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求情

    没过几天,敦郡王因自己府上的两位侧福晋设计谋害嫡福晋和嫡嗣,一怒之下进宫请旨,削去了两位侧福晋位份的事情就在四九城里传了开来。【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敦郡王福晋博尔济吉特氏也因为这件事情继黛玉之后,一跃成为了四九城里最叫宗室福晋们艳羡不已的女人。

    瞧瞧人家敦郡王,多明白事理啊!妾室什么的,可以有。这若是遇着一个可心的了,爷们儿多宠一些也是无妨的。只要这遇着事儿的时候,一家之主能明白个高低尊卑,别干出什么宠妾灭妻的事情来就行!对于自家男人,嫡妻大妇们认为自己还是有几分肚量去容忍那些不惹事的小妾们的。

    敦郡王府上,王氏和郭络罗氏接到中宫下来的贬斥旨意后,一个是哭得晕死了过去,另一个则是直接就早产了。

    恭亲王府里,白芍被黛玉使人连同一封给贾敏的信一道儿送回了林家。至于说白芷白薇白芨三个,据说是被打发去了盛京的庄子,不过真正是不是这样子的,却是没人知道了。当然,也没人敢对嘴去打听什么。

    九州清晏里,太上皇今儿个起了兴致,便在临窗的一张花梨雕山水的桌案上挥毫泼墨了起来。

    落下最后一笔收尾,太上皇将毛笔往笔架上一搁,心情很好的接过梁九功双手奉上来的温热帕子净手。

    “宜太妃呢?”太上皇眼里瞅着自己刚刚写下来的字,嘴里却是问道。

    梁九功一边接过太上皇用过之后的帕子转递给身边候着的小太监,一边欠着身子回道:“回主子爷的话,听说杏花春馆那里今儿个有客到访,奴才瞧着像是太妃娘娘的娘家人。”

    太上皇忽而一笑,“怕是为了老十闹出来的那档子事情了。”

    梁九功见状也笑了,奉承道:“主子爷英明,真是什么事儿都瞒不过您去。”

    话说老十闹出来的那个事儿吧,要是按着康熙爷往日里的性子,一准儿是要先把老十那两口子申斥一顿的。这老话说的好,齐家治国平天下。你说你连自个儿家里的女人都管不好,朕还怎么指望你能给朕做啥正经事儿啊?

    可是,老十有一句话却是说对了的,这爱新觉罗家的子嗣,可不容那些女人去谋划算计。王氏和郭络罗氏那两人的所作所为,直接叫康熙老爷子想到了乌雅氏。所以,皇帝在跟康熙老爷子说这事儿的时候,康熙爷二话没说就同意了皇帝的做法,顺道儿还夸了老十一句“明白事理”之类的话。

    例如王氏和郭络罗氏做下的这等谋害子嗣的事情,逮住了就一定要严惩不贷!!

    务必要狠狠杀一杀这种歪风邪气!

    哼!!

    “找人去杏花春馆传旨给宜太妃,就说朕今儿个中午过去用膳。上回宜太妃那里小厨房做的一道松鼠桂鱼不错,记得今儿个再做上来。”太上皇眉眼淡淡的说道。嘁!今儿个来找宜太妃的人,康熙老爷子只要动动他的龙脚趾就知道,一准儿是求情来的。

    自己教不好家里的姑娘,还有脸来找人求情?!

    哼!!

    康熙爷很是不爽的嗤笑了一声出来。

    再说杏花春馆这里,眉眼精致的宜太妃正坐在主位上,忍着心底里不断递增的烦躁,听着坐在下首的那个女人的哭诉。

    “……奴才原想着,十爷也是娘娘膝下养大的孩子,知根知底的。牡丹嫁了过去,即便只是做个侧福晋,这日子也是不会难过的……”(这话说的,好似是本宫强要把那个牡丹指给老十的。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跑到本宫跟前儿哭着喊着要把自家的姑娘说给老十来着……)

    “……牡丹的性子,娘娘也是知道的,最是爽利不过的了。家里的老人,谁不说牡丹的性子最像娘娘了……”(我呸!那个死丫头哪里跟本宫像了?!刁蛮骄纵、不识大体、张扬跋扈、不懂尊卑……难道你的意思,本宫就是这样子的性子?!)

    “……牡丹纵是有错儿,十爷私底下训斥她几句也就是了,何苦要这样子作践她呢?”那个妇人哭哭啼啼的说着,微微上扬的媚眼偷偷睃了一眼坐在上头的宜太妃,接着道:“十爷这样子做,岂不是叫娘娘失了体面?……”

    桃花眼中泛起冷意,斜斜的睨向那个妇人,微微勾起的唇角带出的绝对不是什么善意的笑容。

    那个妇人犹不知死活的那里哭诉道:“……奴才也是替娘娘觉得不值。这养条狗,还知道冲主人摇摇尾巴呢……十爷这样子做,可有顾及到娘娘半分的情面……”

    话音未落,就听屋子里哐当一声脆响,一盏盛着热茶的茶杯直接砸到了那个妇人的脚边,吓得那个妇人倏地噤了声,攥着帕子的手捂着胸口好一阵子的惊魂未定。

    跟那个妇人一道儿过来的索卓罗氏忙站起身,对着宜太妃福身道着不是,“胡氏口没遮拦的,冒犯了娘娘,还请娘娘恕了她这一回吧……”

    原本一直哭哭啼啼的那个妇人,也就是索卓罗氏嘴里说的那个胡氏,也惶惶不安的站起身,一脸乖顺模样的跟在索卓罗氏身后给宜太妃请罪。不过,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宜太妃没说话,屋里的气氛凝滞的叫人难以呼吸。

    胡氏保持着半蹲的姿势,额上沁出的汗珠子,也不知道是吓出来的,还是给累出来的。

    过了半晌儿,宜太妃方才冷笑了两声,缓缓开口道:“本宫竟然不知道,在你们眼里,十阿哥,一个堂堂皇子郡王,居然能拿来比作畜生的?”

    索卓罗氏心里一凉,忙道不敢。

    胡氏仍旧是一副半蹲的姿势,巍巍颤颤的。她瞥了一眼宜太妃的脸色,心里哆嗦着没敢吭声。

    “你们也知道,十阿哥打小是养在本宫膝下的。在本宫心里,十阿哥和九阿哥没有区别,都是本宫的孩子。怎么?你们以为,你家的丫头在本宫这里,还能亲近的过本宫自己的孩子不成?”宜太妃懒得看胡氏,只是把火气撒到索卓罗氏身上,“真是笑话了!牡丹那个丫头,不但敢算计老十的子嗣,还敢算计老九的媳妇……本宫没叫老十把人杖毙了,已经算是看着三堂兄的面子了!”

    宜太妃看着索卓罗氏冷笑道:“三堂嫂莫不是忘记了自己的二儿媳了?呵呵,当年,那个梅勒氏,不就是因为谋害了你儿子好几个庶子庶女,这才叫三堂嫂发话,直接把人给休了吗?怎么?这会子轮到了本宫的老十,不过是削了位份,就叫你们觉得过分了不成?牡丹那丫头谋害的可是老十的嫡子!!”

    宜太妃拍案怒道:“你们居然还有脸到本宫跟前儿来叫屈?!老十的孩子,就是本宫的孙子。你们家的丫头,敢谋害本宫的孙子,本宫恨不得直接杖毙了她!!”

    “好歹也是娘娘的娘家……”胡氏强作大胆的抬头嘟囔道。

    宜太妃这下子可是气狠了。

    你一个连侧福晋都不是的东西,哪里来的体面站在本宫跟前儿,还敢呛声。

    宜太妃恨恨的指着索卓罗氏怒道:“娘家人?!叫本宫没脸,可不就是你们这些娘家人嘛!瞧瞧你们一个个的,听说三堂兄到现在也没个正经的差事。你呢,你好歹是三堂兄明媒正娶回来的嫡妻大妇,竟然叫这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踩到头上张狂。你们府里养出来的丫头,不识礼仪,不懂规矩,心思阴险,手段毒辣……本宫当年真是瞎了眼了,才会顺了你的意思,把牡丹那个死丫头指给了老十!!”

    宜太妃火大的发泄了一通,把索卓罗氏的脸皮子都扒下来了。

    最后,索卓罗氏和胡氏是灰头土脸的被宜太妃给骂走的。

    没过多久,赶在康熙爷准备去杏花春馆用午膳之前,宜太妃生气发作了娘家嫂子的事情就传到了九州清晏。

    康熙爷忍俊不住的呵呵笑了两声,很是开心的笑谑道:“这都多少年了,英琪的性子还是跟她当年刚进宫那会儿一样,泼辣的很啊。呵呵……”能把娘家人给骂的一脑门子口水沫子的,这满后宫的女人里也就她是独一份儿的了。不过,朕就是喜欢她这个性子啊!

    梁九功弓着身子站在那里,掩嘴咯咯笑道:“主子爷说的是啊。奴才恍惚记得,当年宜太妃娘娘还是贵人小主的时候,就是个嘴上不饶人的厉害角色。听说当时的贵人小主里头,再没哪位主子能在口舌上占了娘娘的便宜去呢……”想起当年宜妃还是贵人时,在当时孝懿仁皇后举办的桂花宴上舌战群芳的场景,就连梁九功也得竖个大拇指。不过话说回来了,宜妃娘娘的这个爽利性子要不是投了当时万岁爷和太后娘娘的眼缘儿,这人指不定能不能活到现在呢。这位主子,真是忒泼辣了!

    听了这番话,康熙爷也不免遥想起了曾经的许多往事来。

    “当年啊……“康熙爷背手站在窗前,不由的叹道。r1152

    varwosoadfig={cid:"23130",aid:"1036"};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唐砖 火爆天王 官术 全职高手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修真老师生活录 原始兽妻生存记 穿越之平淡年代 饲养恶犬 修仙之寡夫 荣宠无疆之丑颜皇后 神魂纪元 山神的休闲生活 死亡武侠游戏 重生之动漫无敌 妖兽尊 我的老板是系统 九重战仙 修真高手暧昧护花 牛二哥的暖味生... 神医庶女:杀手弃妃不承宠 重生之军门商女 特种诱惑 腹黑相公 灭天邪君 鬼王的毒妾