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这特么不科学!

    如同名字呈示的那样,芬里斯狼骑无论在军团建制或风俗文化上都有着与冰原狼群极其相似的契合点。虽然因此常常被同僚嘲笑为“野蛮人”“半兽兵”,但就某方面来说,芬里斯狼骑其实算得上是十二支帝皇之子中最为纯粹的军团。

    有恩必报,有仇必偿,尊重强者,不弃兄弟。

    简单概括的话,芬里斯狼骑的风格大约就是如此。

    在帝国炮轰狼巢的凶险时刻,无数狼骑兵亲眼目睹了那位黑发青年以奇迹般的手段扭转了战局,并率领友方取得胜利的光景。狼藉溃灭的帝国炮阵和冒烟倒伏的修罗机甲,都以毋庸置疑的姿态证明着那位指军官的伟大与强势——以倒映晨曦的雪峰为背景,简直就像无数帝国传说中踏碎星辰的英雄诞生的一幕,给予无数狼骑兵以难以言喻的猛烈震撼。

    尤其赫克托耳为文稻冠上了“龙贤战帅”的名号,为狼骑兵打通了在法理及心理上的最后障碍。想想看,对一支亡命他乡、郁愤蛰伏的落魄军团来说,还有什么事比重新获得一位伟大的统帅更值得欣喜呢?!更不要说,这位统帅刚刚还带领他们完成了一次有如教科书般的经典逆转。

    “芬里斯的狼群,还不来拜见你们的新统帅?!”

    深蕴统率之道的帝**师,趁着狼骑兵们潜意识剧烈摇摆的时刻,直接抛出了具备强制的命令。这道命令让战场出现数秒钟的停滞,狼骑兵们望向那位如神兵天降的黑发统帅,神情在理智与感情间纠结着。哪怕心理上已被慑受,但理智却多少还有些抵触。

    在这样的情形下,身着狼徽盔甲的女将军成为推倒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

    将战锤横置身前,女将军单膝跪地,依着连斯塔的流仪朝黑发青年致上了最敬礼。目睹此光景,数十名和红发女杰并肩作战的狼骑兵亦有学有样,向指挥他们赢得胜利的黑发统帅致上了群狼的敬意。

    狼群的意志从来都不需要靠语言来传达,被雪峰那头的肃穆气氛所感染,霜狼堡一侧的狼骑兵们一个接一个地垂下头,以左手抚胸的姿态朝他们的新统帅致上敬意。有位被剥夺动力盔甲的狼骑兵多少露出了抵触情绪,但在搭档说服下,还是服从了狼群的选择,并仰头发出嗷呜的长啸。

    这一声长啸有如投进池塘的石子,一圈圈的涟漪扩展出去。垂首致敬的狼骑兵们纷纷仰头发出啸声回应,嗷呜的狼嚎震颤着两侧雪峰。在那一声接着一声的悠长狼嚎中,黑发青年的头狼地位得到仪式性的认证。

    芬里斯狼骑以一声声的长啸朝头狼宣誓着忠诚,而被宣誓忠诚的对象对自身所处当前的状况却并不比他们更清楚。

    “喂,这是在干啥?”文稻压低声音询问赫克托耳。

    “恭喜你啊,新兵,这下芬里斯狼骑归你了。”赫克托耳啧啧有声的赞叹着。作为始作蛹者,老疯子也不禁被事态进展如斯顺利给吓到。“狼骑落魄,强敌暴虐,逆转危机,再加上得力心腹……啧啧,这么多的苛刻条件老天爷都帮你凑齐了,简直就是神话中英雄诞生的出场戏嘛……不对,这已经算是活生生的神话了吧?难道你小子真是天选之人?”

    赫克托耳以重新认识般的目光打量着文稻,而被打量的文稻则耸耸肩膀。最初只想救援狼骑兵,并没到竟误打误撞弄出个头狼诞生的仪式来,也算是意外的惊喜。不过文稻原本就计划把芬里斯狼斯拉到新设的部队里来,大致方向上并没有偏差,而此刻唯一的问题是……

    “话说你把阵势弄这么大,要我怎么收场啊?”

    “这个嘛,挥挥手随便说两句就行,记住统帅的话越少越好……”

    老疯子低声向文稻传授着驭下的要诀,岂知就在这时候,一阵颤动陡然从脚底传来。

    “什么?”

    文稻惊愕低头,地面颤动由弱到强,数秒内雪峰整体迸发剧烈震颤!毫无准备的狼骑兵们被震得东倒西歪,而没等在场众人反应过来,一股粗壮如塔的光柱从雪峰斜面陡然射出!

    那股摧毁性的光柱削掉了雪峰半壁,并在天穹留下焦灼的痕迹。文稻的视线随着那股光柱望过去,瞬间呼吸为之停顿——只见视界前方,一颗散发着幽蓝光芒的巨大水晶体正从被光柱凿出的深坑中徐徐升起。

    “喂,那应该是……”引起次元溢元的那货吧?文稻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居然轰穿了数公里的地层,这不科学……”赫克托耳的声音也失了稳定。

    迸放着歪曲能量的水晶体,在无数眼睛的注目下徐徐上升着。而随着水晶体的上升,从下方托起水晶体的那人也很快出现在众人视界中。

    那是一位身披兽衣的男子,看上去莫约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身材结实,半身裸露,在脸、胸及肩等部位以墨色纹路描绘着好些古怪图腾。少年脚踏虚空冉冉上升,抬手托举着那重达数百吨的水晶体,脸上却没有半点艰难的表情,倒不如说,反而兴致勃勃地打量着战场上的诸人。

    “那家伙是!”

    目睹少年身姿的瞬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从文稻背后腾地窜起。

    在被龙姬驱散前,这股寒意曾化为噩梦纠缠了文稻好长时间。而若再往前追溯的话,寒意的源头则来自于那枚射进蝰蛇要塞的石矛,霸邪之矛。霸邪之矛中蕴含着修罗真力,得到龙姬加护的文稻几乎忘了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直到此刻再次目睹那脚踏虚空的修罗少年。

    “啧啧,那位大叔果然还是不行吗……”

    罗候的目光扫过战场。帝**那狼藉的战阵说明了一切,罗候遗撼地耸耸肩膀。“算了,反正也只是声东击西的诱饵,先把这货交出去才是重点……是那个方位没错吧?”

    罗候举目望向天穹虚空的一角,深吸一口气,右手朝后大幅拉出了准备抛东西的架势。

    “难道他打算……”目睹那架势的文稻瞪圆了眼睛。

    “喝啊!”罗候舌绽春雷,一步踏出。

    宛如引爆了万吨当量的TNT,虚空迸放出一股席卷雪峰全域的冲击波。与此同时,那枚重达数百吨、放射着歪曲能量的水晶体,以几乎违背物理法则的姿态被掷飞了出去。包括赫克托耳在内,在场众人纷纷以说不出话的神情注目那枚散发光煌的水晶体,一路横越古兰贝尔的大气层,直至消失在天穹深处。

    在水晶体消失过后,众人依旧维持着满脸懵逼的神情,直到被空中的清脆掌声拍响。

    “好啦,正事搞定。”

    修罗少年拍手露出欣快神情,将期待的目光投向地上的众人。

    “接下来我陪你们好好玩玩吧!”

推荐阅读: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武林高手在校园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秦时月下踏九歌 庶嫁贵妻 娱乐大爆料 伪男配脱单记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