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怦然心动的女将军

    被龙姬授予领主代表之职的文稻,有着管理古兰贝尔的最高权限。不过权利和义务对等的,全面管理古兰贝尔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文稻必须对这块大地上的所有事务负起最终责任。因此尽管被女将军的眼光戳得很痛,但文稻还是一边忍着痛一边详细询问了狼骑兵和那次伏击的情况。

    如果他所预料的那样,那座建立在狂怒女神残骸内的古怪集落正是连斯塔人的开拓村,而同样的开拓村在附近还有八个。其原因在于这块位于冰川和丘陵间的平原地带,拥有肥沃的土壤和充沛的水源,是这颗冰封星球上屈指可数的适宜耕种的土地。连斯塔人自打半世纪前占据红铁要塞后,为充分利用这块天赐的福地,便陆续在周围建起了九个开拓村。

    这九个开拓村生产的粮食对连斯塔王国来说是如同生命线般的存在,而连斯塔人为保护开拓村也不遗余力。红石要塞常年驻守着一支边境骑士团,并积极驱遂着来自冰原蛮族和雪地荒兽的危害。在汉尼拔将军的老练指挥下,边境骑士团确实发挥着镇守王国生命线的价值,除了一件事情以外。

    那些涂装白狼徽章的登陆艇,最早出现大概是三十年前,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袭击了三处开拓村。当接到报告的骑士团慌慌张张地赶去时,陌生施暴者已扬长而去,留下的是被彻底摧毁的村落以及在废墟中哭泣的村民——据闻那些施暴者的最初炮击是朝着无人空地的,似乎是有意给村民留下逃亡的时间。

    因施暴者没留下任何线索,村民们于是怀着悲痛和疑惑重建了家园。为防止事态重演,老将军甚至还特别在开拓村派了分队镇守——然而数年后的再一次袭击却证明,对那些浮在空中的凶暴炮艇来说,地上的骑士团和村民并没有多大区别。

    缺乏对空战力的边境骑士团,倾尽全力也无法触及到施暴者的脚边,对周边发动地毯式的搜索也没能找到对方的据点。虽然狼骑兵的袭击毫无规律可言,但好在频率并不算太高,令开拓村得以在不断的破坏和重建中挣扎前行。几乎只能在清理废墟、重建村落时发挥作用的立场,令边境骑士团对狼骑兵恨得咬牙切齿,而这般无能为力的憎怨终于在最近迎来了转机。

    转机来自于琉贝克城。

    龙使果断讨伐蝰蛇匪党的事实,令王城骑士团那原本捉襟见肘的人力资源得到极大的解放,和着前进基地被一并纳入麾下的数架登陆艇,则给骑士团平添了飞翼的翅膀。接到红石要塞的求援请求后,玛秋娅立即带着整编完成的天空骑士队奔赴前线,并和汉尼拔老将军共同拟定了今次的伏击计划。伏击计划得了开拓村住民的全力协助,于是才有了文稻看到的那幕。

    不过连斯塔人还是低估了狼骑兵的战斗力,若不是文稻在关键时刻出手相助,那刚刚编成的天空骑士队很可能迎来半途夭折的命运。

    “也就是说,你们并不清楚那些狼骑兵是从何而来的?”

    “是的,毕竟这还是我们初次俘虏对方士兵。”老将军沉稳点头回应着。“那两人已被关进地牢,由两支骑士大队看守着。希望能在接下来的审问中弄明白那些问题。”

    对圣龙使者怀着敬意的老将军,向文稻严肃保证会确保两位俘虏作为情报源的价值。虽然文稻多少有些在意着两名狼骑兵的来历,但还是决定先把此事委托给专家负责,并以巡视要塞为由而离开了会议室。

    “那些狼骑兵,是和狂怒女神一起坠落古兰贝尔的吧?”

    离开会议室的文稻,在无人的走廊处向心智模型询问着。

    “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七点五。”老疯子即刻回答着。

    “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已在古兰贝尔潜伏了好一两个世纪?”

    这个推测让文稻猛打了个寒颤。号称“帝皇之子”的精锐战团在行星地表安营扎寨,当然不可能是为龙领的四个现代化服务,然而私究其行动方针,似乎不论好坏又缺乏足够的倾向性——也许就像老将军说的那样,真相只能从那两名俘虏的嘴巴里撬出来。

    “这颗星球,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文稻禁不住头痛地揉着太阳穴。黑洞舰也好,狂怒女神也好,狼骑兵也好,能量风暴也好,古兰贝尔上聚集太多认知外的陌生要素,如怒涛般涌来的意外展开让文稻感觉像是喘不过气来。

    “什么怎么回事?”

    身后冷不防传来这样的问询声。文稻回头望去,只见玛秋娅正带着打招呼般的神情从走廊那头走过来。

    “在想些事情,找我有什么事吗?”

    文稻的问题并没立即得到回答,女将军就像确认什么似的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我还以为你回去龙宫后就不会再管这边的事了呢,没想到回来得倒是蛮快的嘛。”

    玛秋娅的声音似乎并未带着好意或恶意,然而考虑到古兰贝尔曾被前领主放弃管理长达数世纪的黑历史,女将军的顾虑恐怕也代表着大多数连斯塔人的心境。理解到这点的文稻,呼出口气直接宣告着。

    “我被殿下任命为了领主代表,从今以后会全权负责管理古兰贝尔的所有事务。你们若是对龙宫有什么诉求就可以直接找我,不用再担心找不到联络渠道了。”

    “领主代表?也就是,代领主的意思?”

    或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玛秋娅花了一点时间才理解。正眼打量着眼前的黑发青年,女将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如此……这样啊……这样倒是不错。虽然多少缺了些魄力,但由你来担任代领主的话,至少我们这边会比较放心。”

    “缺乏魄力还真抱歉啊。”

    “别介意,我是在夸你。”玛秋娅摆摆手。“就算外表看起来不怎么可靠,但你肯为古兰贝尔的事费心考量,所以由你来当代领主是很合适的。”

    “多谢将军赞赏,今后还请多多支持。”

    把玛秋娅的点头视为领民的认可,文稻向女将军合掌道谢。

    “那么代领主大人,这次降临古兰贝尔有何贵干?”女将军倒是一点不客气地转入了正题。“看你眉头紧皱的模样,是遇到什么麻烦吗?我还没问你怎么会在开拓村那边呢。”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吧……”

    匆忘之殿里记录着古兰贝尔被卷入星际战争的灾厄历史,因此连斯塔人对银河星际的概念并不陌生。文稻想想看,似乎也没有非得隐瞒不可的理由,于是叹了口气,把此间经过稍稍解释了下。

    从在龙宫接到建立警备队、拓展边防线区的任务开始,到近地轨道被黑洞舰击落的遭遇,再到那股正体不明的能量风暴,最后以狂怒女神与狼骑兵的因缘结束。超巨量信息一股股地涌出来,别说一知半解的玛秋娅了,就连讲述者本人到最后都陷入泥泞蹒跚的困境中。

    “……过去堆积的问题没得到处理,新的麻烦又接踵而至,古兰贝尔的情况比想象得要严重好多,一齐涌上来很难抓住重点呢。”最后,文稻以深深的吐息结束了陈述。

    几步之遥的红瞳里,映出为古兰贝尔竭尽心力的代领主的身影。像“真是辛苦了”这样无用的话语,玛秋娅是说不出来的。把目光投向走廊下方的校场,沉默数秒后,女将军缓缓开口了。

    “知道吗?我是在这座红石要塞长大的。”

    “什么?”文稻眨眨眼睛。

    “以前连斯塔王国的疆域比现在还要辽阔些,在红石要塞北方更远点的位置,有一个叫塞提斯的小小领地,我祖父和父亲先后担任了那里的领主。”女将军的视线停留在校场处,只有声音在回忆里奔流。“不过那年冰原蛮族突然入侵塞提斯,来势汹汹……当边境骑士团赶到时,领地已化成废墟,领主也被吊死在领地中央。”

    “喂喂……”

    “我被边境骑士团救回了红石要塞,后来汉尼拔将军收养了我,教我兵略和武技。十八岁时,我被将军推荐到琉贝克城担任天马骑士团的顾问,然后便一直留在那边不断晋升……不过当初离开要塞时,怎样也没想到会这样的形式回来就了。”

    玛秋娅的目光落在停泊校场的登陆艇上,文稻的视线顺着望过去。在多少理解女将军的同时,却又不禁生出些许的疑惑。

    “那个,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我们不知道将来会遇上什么,我们只能一件件做好手上能做的事情。”玛秋娅望向文稻,红玉的眸子里闪动着此前从未有过的温柔之光。“虽然前途艰难,但还是请好好加油吧,代领主大人,”

    “谢、谢谢。”

    “需要活动筋骨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奉陪。”

    “敬谢不敏!”

推荐阅读: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煌 神座 首席御医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网游之天谴修罗 最强弃少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