉得和那艘黑洞舰有关系吗?”文稻抬头仰望着古兰贝尔的天穹,皱眉向心智模型询问着。

    “那家伙的手不可能伸到行星地表来,掀起能量风暴的肯定另有其物。”老疯子给出否定的答案,但也分析着。“不过从那道加密通信的照射角来看,这处风暴地带应该距离地面发信处不远,两者存在联系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七十六点二五。”

    “……也就是说,顺藤摸瓜下去说不定能揪出他们的狐狸尾巴?”

    “你要去吗?新兵!”老疯子俄然兴奋起来。“哦哦哦!我听到了使命的号角!我看到了荣耀的受勋!潜入敌阵的孤胆英雄,去吧新兵!为帝皇献上你的忠诚吧!”

    “帝皇你个头!我效忠的是殿下。”

    一矩阵拍飞了老疯子。文稻回望着周围白茫茫的雪原,再看看那边静静冒烟的交通艇残骸,心里做出了决定。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仙府之缘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