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 开始汇聚的祸星

    星界和地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对在大气层内繁衍生息的地界之民来说,拥有非凡天赋的星界之民无疑是值得充分畏惧的存在。作为曾在帝皇战旗下征战星海半世纪的老兵,加普尔本以为自己已经多少克服了对星界之民的畏惧,然而数小时前的那场袭击,却以啪啪作响的打脸掀露了他究竟是何等的肤浅且傲慢。

    数小时前,在这处废弃战堡处,加普尔亲眼目睹了那位披着兽皮的棕发少年,从虚空中召出一支又一支的漆黑石枪,用短短数分钟的投掷,将二十公里外那座被原住民占据的帝国中转站彻底摧毁的情景。

    为确认战果加普尔还亲自潜近那座中转站,发现中转站被摧毁得相当彻底。少年一人投出的石矛几乎堪比帝国卫队一个炮兵营的火力打击,确认这点的加普尔全身被恐惧和战栗所俘虏。

    这就是星界霸种的力量。

    这就是和龙族并列为星界霸种的,修罗的力量。

    对那位修罗少年的来历,上面仅透露了极其有限的内容,加普尔只知道对方的名字叫“罗侯”,是来协助帝国作战的可靠盟友——从不惜动用星界霸种来看,帝国对这项计划的重视程度似乎远远超出加普尔的预想。而幸亏这样,他得到了带罪立功的机会。

    一个月前原住民攻陷蝰蛇要塞的最后时刻,加普尔被罗侯趁着一发霸邪之矛的当口给带走。对要塞陷落负起最大责任的加普尔,原本应该被立即处于死刑才是,但考虑到他过往的功绩以及熟悉古兰贝尔的特殊性,上面特别给予了这位帝国老兵为帝皇效忠的最后机会。

    加普尔被临时赋予了一支陆战连队的指挥权。这支陆战连队是从前线战区挑选出的精英,虽然总数只有两百人,但论战斗力却足以完爆那支乌合之从的土著匪团。除了陆战连队以外,加普尔还得到了四台帝皇之锤以及三具无畏战甲的支援——如果不考虑龙宫的话,这样的战力几乎足以犁平古兰贝尔地表上的任何势力!

    上面会一改往昔低调潜伏的姿态,如此不惜血本的投入,也可以理解为情势到了相当关键的时刻——但至于如何关键,身处指挥系统末端的加普尔无以知晓,他接到的命令只是配合那位修罗少年,以战役指挥官的身份完成对帝皇的忠诚,既使战死沙场。

    那也没什么不好。

    从那腐朽乏味的看守役中解放,败给龙使的经历,重新点燃了帝国老兵的热血。没比指挥这样一支军队去赢得胜利更大的荣誉!此刻加普尔唯一在意的,就是那场生涯巅峰的战役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形式来进行。

    加普尔的目光缓缓扫过分散在战堡周围的连队,扫过那些雄壮的帝皇之锤,最后落在独坐在战堡顶上的修罗少年身上。似乎察觉到帝国老兵的目光,那边正眺望地平线的罗侯突然转头瞥过来,目光和加普尔对上。

    加普尔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数百米外的修罗少年便已跃到身边,打量着他的黑瞳流露出趣味盎然的视线。

    “我听到了斗魂燃烧的声音,大叔。”罗侯揽着加普尔的肩膀,嘴角拉出桀傲的弧线。“你想得到力量吗?”

    按照执事长的说法,霸邪之矛是修罗族的天赋特技。修罗族虽然和龙族被并称为“星界霸种”,但论实力论影响却及不上菩提长子的龙族。不知是否基于羡慕嫉妒恨等理由,菩提的熊孩子们便擅自将龙族视为竞争对手,在全银河范围内找起了长子的麻烦。

    毕竟修罗族是拥有摇动星辰之力的强悍种族,所以龙族对这样的情况也十分头痛。双方曾以千年为单位在娑婆星海进行着漫长的博弈,数万年的时光里有好几十处繁荣的龙领被修罗掀起的战火给烧成苍白星屑。直到上个千年为止,菩提长子的耐心终于被熊孩子们给消耗殆尽,龙族开始对修罗族采取了强制驱逐的手段。

    任何龙领内一旦发现修罗的踪影,龙领主便会立即无条件予以驱逐,不会给他们任何找碴的机会。龙领也彻底断绝和修罗族的交流,任何接触修罗族的领民都有机会承受来自龙领主的怒火。

    八大王家以毫无踌躇的铁腕推进行强制驱逐的措施,时至今日,这条规则几乎已成为所有龙领的共识。既然狼骑兵是接受龙王庇护的流亡者,那当然也得接受这条规则的管束。不过那阵趁着狼骑兵来袭时将红石要塞几乎夷为平地的霸邪之矛,却严重拷问着这项推理的合理性,令得文稻不得不重新评估那支筹划中的龙领卫队里狼骑兵的位置。

    “那些混蛋!这笔帐老娘记下了!下次非把他们的狼皮剥下来!”

    女将军的宣言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连斯塔人的愤怒,而比起建立龙领卫队的筹划来,处理要塞被毁的事态则是当前更紧急的要件——或许应该感谢帝国中转站那半地下的构造,尽管地表部分建筑几乎被那无差别的轰炸所摧平,但边境骑士团的人员损失并不如预期那般的严重。

    铁腕的老将军很快掌握住了现场,并指挥骑士团着手收拾战场。边境骑士团匆匆撤出了已无法使用的要塞,在邻近聚落建起临时据点。几架从废墟中挖出来的登陆艇也暂时转职为医疗艇,将重伤人员运到后方予以救助。

    在玛秋娅咬牙切齿地清理战场时,文稻也尝试和白霞宫取得联络。不过受到那股正体不明的能量风暴干扰,所有呼叫都如同石沉大海,这让文稻不禁感到焦躁。倒是从赫克托耳那里传来了意外的好消息,它成功从能量风暴中剥离出狼骑兵的信号频率,并通过持续追踪定位到了其巢穴所在。

    “芬里斯狼骑的信号,大约消失在西北方角一百二十公里处,那里也是能量风暴的中心所在。”赫克托耳在全息地形图上标出狼巢的座标,目测似乎是位于某座雪峰之上。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新兵。这样的事态已超出了战术规划的范畴,我认为向大本营寻求增援会是更妥当的方案。”赫克托耳恳切建议着。此刻狼骑兵敌我不明,再加上星界霸种那碾压层级的威胁,当前已不具备继续推进任务的条件,连战争狂的老疯子都不得不慎重起来。

    “要联络龙宫得先离开能量风暴。而且就算联络上龙宫,增援抵达前的那段时间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文稻沉吟着。

    狼骑兵和霸邪之矛的连动多少让他感到有些违合。包括那艘出现在近地轨道的黑洞舰在内,蛰伏许久的帝国势力突然活跃的事实,则隐约散发出一股焦躁的味道。虽然文稻目前还无法洞察这副迷雾重重的拼图全貌,但切入真相的契点却已浮现在全息地形图上。

    凝视着地图上闪烁的狼徽图标,文稻想起似的问道。

    “说起来,我们俘虏了两套动力盔甲,对吧?”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一品江山 首席御医 神煌 大圣传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超级强者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